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2011年全国两会 > 正文

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谈新闻出版事业

2011年03月09日22:42人民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谈新闻出版事业

全国人大代表、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访谈现场照片

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谈新闻出版事业

全国人大代表、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访谈现场照片

全国人大代表、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谈新闻出版事业

我国每年出版的图书品种和总量都稳居世界第一

嘉宾简介

柳斌杰 新闻出版总署党组书记、署长,国家版权局局长,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1948年9月生,陕西长武人;1968年4月参加工作,1971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北京师范大学外研所西方经济专业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哲学系马克思主义认识论专业毕业,硕士研究生,教授,高级经济师,博士生导师。1995年任四川省人民政府党组成员、省长助理、秘书长,1999年10月任中共四川省委常委、省政府秘书长、宣传部部长。2002年4月任新闻出版总署党组成员,副署长,2004年11月兼任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2006年11月任新闻出版总署党组副书记,2007年4月任新闻出版总署党组书记、署长,国家版权局局长。

[主持人]:各位听众,中午好!这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您现在听到的是两会特别节目《做客中央台》。我是郭静。新闻出版总署是干什么的?准备这期节目的时候,当我们的记者在北京街头拦住一个个行人,问他们这个问题的时候,很多人都是一愣。其实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可能会和它分管的某一项工作发生联系,比如早上起来你要看报纸,这报纸的刊号以及写这条新闻的这名记者的记者证,都归新闻出版署管;你累了,想听首歌,取出一张CD,或者是上网下载一首歌曲,甚至包括你电脑中使用的软件是正版还是盗版,也归新闻出版署管;到了晚上,你哄孩子睡觉,要给他讲故事,掏出一本书,这本书的印刷、发行包括版权,又跟新闻出版署有关。说了这么多之后,您会不会对我们今天的这位客人充满好奇和期待呢?向大家介绍坐在我身边的新闻出版总署党组书记、署长、国家版权局局长柳斌杰!柳署长,欢迎您来中央台做客!向全国的听众和网友们问候一下吧。

【柳斌杰】:我向全国的听众和关心新闻出版工作的同志们表示亲切的问候,也感谢主持人刚才提出那一系列的问题。

[主持人]:听说您今天要来,我们很多媒体同行都很关注。此刻,中国广播网、人民网、中国网络电视台以及腾讯、和讯、凤凰、优酷、土豆、酷六等多家网站,也正在进行同步的音视频直播。稍后,大家还可以用手机访问央广视讯手机电视的两会专题点击观看相关内容。很多听众和网友也想和署长交流,这里也和大家说一下互动的方式:您可以通过中国之声微博、人民网强国论坛以及中国网络电视台跟帖留言,或者是发送短信到10669500168参与直播讨论,每条短信0.5元,不含通信费。我们的新媒体观察员方亮专门负责搜集整理大家的短信和留言,一会儿他会转达大家想和署长说的话,以及想问您的问题。今天,我们还请来了资深媒体人曹景行先生做本期节目的嘉宾观察员。曹先生和新闻出版总署打过交道吗?

[曹景行]:和署长打过交道。去年《做客中央台》署长就来过这儿,还有就是以前在会场里堵署长,问问题。

[主持人]:我记得去年两会署长曾经到中央电视台接受小崔的访谈,当时您告诉大家说您到现在还保留着一年至少读200本书的习惯。这个数字让我们很多年轻人汗颜,我们很多人真的都想不起来读上一本书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但是,与此同时我也听说,咱们现在是图书出版大国,每年出版的图书品种、总量都是世界第一,真的吗?

【柳斌杰】:现在稳居世界第一。

[主持人]:咱们现在一年能出多少种书?

