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2011年全国两会 > 正文

政协委员杨澜:幸福有社会个人两个层面

2011年03月11日09:08中国广播网王娴我要评论(0)
字号:T|T

政协委员杨澜:幸福有社会个人两个层面

政协委员杨澜 (微博)(资料图)

中广网北京3月11日消息(记者王娴)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两会已经过半,不少代表、委员的议案、提案已经在媒介中获得了大量表达,对于他们中的不少人来说,开两会是这十几天的一个特殊角色,他们是名人,是忙人,这份人民代表人民委员的角色又该怎么承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视角,自己的关注。

接过记者手里的矿泉水,杨澜迅速喝下了大半,两会期间密集的活动为她稍有沙哑的声音找到了理由。做主持人,经营公司,办活动,杨澜的职业角色很复杂,做了8年政协委员,她已经有自己的心得。

杨澜:做政协委员这八年,我的提案会越写越具体,因为写得越具体,它越容易让执行的部门给你明确的反馈,这件事能做还是不能做,不一定要用大和小来衡量一个提案品质的高低。但是,委员们的确需要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

记者:可能大家对委员、代表的宽容度应该更大?心态更平和一些来看待他们?

杨澜:那我倒不这么看,我觉得这种压力是好的压力,对比几年前,现在的代表、委员在写提案的时候压力比过去大,我觉得这是好事儿。既然国家拿出钱来让你们聚在一起,开了这十几天的会,你们应该拿出一点好的意见。

杨澜:我觉得一个国家的竞争力不仅在于大学生、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也在于基层的劳动者,他们是不是有自己的技能,他们是不是也能有一定的职业规划,其实也是这个国家竞争力的很重要的部分。另外,国家给予职业教育的一些补贴,这些流动青少年也享受不到。其实,在14岁到16岁之间,需要一个很好的在教育上的投入。

记者: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可能因为它现在的确作为一个社会问题存在着。

杨澜:对。

记者: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些学业中止了的孩子谈“职业规划”,可能恰恰是挺奢侈的事儿,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推动一个这样的提案去前进,可能会遇到一定阻力和障碍?

杨澜:我恰恰不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实行的提案。我在提案当中提到了具体的三点建议,第一,在流动青少年、打工子弟比较集中的学校,应该在初二、初三年级就开始所谓职业生涯培训课程。第二,希望他们能够部分或全额享受国家对职业教育的一些补贴。第三,其实政府完全可以用比较低的成本,让公益机构去做这件事,不必都揽在自己身上。

记者:可能只是需要给他们搭建一个桥梁?

杨澜:没错。

杨澜:其实一个人到了五十岁上下的时候,正是工作的黄金时期,特别是处于中高层管理阶层的人,更是非常宝贵的。

在这个问题上,她特别为一些管理阶层的女性鸣不平。

杨澜:我觉得根据某种不同的领域的确可以实行某种弹性化的过渡。那些以智力劳动为主的,那些以智力劳动为主的,还有企事业单位,女性是否可以弹性选择自己的退休年龄。

在两会的女性代表、委员当中,杨澜的出现总能抢得关注的镜头,有媒体给她的照片起标题说“忙碌不失风采”,而杨澜自己说,今年开会,关于“幸福”的探讨让她更想表达。

杨澜:幸福是一个水涨船高的过程,我想整个社会我们不断地去培养一种能力,去了解老百姓想些什么,然后怎么样让一个社会更加公正更加公平,让环境变得更好,所以我觉得幸福应该有社会和个人这两个层面让我们去努力。

[责任编辑:penny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