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际新闻 > 新西兰6.3级强震 > 正文

新西兰地震失踪女学生父亲:只想等女儿回来

2011年03月01日02:45汉网-武汉晚报胡义华我要评论(0)
字号:T|T

遇难人数或达200

综合外国媒体2月28日报道,新西兰克莱斯特彻奇市(基督城)6.3级大地震死亡人数已升至148人,搜救人员认为这一数字将继续上升至200人左右,因为“不可能”从废墟中找到任何幸存者了。同一天,遇难者遗体掩埋工作已经开始进行。

新西兰消防部营救中心负责人2月28日表示,自从地震发生后的第二天下午一名妇女被从废墟中救出之后,他们再也没有发现幸存者。搜救队员已经“不可能”从废墟中找到更多的幸存者了。

营救人员之前曾说,他们希望出现奇迹,但这个“奇迹”对大多数人来说都不可能发生了。日前,数百名神情悲伤的人参加了最年轻的地震遇难者的葬礼——这个名叫巴斯特·高兰的5个月大男婴在地震中不幸遇难。据悉,剩余147具遗体被放置在一个临时搭建的停尸间内等待辨认。警方称,部分遇难者遗体损毁严重,他们的身份恐怕永远无法被识别。

2月22日发生的这场里氏6.3级地震是新西兰近80年来最严重的自然灾害,预计将给该国造成9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根据最新公布的名单,目前仍有23名中国公民在此次地震中失踪,包括一名中国香港公民。据新华社电

记者连线

凃汇沄母亲:

女儿念护理都是为了照顾我们

武汉失踪女孩家人赴新比对DNA

本报讯(记者 胡义华)昨晚8时20分,武汉女孩凃汇沄的男友和表哥朱泓,在汉口火车站踏上去北京的火车。在北京签证后,他们将返回武汉,从武汉起飞赶赴奥克兰。

昨晚6时许,在凃汇沄位于硚口韩家墩街天顺园小区的家中,凃汇沄的父亲,52岁凃波向本报记者介绍,尽管在好心人帮助下抽了血欲比对DNA,但考虑到可能不让携带,根据武汉医生的提示,目前自己和妻子已取下带毛囊的头发,以及带有唾液的牙刷,采用纱布包裹起来,另外还有一些凃汇沄的医疗体检记录、X光片,同时还有凃汇沄近期的照片。“医生还特意告诉我们,女儿的照片最好要不化妆、露出牙齿的!”凃波说。

这些尽量能核对身份的物件,将由凃汇沄的男友和表哥朱泓带过去。朱泓是长城宽带的员工,得知是去寻找凃汇沄,长城宽带的领导很是支持,当场批了一个月假期。

根据涂家人安排,凃汇沄的男友和表哥朱泓两人在北京办理签证后,明日返回武汉。然后从武汉出发,途经香港,再飞往奥克兰。预计3月3日下午到达克莱斯特彻奇。

“我的女儿,还想着回来孝敬我们!”昨晚6时许,记者来到凃汇沄位于硚口韩家墩街天顺园小区的家中,其父亲凃波,还没开口眼泪就流下来。

凃汇沄的家是经济适用房。52岁父亲凃波脊椎弯曲,身高仅一米左右。45岁母亲陈莉芹也是患糖尿病,本来准备住院的。两人身体都不好,遭遇此打击,两人现在成天都是亲戚朋友陪伴着。

记者进屋时,凃家满屋都是人。凃波夫妇坐在沙发上,看着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时刻关注新西兰地震的消息。晚上6时29分,记者正和凃波交谈时,突然,他起身拿起遥控,调大音量。此时,央视新闻频道正在播出新西兰地震搜救新闻。记者注意到,凃波的眼睛死死盯着电视,甚至连眨也没眨。

女儿在国外,天天和父母视频

凃波原来在三曙街经营小的副食店。尽管身体不好,但他坚持和爱人一起忙碌。今年23岁的女儿凃汇沄是全家的希望,也是凃波忙碌不觉得累的原因。

从江汉大学护理专业大专毕业后,凃汇沄已经拿到护士资格证。“其实,以女儿当时的高考分数,她可以上一般的本科院校,但想到我们两人身体不好,她特意选择读大专的护理,将来好照顾我们!”凃汇沄的母亲抽泣着说。

凃汇沄是去年11月22日出国的,距离出事刚好3个月。陈莉芹说,女儿在国外只学9个月,还有半年,拿到国际护士注册证,就可以回来了,“没想到出了这个事!”

在出国的日子里,对电脑一窍不通的凃波和爱人,也学会了视频聊天。凃波说,出身贫困家庭,女儿从小就孝顺我们,她经常说“你们就把我当儿子养!”

找亲戚朋友筹借路费

由于身体原因,从实际出发,凃波和爱人此次不能亲自赶到新西兰去寻找女儿,但是凃波哽咽着说:“我现在,就是在家等着女儿回来!”这次去的路费,全部是找亲戚朋友借的。凃汇沄的叔叔说,本来,凃波和爱人想到新西兰去寻找女儿,但想到他们身体完全不行,最后家庭会议商量,才觉得由凃汇沄的表哥和男友前去。

记者 胡义华

相关专题:

新西兰6.3级强震
[责任编辑:tumizh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