【柳斌杰】:我们现在出31万种。

[主持人]:去年好像还是27万种。

【柳斌杰】:去年30万零一点,2010年已经31万。

[主持人]:每年都还有递增。

【柳斌杰】:对。

[主持人]:我听说2009年我国新闻出版的总产值就突破了万亿元,和2008年相比,这个速度挺惊人的,因为同期GDP的增速是8.7%。

【柳斌杰】:这几年出版产业得益于体制改革焕发的动力,得益于党和国家好的政策,得益于我们国家全民族的文化创造力的提升。由于我们的源泉是国民的创造,我们是一个加工、传播的,书的内容是全民创造的,那么解放思想,创造精神进一步的增强提供了丰富的内容,书的品种就增加了。当然也有市场的动力,人民群众有多种多样的需求,他们需要学习国家的政策、法律,需要学习经济、证券、买股票的知识,需要学习技术、计算机、互联网的技术,现在很多人还需要学习健身、美容、厨艺,因为多种多样的需求就使得我们阅读变成了多样化、专业化、对象化,这就促进了图书品种不断的增加。就是这些原因加起来,推动了我们产业的繁荣和发展。

[主持人]:现在咱们国家,比如说人均年消费图书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柳斌杰】:人均年消费图书现在是按经济指标来计算,我们是70多块钱,跟世界其他国家比较还是低得很远。

[主持人]:别的国家大概是?比如说美国?

【柳斌杰】:美国人均600多美元。

[主持人]:咱们就70元是指人民币?

【柳斌杰】:人民币。从册数上来说,大概我们现在每年消费全国平均的话就是5本书。

[主持人]:现在5本书。

【柳斌杰】:西方发达国家,大多数都在15到18本这个水平,像美国、德国、英国、法国、日本、以色列这都是在15本以上,这个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主持人]:读书是能够提高一个国民的素质,曹老师是非常著名的报人,我知道报纸好像恒量标准有一个概念是拥有多少?

【柳斌杰】:千人日报发行量。

[曹景行]:包括现在的杂志,现在可能是不是我们的阅读习惯也有点变化,特别加上现在有网上的阅读,这个怎么样包括在里面来做一个综合的评估呢?

【柳斌杰】:是的。这几年我们国家每年对国民阅读进行详细的调查,调查总体上来说,全民阅读的比例是上升的,就是逐年在上升,现在已经达到了80%几,不阅读的人已经很少了,这是上升的。另外一个现象看,传统纸制的读书的人上升很慢,而是新阅读——手机阅读、网络阅读其他移动终端的阅读占了一定的比重,我们这几年大概以6%-7%的速度在上升。

【柳斌杰】:一开始占19%,再一年就是20%几了,去年调查已经30%几了。

[曹景行]:占的比重越来越大。

【柳斌杰】:就是有一部分年轻人转向新媒体的阅读。

[曹景行]:有的书上了手机以后,它的阅读量比出版量大得多。

推动出版传媒业改革是基于发展需要,不是国家甩包袱

[主持人]:我听说当署长的这4年,您最力推的一件事,就是推动出版传媒行业向市场化转变。我听说当署长这四年您最力推的一件事就是推动出版传媒行业向市场化的转变,你们砸掉400多万人的铁饭碗,把经营性新闻出版单位从事业单位改为企业,转企改制改的非常彻底。我身边不少朋友认为,“十一五”这五年新闻出版改革是文化体制改革最大的亮点。过去我们都知道出版传媒机构都是党政机关的附属物,为什么我们会下这么大决心来做这件事?

【柳斌杰】:这有这么几个原因:一个是我们总体上要判断,特别是出版领域它是以产品的形式来传播思想、文化、精神的,它除了具有文化属性、意识形态的特点以外它更具有一种产品经济的那种特点。

[主持人]:商品的属性。

【柳斌杰】:把这个产品要卖给别人,要通过一种商品生产的这个规律来支配它,那么这样才能做好。古今中外出版都是以市场来进行的,我们中国传统上的出版也是企业。在文革以后就变了,变成所谓的事业单位,这种体制首先是它跟市场经济体制相违背的。

