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芮成钢采访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谈土地财政

2011年03月07日22:27央视《经济信息联播》我要评论(0)
字号:T|T

  央视《经济信息联播》3月7日播出芮成钢对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的演播室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芮成钢:贾先生,你好。我们知道在“十二五”规划草案当中,说得最多的就是转变经济发展的方式,那么您觉得刚才提到的这些数据,今年这些预算草案,有哪些数据最能说明我们在为经济发展方式做准备?

  贾康:在我看来,在预算里面体现怎样进一步创造条件使居民增加收入、提振消费,显然是跟发展方式转变直接相关的重大事项,扩大内需必须使老百姓更多能够得到实惠,特别是低中收入阶层,要增加他们的收入,来增加消费。当然社会保障方面也非常重要,那就是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使他们自己收入敢于更多用于这个时间段上的消费,而不是所谓预防性储蓄。当然还有很多和我们转变发展方式有密切关系的支出事项,比如我们要进一步支持教育,要在2012年实现GDP里边财政性、政府性对教育投入要占到4%,教育和我们以后国民素质提高和发展方式转变有密切的内在的关联。对于现在大家说的新医改的财政支持,也是创造了解除后顾之忧,体现改革开放成果,促进社会和谐和促进消费能够进一步无后顾之忧地往上增加起来的这样一个社会环境。还有很重要的,我们走创新国家道路,财政要发力支持科技创新,这里既有研发力量上各个环节上财政应该给的支持,也包括对于过去支持力度不足的小企业,中小企业创新活动的支持,都要找到具体的政策工具来实施。还有环境保护,比如节能降耗,对于重点和可持续发展相关的事项,财政在预算安排里面,显然要考虑怎样有针对性地加强这方面的支持。

  芮成钢:我们再来看一个媒体讨论很多的具体的问题,就是土地财政,有很多观点认为老百姓觉得房价高,前些年说地产商比较多,这两年都认为是地方政府过度依靠土地出让金,依靠卖地收入,地方政府把地卖高了,传导到房价,房价就高了,地方政府在很多时候成为大家议论的焦点,您觉得这种判断或者这种认识有没有误区?

  贾康:这里我感觉有一定道理,但是也明显存在着误区,因为现在很多社会情绪上觉得把一种义愤表现出来,就指责说地方官员他们怎么搞的,短期行为这么明显,似乎就是这些人的觉悟有问题,就是他们的心思不正,我是不赞成这样一个分析框架的。因为具体来看,邓小平过去非常强调持续稳定发挥作用是一个制度问题,制度安排现在在地方整个筹资和资金运用过程中间,在资金来源方面缺少大宗稳定的支柱性的制度安排。第一,地方税体系没有成形。第二,跟市场兼容的融资机制在前面这些年正门没有打开,不得已搞了很多隐性负债。再有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能够靠什么,他辖区之内的国土开发中间的地皮,只能靠土地批租,就是所谓土地使用权出让这个环节上,土地一级市场交易这方面,试图一次把钱拿足,这样一个压力使土地批租环节上,地方政府的意愿和其他因素合在一起形成了希望主要依靠批租收入。

  芮成钢:如果不依靠土地出让金,不靠卖地收入靠什么呢?地方政府有那么多开销,那么多需要支出的地方。

  贾康:它也有它的发展战略,它也要适应经济社会的需要,要做很多事情,但这个职能上要让它尽量合理化,做什么事情要有所选择。另外它的积累要从机制和相关的可持续性方面找到一个合理的思路和里面的基本要点,在我们研究的这样一个基本结论来看,就是一定要和市场经济相配套,在分税分级框架下,打造地方的税收体系,叫做地方税。这个地方税成规体制里面应该有它的支柱财源,和土地相关的,人们所批评的土地财政,原来土地批租环节上收入的支撑力应该逐渐转移到土地上面所形成的不动产的保有环节所能形成的收入。

  芮成钢:贾老师,说到个税起征点提高,当然也是一种减税的措施。即使说到减税,很多中国老百姓觉得现在日子有时候过得还是紧紧巴巴的,包括通胀预期等等,国际油价又涨了,粮食价格也要涨,大家都想日子过得再滋润一下,又希望再多一些盼头,这些盼头您觉得从哪里来?

