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抵制活熊取胆 > 正文

贾宝兰:完善《动物保护法》 调查活熊取胆行业

2011年03月08日15:58腾讯绿色[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贾宝兰:希望彻底调查活熊取胆行业

腾讯绿色:当时莽萍老师把这个消息告诉您的时候,您还记得当时是什么感受吗?

贾宝兰:刚开始看了那些图片,去年其实网上也有挺多资料,只是不像今年这么集中,比如说养熊场的图片血淋淋的,对人还是很震撼,我们人类怎么这么残酷?

腾讯绿色:2009年有一个《新民周刊》的胡展奋老师,当时他也是亲临熊场,他的调查报告特别震撼,有母熊当场自杀,因为太痛苦了。

贾宝兰:今年网上传这么一个故事,一个人写他的朋友是因为有什么事出去了,让他到他的养熊场看两天。他去了以后,就在第一天外面,听到门外面有声音、有动静。他以为有人来了,结果一开门没人,一低头毛茸茸的一只小熊,他说特别可爱。小熊见到他,马上就过来。他堆下说,小熊,过来,过来。小熊对着他的眼睛有求救的眼神,舔他的手,他感觉好柔软。这时候就听到工人就跑来了,熊厂的工人过来了,说,有没有熊来打搅您。那小熊一听他们来,一下子就钻到床底下去了。后来两个工人就带走了,第二天工人带他参观熊场挤胆汁作业,肚皮上不是有拉链嘛,栓上绳子,两个工人一喊口号,往上一拉。我们都能想象出那笨重的声音来,熊只能抬起头,都捆绑着不能动。那种声音让人毛耸耸的,这个行业他是忍受不了。他说工人,你们怎么能做这种事。工人说,我们也没办法,这是我们要做的。

这个故事还没有完,结果往下还是给前一天看见的小熊做手术。就是肚皮上按拉链,开始取它的胆汁,小熊也是特凄厉的吼声,一看见他过来,那种求助的眼神。他说,不敢再看那只熊了。也不敢走过去,站在那儿就愣住了。把小熊捆住,这时候那边的熊妈妈用了很大的力量把笼子掰开了,冲出来到小熊那儿,工人也害怕,也傻了,都跑开了。它就扒小熊身上的绳子,把小熊抱在环里舔毛,这时候还流泪。这时候突然间像疯了一样,就是用熊掌弄小熊的脖子,弄死了。紧接着一生特别凄厉的嚎叫,然后把自己的肠子、肚子都给揪出来了,网上有图片。

你看熊都知道保护小熊,你说咱们人类还不如一只熊。我看这个就觉得,当然我们还是一种很人性,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人类要有基本的感情,如果说这个都不具备了。如果说就需要这个人类,没人类就不能生存下去,或者是怎么样了。我觉得像原始社会,没有其他的替代品可以说得过去,我们现在都不是,完全可以用其他的来取代熊胆,为什么就不能?就因为还是利润大?每天一只熊,一般正常情况下取胆两次,也有三四次的,最低的是两天一次。即使用管抽也很疼的,再加上不能活动,都裂的特厉害。

就我所知,其实咱们还是有很多省取消了这个行业,被救助出来的省,那些熊基本上不能再生活自理,被长期被绑着的关节不能再活动,有的特别惧怕人。你得慢慢地去做很多工作,比如说食物,把一包藏起来,让它找食,不喂它。为了让它活动,把那个冰激凌绑在树上,让它去够。实际上让它活动,恢复,也让熊恢复过来,也在恢复生活的能力吧。

腾讯绿色:现在归真堂说自己的技术很好,是无痛技术,不像那种传统的要拉链,您对此了解吗?

贾宝兰:去年林业部给我的答复,就是说现在在技术上做了很大改进。但是所谓的无痛就是比原来的伤口要小,这伤口是存在的,而且是常年不能愈合的。肯定就要化脓,从这点来说怎么不痛。我觉得只要有伤口,只要这种伤口是不缝合的,那就有痛,这都不用去想。

腾讯绿色:您刚才提到林业局给您的答复,就是“两会”把您的提案移交给国家林业局?

贾宝兰:去年提案的答复。

腾讯绿色:您去年就提出,希望调查该行业,这个国家林业局有回复你吗?

贾宝兰:没有,如果这样的话,就不会出现归真堂上市了。他只是一个很原则的答复,基本上是说你这个事情,第一我知道了,第二,我给你把情况反应一下,现在是一种什么行业状况,这个都答复一下。

腾讯绿色:我们今年也看到,在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网站上面有篇文章就是,其实胆熊行业长期遭到人的误解,其实技术已经可以消除痛苦,但是这方面的民众不了解,所以才引起大家广泛的关注和误会。您对此怎么看?

贾宝兰:那会开放给公众看吗?比如说,组织一部分人可以参观?我想看一下。

腾讯绿色:而且是随时可查看,不是阶段性查看。

贾宝兰:我觉得最简单的道理,第一,伤口在。第二,是常年不愈合,不可能没有痛苦,而且不可能没有感染。这是最简单的推理,怎么可能呢?所以我不相信他说的话。

相关专题:

腾讯绿色、南方周末联合62家动物保护组织呼吁:淘汰活熊取胆业!
订阅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