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两会高端访谈 > 正文

山西省委书记谈煤炭和矿难:付出了沉重代价

2011年03月07日23:22CCTV我要评论(0)
字号:T|T

央视经济半小时3月7日播出节目“小丫跑两会: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谈经济转型之路”,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大家好,这里是《小丫跑两会》。“十一五”期间,有一个名词特别流行,绿色经济。大家越来越感到,我们的经济增长不能再付出高额的环境资源代价。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十二五”将继续扎实推进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11.4%,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分别降低16%和17%,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减少8%至10%。那么怎样才能让我们的经济变得更绿呢?

小丫:去年两会全国政协的一号提案的主题是《关于把握机遇,走有中国特色的低碳发展的道路》,这份提案一提交之后引起了很多部门的重视,同时也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当时媒体是这样解读的,说这是中国对于绿色环保、低碳经济越来越重视的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我们了解到这份提案是来自于九三学社中央,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委员们对于中国的低碳经济绿色环保的进步和发展是如何解读的呢?我们今天一起来听一听。

小丫:赖委员,您好,大家对于去年政协的一号提案非常关注,尤其是关注有哪些是落实了的呢,您给我们介绍一下?

赖明 全国政协常委、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

赖明:第一个低碳技术已经作为十二五规划当中要重点发展的一些技术,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在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在讲到“十二五”规划的时候,特别提到了我们今后五年要把单位GDP能耗的增长量和碳排放的增长量分别控制到16%和17%,这些都是我们当初提出一些建议,同时有些重大的行动计划现在已经开始展开,同时一些重大的立法目前也正在进行修改或者是修订,或者说制定,应该讲是取得比较大的进展。

赖明委员告诉记者,早在2007年,在关注转变发展方式、产业转型的同时,低碳经济的课题首次进入九三学社中央的视野。经过三年的持续关注、多次实地调研,以及和有关部委的高效沟通,最终形成了一份去年政协一号提案的基础。而就在去年两会后,很快便得到了有关部门的回执。

赖明:这个提案后来国务院是指定了国家发改委做了一个全面的回复,他们的回复是非常详细的,一共回复了19条。

小丫:很早我们就听说这样的一句话,就是人说山西好风光,今天我们就请到山西省委的袁书记来到我们的演播室,在演播室我们不仅要采访袁书记,要重要的是我们要请袁书记跟我们的观众朋友一起来了解山西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山西的资源和山西的转型,那么目前这个资源大省会有什么困境呢,我们先看通过一个小片来了解。

小篇中是山西产煤大县灵石县,一个悬在采空区上的小村庄——椒仲村。村支书蔡兆锁带着我们,走进了这个村子,一个个垮塌的窑洞和地质灾害危险区的警告牌随处可见。

蔡兆锁 山西省灵石县椒仲村村支书

蔡兆锁:大部分村民的房屋裂缝,这是比较严重的,里面有空窑洞,塌了,新修的房子里面裂了缝,所以村民的安全也得不到保障,生活条件越来越差。

蔡兆锁:这个是刚修起的,就裂了,这个不能住下去了,再住就出问题了

椒仲村有108户村民,家家户户的房屋也都裂开了缝,4成的窑洞塌陷。看着这些倒塌的窑洞,蔡支书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滋味。由于采煤,不仅让椒仲村的村民在危房里提心吊胆,还让他们的生存面临严重威胁。采煤造成的地质沉陷,从本世纪初开始,村里沟底的井全部漏干了。

村民 山西省灵石县椒仲村村民

村里都靠这个水井吃,由于开煤矿地质灾害很严重,所以现在的水都没有了,我们吃水都很困难。

由于房屋裂缝成了危房,椒仲村唯一的小学已经不敢让孩子们再使用。走进学校,仿佛还能听见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椒仲村村委会的窑洞也出现巨大的裂缝,蔡支书告诉大家,这个村从80年代开始就是省里的先进村,还是小康村,全国绿化先进集体。然而现在,一切都变了。

仅占中国国土面积1/60的山西,却坐拥着中国1/4的煤炭储量,支撑着中国1/4以上的煤炭需求。然而,山西经济却更深地印上了煤炭经济、资源经济、黑色经济的烙印。仅在山西累计8000平方公里的矿区,采空区就多达5000平方公里,引起严重地质灾害的有2940平方公里以上,波及1900多个村子、上百万人。

每采一吨煤损耗2.48吨水,这样的速度使得山西每年都会损耗破坏掉16亿吨水。事实上与煤相关的焦化、电力等资源型产业造成的污染,让山西长期被 “污染最严重省份”这顶帽子压得山西喘不过气来。还是因为采煤,频繁发生的矿难夺去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小丫:您作为省委书记,看到这样的短片,看到这样的现状您有什么样的感受?

袁纯清 中共山西省委书记

袁书记:我看到这个片子之后,很沉重,一个方面是山西为国家的发展,提供重要的能源支持。山西60多年来,挖了110亿吨煤炭,外调到其它省份多少呢?80多亿吨,到现在为止,全国还有4000多个电城还用山西的煤。 第二个方面,山西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包括生态的代价,包括人的代价。

2001年,当阜新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资源枯竭城市出现在世人面前时,它衰老的面孔,让人扼腕叹息!2002年后,国家以及辽宁省每年都不得不拿出10多亿元,用于偿还因对资源过度索取而形成的一笔笔历史欠债。在中国,像阜新这样因资源而生、依矿而建的城市有400多座。当年,来自四面八方的建设者们把一片片荒凉的土地变成了一座座繁忙的城市。而今,不少城市却因生命的透支而提前衰老。

就在阜新被确定为中国第一个资源枯竭型城市的6年后,国务院先后两次公布了44个资源枯竭城市和地区的名单。在这些名单中,有“铜都”、“瓷都”、“煤都”、“汞都”,还有“黄金之城”、“石油之城”等等。当年矿业兴起时被冠以的美誉,而今成了尴尬的虚名;在这些名单中,就有山西的煤焦强县孝义。

小丫:在经济学上这样城市都被叫做资源诅咒,那么同样我们看到山西其实也在面临着这样的困境。

袁书记:我们讲两句话,山西的发展因煤而兴,也因煤而困,大概就是对这个资源诅咒的一个描述。

小丫:转型是不是非常迫切呢?

袁书记:不转型是没有出路的,只有通过转型,才能够开辟一片新的发展空间。

小丫:这个转型的出路又在哪里,现在已经确定了是一定要转,那么怎么转,往哪里转?

袁书记:用我们现在话来讲,同时做好“地下”和“地上”两篇文章

小丫:地下的文章怎么做,地下的文章又怎么做呢?

袁书记:地下的文章我们第一就是要清洁挖媒,安全挖媒,尽量给生态带来的破坏越来越少。这大概是一个。

相关专题:

2011全国两会访谈
[责任编辑:NN027]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