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植树节专题策划 > 正文

农村古树“搬家进城”背后的利益链

2011年03月10日14:59东方早报[微博]吴兴明 殷晓章我要评论(0)
字号:T|T

近年来,伴随着“园林城市”、“生态城市”、“森林城市”等城市理念的兴起,农村一批批大树古树被连根挖起贩运进城里,有的成了城市一景,有的则成了枯枝烂叶。对此,前不久,全国绿化委员会向各地下发 《关于禁止大树古树移植进城》的通知,以遏制“大树进城”之风。

这一纸通知能否起到作用?园林专家提醒说,堵“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大树进城”之风充分暴露了我国过去50年来城市绿化工作特别是苗圃建设的不足和短视,未来城市绿化工作的方向,是尽快建立全国和区域性的苗圃系统,亡羊补牢,犹未迟矣。

铲车开进深山挖古树

“国家和省里都下文了,再赚钱也不能干了。”李真(化名)是郑州某园林绿化公司的副手,昨天接受采访时一再强调,他已经洗手不干了。

据李真介绍,经他手贩卖到郑州的大树都是从豫南深山里“淘”来的,以银杏树和桂花树居多。“一般情况下,客户需要多大胸径的树,需要多少,多少钱一棵,都会提前签下合同,栽活后我们再去收钱。”李真说,“如果移进城的大树最后没栽活,那损失就大了。”

李真举例说,比如,某楼盘需要10棵大银杏树,公司很快会把这个信息告诉下面的树贩子,树贩子又会很快把这个信息告诉他下面的树探子,树探子在农村物色好大树后,会及时拍下数码照片传到公司,如果树的胸径大小合适,树冠整齐,这棵大树就算存档了。“每年春节前后是我们最忙的时候,这是移栽大树的‘最佳时节’,这一段时间,我们要把这一年存档的大树移栽完,还得保证成活率。”李真说,“最大问题是,无论是运输还是进山挖树,多是在夜间偷偷进行的,总怕被林业部门发现。”

银杏是国家一级保护植物,是禁止砍伐和买卖的。李真的手下也被林业部门发现过几次,但最后都是树留下,交两三千元罚款后带着工具走人。“我从不去现场,都是电话指挥。罚这点钱不算什么,往往是这边被抓了,交完罚款又立即去下一个点挖,农户急着卖钱,有时也帮我们望风。”李真说,一年经他手移进城里的大树在50棵以上。

一本万利的古树买卖

记者在驻马店市和信阳市公路沿线看到,路边建起了不少古树园。

这些以移植古树而闻名的苗圃,很少见育有幼树苗,大部分都是移来的被截去了侧枝的大树。一位苗圃的主人告诉记者,这里的老树树龄大多在百年以上,像一些银杏、榆树、桂花的树龄在两三百年以上。“都是从农村挖来的,他们不可能去育幼苗,那得等多少年?实际上,他们就是打着‘苗圃’的幌子偷着卖树,这样看起来名正言顺一些。”李真说。

据李真介绍,这些古树园的老板大多是当地有名的树贩子,他们往往以非常低的价格鼓动农民进山挖掘大树,购买后将其移栽在路旁高价出售。

那么,在“大树进城”利益链的背后,相关各方究竟从中是怎么分配利益的呢?“一般情况下,他们从树探子那里获知大树信息后,就通知我们,确定是否要挖。一棵在城市售价2万元的大树,包括树主、挖树的人、抬树的人在内最多只能得到两三千元。”李真披露,四五百年生的皂角树可卖两三万元,同龄的槐树可卖四五万元,同龄的银杏树可卖十几万元,一般的古树也能卖上万元。

李真说:“不管什么树种,只要用于绿化的,按树木的胸径,目前郑州最低价是每厘米150至180元。类似银杏这种国家一级保护树种,最低价每厘米则在300至500元之间,如果树的形状好,价格则更高。南方一些发达城市,价格会更高一些。”

据李真介绍,树越大成活率越低,所以风险也越大。如果成活了,一棵大银杏树可以赚到两三万元甚至更多,但如果死亡了,就要亏损一两万元的人工费和运输费用。

李真最后笑着说,在这条利益链中,每个环节的人都各得其利,树贩子挣了大把钞票,绿化单位得到的是政绩,房产商能以“高楼大厦易建,古树名木难求”为名抬高房价,但农户所得最少,往往只有区区几百元。

城市高价买绿蔚然成风

为什么城市绿化对大树青睐有加?

