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邮箱 | 网站导航

不经历文革你就不懂中国历史

【解说】何兆武对于文革的感情是复杂的,一方面他在文革中遭遇的磨难一点都不比任何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少,他荒废的岁月也同样弥足珍贵。

何兆武:我跟两个老先生关在一个牛棚里,三个人,一个顾颉刚老先生,是老前辈了。还有一个谢国桢老先生,老清华国学研究院的,梁启超的学生,他们两位都是老前辈。他们两位都是老前辈,顾颉刚关在这里,每天愁眉苦脸,一句话都不说。坐在这儿跟参禅一样,坐一天。我不好去惊动他,又不好去什么。谢国桢不然,有人的时候他低头看书,不是看普通的书,看毛泽东语录,只能够看那个,不能够看别的。没有人的时候,海阔天空什么都聊,什么细好看,什么东西好吃。我非常感谢顾先生,顾颉刚日记里面提到我十二次,今天斗争何兆武的反革命思想什么的。顾颉刚给我传名了,要不是顾颉刚,我都不知道斗过多少次,他知道,他每天都记。

文革十年,没有正经做过学术。做一点都是地下工厂,那叫干私活,干自留地。像我们都是零零碎碎的,偷着时间搞一点。所以我们的学术水平上不去,你要想水平,就得真正投入。你不可能真正投入,你整天斗争,搞什么学术。

【解说】另一方面,何兆武说文革也有它的价值存在。

何兆武:(文革)对于人生的经历来说是很可惜的,你只要人生还有这一方面,你要从功利的眼光看,那是很可惜。你比如说顾颉刚,他有好多宏伟的理想,怎么搞古代的事情,都没实现,那不可能实现。人生经历也需要。真的,你要不经历文化大革命,你就不懂中国历史,我觉得吴晗就没懂中国历史。他研究明史的,他连朱元璋都研究透,这可能是对师长的大不敬。不过我觉得在学术面前人人平等,老师跟学生也平等,学生也可以不同意老师的意见,学术上应该是平等的。我觉得吴晗的明史也没研究好,他是明史专家,明史也没研究好。他要明史研究好了啊,他不至于犯那个错误。

你看我有一个熟络的同学,从一进大学起,他就不正经念书,就是交朋友。可是他对这个最感兴趣,就是专门去找女同学、女朋友什么的。过一生,我觉得也不算浪费,本人生就是很丰富的,不是你只有做出学问来,才算是有价值。那个也是个价值嘛。我觉得这个有价值。

网友评论

已有7条评论,共0人参与,点击查看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