  贾康:这个盼头也是对前景的信心问题,首先要来自对我们整个国民经济成长性和个人收入不断增长的信心,这个信心是应该树立的。第二个,来自我们的社会保障体系越来越健全,基本公共服务越来越周到这个信心,我们看到现在公共财政和方方面面的努力。第三,要对以后怎样化解矛盾,比如家庭住房问题、住有所居怎么解决,有效供给越来越好提供出来这样一个过程与信心。第四,还有对我们个人所得税的调节工具,越来越好地能够体现对低中收入阶层降低税负,而对高收入阶层适当增加税负,这样一个机制优化有信心。

  芮成钢:我想再回到一开始跟您讨论的问题,关于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是不是地方政府通过卖地抬高房价这样一种观点,您能不能把中国的实际情况,跟国外进行一些比对,看看国外这些地方政府是不是他们在出让土地,还是从个人手里出让土地,这是怎么传导的?

  贾康:简要地说实际是这样的,土地本身有资源垄断的性质,我们当然现在国内在法律框架下土地只有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一旦进入建设用地都必须变成国有土地。国外有土地不同的所有权,比如私有土地,即使在私有土地情况下,是不是可以打破地方政府对土地的垄断,而把地价压低呢?实际对比起来,这种情况不能得到论证。我们看看具体实例,就是日本的成田机场,六七十年下来,若干个钉子户,就是第二条跑道用地征不下来,可以认为把这个地价由于垄断性质抬到天价都无法形容,你根本说不下一个价来,高得不可企及,所以得不出来说就是因为地方政府垄断,造成地价往上升。它是资源垄断,我们要合理处理资源垄断情况下,全套运行机制怎么合理化的问题。

  芮成钢:遇上钉子户,价格可能更高。

  贾康:是的,我们要客观理性分析这个事情。

  芮成钢:谢谢财政部财科所所长、经济学家贾康先生,谢谢。

  贾康:谢谢

  成钢观察:国家账本凸显国力增强与民生考量

  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经济信息联播》,我是芮成钢。今天,两会的代表和委员正在对2010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以及2011预算草案进行审议,阳春三月看两会,今天我们财经频道的“两会芮观察”,就来重点关注正在审议中的这两份报告。首先是花钱的一本帐,十一五”时期,我国公共财政总收入达到了30.3万亿元,而在这五年间,全国公共财政用于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和就业、文化方面的支出,分别达到了4.45万亿元、1.49万亿元、3.33万亿元和5600亿元,这些支出,分别比“十五”时期增长1.6倍、2.6倍、1.3倍和1.4倍。五年间,中央财政用于“三农”的支出,也累计达到了近3万亿元。(图版出)进入新的一年,今年的财政预算草案,也很有特点,我个人认为,下面这些数字,咱们普通老百姓,听着会更高兴。今年,中央财政社会保障和就业准备花的钱数,为4414.34亿元,这比去年要增长16.6%。新型农村养老试点范围今年将由24%的县扩大到40%的县,补助资金将要达到131亿元。住房保障支出要达到1292.66亿元,这些钱,投的都是民生领域,目标也很明确,就是要改善老百姓的生活。此外,今年粮油物资储备事务预算支出为1130.5亿元,大部分是用来支持稳步提高小麦稻谷最低收购价,增加粮油石油有色金属等重要物资储备,安排的预算为703.8亿元。有这样的预算安排,既能让农民得利,又能稳定大宗商品的价格预期。相信今年的物价,会由此得到良好的控制。看着这份财政预算,我们有理由说,国民经济发展的红利,不断在扩大,国力增强了,民生考量的内容,也必然会不断增多。

相关专题:

2011年全国两会
[责任编辑:tumizh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