李真说,最直接的原因,无疑就是大树能直接成林,等待一株小苗长成参天大树,太漫长了。此外,从文化心理角度而言,不少人认同大树能提升档次和品位,这也是大树受青睐的一个重要原因。毕竟,在深山老林生长了几十甚至上百年的大树,来到繁华都市,总是给人一种新鲜、独特的感受。

“相关部门持续加大对城市绿化的资金投入才导致高价买绿,才是‘大树进城热’的根本原因。试想,没有钱或者有钱也不能乱花,再有文化品位的大树、古树,再好的城市绿化效果,还能成为现实吗?”李真反问。

众所周知,近些年来,伴随着城市化程度的不断提高,同时也因为城市生态环境持续恶化,森林城市、生态城市、园林城市等新兴城市发展理念逐渐兴起,相关政府部门对城市绿化的重视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加大投资是必然。在全国不少城市,绿化工程、广场工程、通道工程等几乎遍地开花。

为了让各种绿化工程的效果“更快、更好、更美”,相关部门首先自然会想到多花钱,以收到出其不意的城市绿化效果。

其实,眼下,在很多大城市里,除了街道、公园、广场、绿地等公共场所之外,在机关大院、高档别墅、宾馆饭店、会所酒吧等场所,也都能看到参天大树的身影。

李真说,经济越发达的地方,对大树的需求越大、树价也越高,现在全国很多地方,走在高速路上不时都能看见路旁“大树园”里矗立的成片大树等待买主。“不是因为大树本身多值钱,甚至也不是因为古树‘物以稀为贵’,有持续加大的政府投资、持续升温的绿化市场,才导致了‘水涨船高’的大树价格。”李真这样认为。

大树进城命运多舛

李真说,古树就像老年人,生长势头早已衰弱,在这个时候还进行移栽等于做一场“大型手术”。“郑州市某楼盘前栽种了10多棵大银杏树。从外形上看,这些大树的树龄至少在百年以上,有的长势还行,但有的只吐出了小小的叶片,能否真正成活还不好说。”李真说,像这样的大树移栽后是否真正成活,至少得等3年才能知晓,因为“假活”在大树移栽中很常见。“树龄越大,面对的移植风险越大。”李真说。

据相关部门统计,一般近距离移植的大树即使技术到位,成活率也只能达60%,从山区移到苗圃的老树,由于气候、环境等因素,死亡率会更高。

这方面是有深刻教训的。早在2002年,贵阳市就在大树进城的形象工程上“秀”砸了。

当年,有关部门调查发现,贵阳市大树移植成活率很低,死亡率超过70%。

这些“客死异乡”的大树价格不菲。其中,贵阳市人民广场一株万年青耗资30万元,甲秀广场两株古银杏树耗资120万元,火车站广场一株小叶榕树花去50万元。

这项耗资巨大的形象工程,最后“秀”成了“绿色泡沫”——或者说,一次生态环境的劫难。

中国风景园林学会常委、园林植物与古树名木专业委员会主任贾祥云说,每一棵大树都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它与生长地的土壤、土中的生物、树下地被、树上的鸟兽昆虫,形成了良好的共生关系,生态关系趋于和谐。而将大树移离其生长地后,整个群落的生态必将受到严重破坏,地被毁坏,鸟兽无居,更直接的恶果是水土流失,殃及区域环境,与改善城市局部生态环境相比,可谓得不偿失。

苗圃建设需亡羊补牢

前些年铺草皮,近些年种大树,中国的城市绿化似乎还处在一个摸索的阶段。

贾祥云说,古树名木往往是一个地方的历史见证,孕育着悠久深厚的风土文化。大树进城对于城市和农村来说,都隐藏着极大的生态风险,实质是“拆东墙、补西墙”,破坏了城市以外地区的森林生态环境,加速了珍稀物种的灭绝。

据介绍,发达国家自20世纪60年代提出建设森林型生态城市,也是经过几十年才实现目标的。真正使城市变成生态型园林或森林城市,对于我国不少城市而言没有十年二十年的时间是不可能的。“建设生态城市的愿望是好的,但要尊重科学规律,欲速则不达。”贾祥云说,“大树移栽充分暴露了中国过去几十年来城市绿化工作特别是苗圃建设的不足和短视,它告诉我们未来城市绿化工作的一个方向,即尽快建立全国和区域性的苗圃系统,亡羊补牢,犹未迟矣。”

在美国,非常流行用容器培育苗木,这样购买方在确定树种后可以直接将容器搬运到施工地进行移栽,这样一来,就大大提高了苗木的成活率,非常值得我们借鉴。

贾祥云说,最痛心的是,大树进城直接导致了不少苗圃工作者梦想一夜致富,不去认真培植和经营苗圃,而是将其作为囤积倒卖外来大树古木的场地,使本来奇缺的苗圃基地丧失了应有的功能。

“城市绿化,急不得,也等不得。‘十年树木’,每一棵大树都是从小树一年年长大的。多植新苗,勤加管护,如此坚持数年,城市必也‘杂花生树,群莺乱飞’。”他说。

贾祥云表示,城市绿化工程不可能因为国家古树移栽这一纸禁令而停步。要弥补市场不足,就应当鼓励各地发展本地育苗基地,定向培育适合城市造林绿化的优质苗木,为城市增绿提供充足的苗木资源。

相关专题:

绿色频道植树节专题策划
订阅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