【柳斌杰】:第二,现在传播的技术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一种信息、一种知识多种载体传播已经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在这种技术发生深刻的变革的时候,需要有强大的市场推动力让它接触新技术,建立新的平台,那么它必须按照市场的规矩办。如果按照机关的那种办法的话,它技术方面就远远的落后了。第三,不能够适应广大群众消费的需求。因为我们过去是国家计划经济体制下事业单位来办这件事,出什么书?发什么书?是分配式的,叫全民都一样的书,都去看一样的报纸,不适合目前文化上多样化的需求。那必须要有市场化的方向让读者有更多的选择。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说,国际上都是跨国集团在支配世界的出版物的市场,一个集团经营几十个国家,几百种、几千种报刊它都是这样的,它具有强大的实力占据国际市场的主导地位。那么我们中华文化参与国际竞争没有这种市场的体制是不可能跟它去竞争的,也不能进入这个世界市场。所以我们是自己循环了。这些就迫切要求我们改革我们与目前发展不相适应的体制,这就是改革真正的原因。有些同志可能误会了,认为这个改革是不是要甩包袱,是不是国家要减轻负担,其实不是。改革国家是花了代价的。举一个例子,中央这140几家出版社,光解决人员的社保,花了多少?17亿。

[主持人]:这是花钱的事17亿。

【柳斌杰】:过去我们出版行业基本上没有给过钱,出版行业是完全依靠自己积累发展起来的,这个跟别的行业是不一样的。批一个单位,他有一点开发费然后全靠自己。过去大多数出版社开始起价是三十万,现在十几亿、二十多亿的出版社原始资本二十万,完全是自己发展。本身就是可以在市场上发展的,为什么不放在市场上去发展呢?所以这个改变就是为了进一步解放文化生产力,适应目前广大消费者的需求,让它本身具有一种发展的冲动来推动我这个事业向前发展,进而再培养出我们自己大的集团参与国际竞争,使中华的文化真正在世界上有一席之地。这是一个国家建设的需要,也是我们国际传播的一个需要。

[主持人]:曹老师当时听说我们的这些出版事业单位要转为企业的时候,您当时是什么感觉?

[曹景行]: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以后怎么管?因为上市以后按照市场规律,但是你毕竟这还是文化的东西,你新闻出版总署还有各级部门都要管,宣传部门也要管。那这个管的方式有没有一个很本质的转变?

【柳斌杰】:这个管理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主持人]:原来像行政级别。

【柳斌杰】:原来我们管新闻、管出版的办法是指令性的。

[曹景行]:包括人事的安排也是吗?

【柳斌杰】:人事也是。现在这种是市场机制。市场机制强调什么?强调企业内在的约束机制。为什么企业会产生这个约束机制呢?企业本身的这个利益和每一个职工和每一个企业的这个领导都是联系在一起的,企业资产经营状况直接关系着他个人的利益,所以大家比较关心,这就产生了企业本身这种约束力。我们现在构建的机制就是企业的内在的约束能力,使它自身加强自立,执行国家的法规合法经营。现在事实证明这个企业体制是最可靠、生命力最强的一种方式,它主要是资产连人连心,利益共享,它是这么一种机制。因为出版行业,报刊、音像或者图书有一些转制有一些不转制,可以比较来看,出问题都是一些没有转制的,转制的不轻易出问题。它出问题它亏了血本,伤了企业的元气,职工不答应,大家不愿意,而事业单位恰恰没有这种机制,顶多是叫我走人。我今天出了问题我到别的单位去干去,它这个机制没有解决。所以这一点我觉得曹老师刚才担心的问题,我们严格的按照现在企业制度完善这个企业内部的法人治理结构,那么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当然另外就是要完善法律,企业要有一个明确的法律界线,作出什么法规,作出什么纪律,它自己会判断。

[主持人]:比如出版总数就从过去行政指令性的管理,变成现在我们更多可能把注意力放在制定游戏规则,制定公平的法规来约束它。

【柳斌杰】:我们现在一个是提供政策环境,一个是提供整个良好的秩序保证企业正常的运营,至于它内部的事情它自己就会管。

[主持人]:还想问一个具体的改制当中的问题,有人在为这400万人担心,您刚才讲用花了17亿解决他们的社保,这17亿包括这些改制单位原来的离退休人员吗?

【柳斌杰】:包括。

[主持人]:它这个标准?

【柳斌杰】:离退休人员没有受影响,离退休人员完全按照原来的体制,没变。

[责任编辑:huaiqi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