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邮箱 | 网站导航

那时候白天挨斗,晚上躲进古典里

【解说】实际上,何兆武的成就与名声,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他对西方哲学和思想著作的翻译。康德、卢梭、帕斯卡、柏克、罗素、柯林武德等使用不同语言的西方思想家,在中国学界是与何兆武的名字连在一起的。而这些著作的翻译,几乎绝大部分是在文革时期,何兆武在自己的自留地里完成的。既然现实不能触碰,那就从古典中去寻求营养。

何兆武:你不干这个,干什么呢。有的人特别年轻的,全心全意投入革命,比如红卫兵,到处去抄家、斗争什么的。我也不配当红卫兵,我也不配去抄人家的家,就只好躲在自己的家里。躲在自己家里干什么呢,当然现状也没有资格去研究。美帝是不是帝国主义,苏联是不是修正主义,这个你不能研究,听上边的结论,你去研究……所以只好躲在古典里面去,所以我后来搞的都是古典的,不是现代的。你知道,我们那时候有个规定,马克思主义以后的都是内部发行,出书都是内部,不公开卖。马克思主义以前的,作为古典著作,可以公开发行。比如说,亚当《亚当斯密原富》,就是《国富论》。亚当斯密比马克思还早,作为古典的著作,亚当斯密的著作可以发行,可以公开卖。可是,比如说凯因斯的就是现代的了,就不能公开发行,就能内部发行。解放以后一直都这样。现在好一些,一般的都可以了。可是太什么也不行,太过分也不行。这些都算是古典的,罗素是当代的,可是其余的都是古典的。那时候都是偷着做的,不是公开做的。上班的时候是分两种,一种人是搞革命,去斗争别人的。一种人就是挨斗的、被斗的,革命的对象,包括我这种,都是革命对象,都是挨斗的。那时候正式工作,就是斗争。(白天挨斗)晚上自己研究。当时觉得太空虚了,整天除了挨斗,没别的,觉得太空虚了。所以有时间,还是干点我觉得是正经事。

网友评论

已有7条评论,共0人参与,点击查看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