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国史当代 > 正文

钱学森晚年坚持“万斤亩”科学推算正确

2011年03月07日13:00南方周末[微博]叶永烈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钱学森并未道歉。在钱学森看来,他当时所做的太阳能转换为粮食的科学推算而言,至今仍是正确的,所以不需要道歉。因此,他在1993年又作了一番科学推算,表明他对于自己的科学推算的坚持。

公案自有公论

应当说,毛泽东在1956年对于粮食的亩产量的判断是符合科学的。毛泽东在制订《1956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曾经提出:“半个世纪搞到亩产二千斤行不行?”半个多世纪之后的2010年3月6日下午,在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分组讨论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对水稻亩产做出这样的概括

目前,全球水稻的平均亩产大概接近300公斤。即便科技发达的日本,其亩产也只有445公斤。无论是杂交水稻的单产,还是种植面积,中国都领先日本。

中国种植的杂交水稻面积达到2.4亿亩后,每年增产的粮食可以多养活7000万人。袁隆平表示,到2015年大面积亩产提高到900公斤的目标,可以实现。

今年80岁高龄的袁隆平甚至希望,自己90岁的时候,中国超级杂交水稻大面积的亩产可以达到1000公斤。(中国新闻社2010年3月7日电讯,记者赵建华、刘育英报道)

袁隆平是中国杂交水稻权威。按照他的说法,直到2020年中国超级杂交水稻大面积的亩产才能达到1000公斤,也就是毛泽东在1956年所提出的“半个世纪搞到亩产二千斤”。

这清楚表明,曾经种过田的毛泽东,对于水稻亩产量的估计是非常准确而科学的。

既然毛泽东在1956年认为中国经过“半个世纪”才能“搞到亩产二千斤”,那么在1958年怎么就会相信中国水稻亩产超过一万斤呢?

如同邓小平在1988年6月22日会见埃塞俄比亚总统门格斯图时的谈话中所指出的,毛泽东晚年陷入“左”的错误,是从1957年下半年的“反右派斗争”开始的(《邓小平文选》第三卷,269页)。此后,毛泽东在“大跃进”中,头脑开始发热,对亩产万斤的“农业卫星”表示赞赏

1958年8月4日、6日、9日,毛泽东先后到河北徐水、河南新乡、山东历城视察。他对群众干劲冲天放粮食亩产万斤、几万斤的“卫星”确信无疑。在徐水时,他还提出了粮食生产多了怎么办的问题。8月初,他在接待来华访问的赫鲁晓夫时,以无比兴奋的心情说,自1949年解放以来,“只有这次大跃进,我才完全愉快了,按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中国人民的幸福生活完全有指望了!”他甚至问赫鲁晓夫,苏联有没有粮食多了怎么办的经验。(薛攀皋,《科学家与农民竞放“卫星”》,2010年第5期《炎黄春秋》)

到了1958年11月召开武昌会议的时候,“大跃进”初期的狂热已经开始冷却,浮夸风备受质疑,亩产万斤的“农业卫星”一颗颗落地。

到了1959年4月,毛泽东发热的头脑开始清醒。1959年4月29日,毛泽东以他个人的名义,用党内通信的形式写信给省、地、县、社、队、小队六级干部。其中说,1958年的亩产实际上只有300斤

南方正在插秧,北方也在春耕。包产一定要落实。根本不要管上级规定的那一套指标。不管这些,只管现实可能性。例如,去年亩产实际只有三百斤的,今年能增产一百斤、二百斤,也就很好了。吹上八百斤、一千斤、一千二百斤,甚至更多,吹牛而已,实在办不到,有何益处呢?又例如,去年亩产五百斤的,今年增加二百斤、三百斤,也就算成绩很大了。再增上去,就一般说,不可能的。

从吹嘘亩产万斤到实际上只有亩产300斤,表明毛泽东头脑“降温”。毛泽东还特别强调“讲假话的人,一害人民,二害自己”。(毛泽东,《党内通信》,《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八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237页)

钱学森并未道歉。在钱学森看来,他当时所做的太阳能转换为粮食的科学推算而言,至今仍是正确的,所以不需要道歉。也正因为这样,他在1993年又一次对太阳能转换为粮食作了一番科学推算,表明他对于自己的科学推算的坚持。

然而,有人却把1958年以亩产万斤的农业“高产卫星”为代表的浮夸风,一古脑儿推到钱学森头上,把钱学森污名化。如同钱学森的学生、原国务委员宋健所指出的:“我发现,在中国有少部分人,特别是在钱学森回国以后,对于他对我们的国家、对我们的军队和国防事业的贡献,了解并不多,有的人根本不了解,抓住一点,不及其余,无限上纲,结果使人很愤怒。”(宋健,《控制论和系统科学与中国有不解之缘》,《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1998年第1期)

[责任编辑:xu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