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国史当代 > 正文

返回村庄:讲述我们自己的“饥饿经历”

2011年03月09日11:33看历史吴文光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胡奶奶说的“伙食团”解散是1961年,当时遍及全国的“浮夸风”“盲干风”的“大跃进”恶果严重,死人的事很多地方都有发生,……“以后就再也没有这么饿过了”,老人们都这么说。

返回村庄:讲述我们自己的“饥饿经历”

讲述自己的饥饿时光的老人

■ 愚公移山的动作

也许,寻找历史和记忆并非是全部目的,我是说,不是为了寻找而寻找,这么大个国家,那么多被隐藏被掩埋被遗忘的历史,岂非我等几个人能去挖掘得尽的?是的,作为计划的具体实现,我们现在和以后都在朝着建立一个“民间影像档案”一点点在做,这是一个漫长、甚至永无休止的愚公移山式动作,即使能做到若干年以后,这个档案也大概只是某个历史时期的几千万分之一被留存下来。

但至少,数十万个村子中的某一个村子的某段历史,在这些老人作古之前能被影像记录下他们的讲述,无论讲述多少,无论笼统或细节,总胜过于零。现实地说,70岁以上的那些农村老人们,没法指望他们会一直等到我们反应过来的那一天的,即使现在,有一些已经耳背、说话费力、或者半糊涂或完全糊涂了。

说回到寻找历史和记忆并非全部目的,意思也包括我们现在寻找的方式、动作、心理、情感、反应或被反应,包括过程中发生的各种被记录者的反应:期待讲述的,滔滔不绝的,狐疑的,不理解做什么用的,依然后怕的,说了一半不想再说的,完全拒绝的,问说了后有没有报酬的,等等,这些也依然是“历史的一部分”,寻找的过程也成为被记录下来的另一作证。若干年后,回头再看所有的这一切,我们能明白或反省的依据或资料可能就在其中。(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附:“饥饿计划”

2010年1月起,吴文光开始寻找自愿加入的年轻人,让他们回到自己出生的村庄,把镜头对准那些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的老人。“当下,青年与乡土的关系正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无论是读书离开家乡,还是农民工进城,都是一个青年与乡土逐渐背离的过程。这个计划却提供了 ‘迎面走回’的机会,让青年了解乡土的历史,了解自己的长辈。”吴文光说,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让年轻人来承担历史。”

[责任编辑:xu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