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际新闻 > 新西兰6.3级强震 > 正文

6位失踪中国人家属抵达抵达新西兰震区(图)

2011年02月28日03:42广州日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6位失踪中国人家属抵达抵达新西兰震区(图)

  2月27日,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政务参赞程雷(图中黄色衣服)向记者发布最新失踪名单。参赞程雷右边为本报记者李明波。 (新华社发)

6位失踪中国人家属抵达抵达新西兰震区(图)

赖嫦父亲抵达机场。(新华社发)

6位失踪中国人家属抵达抵达新西兰震区(图)

叶彩英叔叔抵达机场。

6位失踪中国人家属抵达抵达新西兰震区(图)

本报记者与抵达震区的媒体同行在一起。(左一)

6位失踪中国人家属抵达抵达新西兰震区(图)

地震之后奇迹生还的刘宏玲。(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辗转19个小时飞抵震区 获准今日进入CTV大楼

  新西兰当地时间27日中午1时,在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地震中失踪的广州人赖嫦、叶彩英的家人先后抵达克赖斯特彻奇国际机场。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克赖斯特彻奇的华人华侨在机场对两家亲属表达慰问。

  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表示,大部分中国留学生被掩埋的CTV大楼几乎没有生命迹象,但中国国际救援队不会放弃在CTV大楼的搜救工作。本报特派记者已获准今日进入CTV大楼废墟采访。

  文/本报特派记者 李明波(除署名外) 发自克赖斯特彻奇

  图/本报特约记者 王世瑞(除署名外)

  最新统计

  截至记者发稿时,地震发生已经超过120小时,地震死亡人数已经上升到147人,失踪人数超过200人。

  赖家早于叶家抵达 六人都不愿多讲

  本报讯 当地时间27日上午,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领事部主任江殿昌、新西兰南岛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王建京等各界侨领、留学生志愿者等早早在机场等候失踪人员家属。

  首先抵达机场的是赖嫦的父亲、丈夫黄春荣和表兄等三位家属,他们从广州取道香港,经奥克兰转机抵达克赖斯特彻奇。经过20多个小时的飞行,赖伯的脸色十分苍白,面对各路记者的围追堵截不愿多讲。半个多小时后,叶彩英的叔叔叶宏发等三位家属搭乘另一班航班也从奥克兰飞抵。叶家人拒绝采访,在克赖斯特彻奇的亲属随后将叶宏发等三位亲人接走。

  6位失踪中国人家属抵达

  27日下午,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召开新闻发布会,除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新华社等中央媒体外,广州日报是发布会现场唯一的地方媒体。政务参赞程雷告诉记者,截至昨天总共有6位失踪中国人的家属抵达震区,中国大使馆已经妥善安排了家属的生活问题。另据其他媒体报道,抵达震区的失踪中国人家属已有10家。

  除了来自广州的赖家、叶家亲属外,还有蔡昱、何雯、李得等4位失踪华人的家属也已经陆续抵达克赖斯特彻奇。据记者多方了解,目前赖嫦的家人暂时借住在赖嫦业余打工时的雇主江先生家中。叶彩英家人住在自己亲属家中。

  搜救工作

  CTV大楼搜救继续

  家属暂无要求进入

  本报讯 当地时间27日下午,克赖斯特彻奇市长鲍勃在新闻通气会上表示,救援人员在中国留学生被埋最多的CTV大楼的搜救中,已经现了一些遗体,但暂时无法确认这些遗体的身份。他表示,只要有最后一丝希望,新西兰政府就绝不会放弃在CTV大楼的搜救工作。目前来自中国、日本、美国的国际救援队和新西兰救援人员一起,依然在CTV大楼进行搜索。

  程雷参赞也表示,他本人也多次去CTV大楼的搜救现场向救援人员了解情况,目前几乎可以肯定没有生命迹象,但是搜救人员依然在期待奇迹的发生。遗体的辨认工作也已经展开,来自美国、日本的第一批法医已经到达。程雷透露,根据新西兰法律,遗体的鉴别工作至少需要一个月,多则甚至需要半年时间。

  在回答本报特派记者提问时,程雷参赞透露,目前已抵达震区的失踪人员家属暂时没有提出去CTV大楼现场目击搜救进程。不过他也强调:“如果家属们提出这样的要求,中国大使馆会与新西兰方面进行沟通,尽全力配合所有善后工作。”

  据记者了解,在地震中损毁严重的克赖斯特彻奇市中心已经全部封闭,全副武装的新西兰军人在市区各个路口巡逻,CTV大楼就在这个封锁区内。经过多方努力,克赖斯特彻奇地震救援中心已同意本报申请,本报特派记者将在当地时间今天上午10:30(北京时间今晨5:30)进入CTV大楼搜救现场,期待奇迹的发生。

  记者亲历

  本报记者险露宿街头

  冲凉上厕所都是问题

  由于广州与克赖斯特彻奇之间没有直航航班,记者只能选择中转前往新西兰地震灾区。本报特派记者从北京时间上周六13时15分从广州白云机场飞往新加坡中转,随后又从新加坡直飞克赖斯特彻奇。不过地震的缘故,克赖斯特彻奇国际机场的后勤保障成了大难题,从新加坡直航的航班只能临时在奥克兰临时做技术性停留,这就耽搁了2个多小时的时间,因此记者抵达克赖斯特彻奇机场时,已经是当地时间周日中午1时(北京时间周日8时),这样算下来记者辗转了19个小时才抵达灾区。

  由于赖嫦和叶彩英的家人即将从奥克兰抵达,记者来不及休息又在机场等候从广州来的失踪人员亲属。随后记者又马不停蹄地连续参加了克赖斯特彻奇市政府和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的两场新闻发布会。

  不过记者更大的困难还在后面。由于行程仓促,记者只能在无法预订酒店的情况下就动身前往灾区,最终险些露宿街头。克赖斯特彻奇的酒店大部分因损毁严重已暂停营业,少数还在营业的郊区酒店已被早早赶到的200多位国际传媒“抢占”,当记者赶到时,全城正常营业的酒店早已“客满”。

  危难时刻见人心。克赖斯特彻奇的华人华侨及时向记者伸出援助之手,当地时间昨天晚上10点多,当地一位热心的华侨将本报记者接入家中,记者得以在其家中客厅打地铺睡觉。

  不过麻烦的是,由于当地水源因地震受到严重污染,大部分居民家中供水受影响。这位热心华侨表示,地震之后他们还一次都没有冲凉,这样的日子恐怕还要持续几天。由于抽水马桶无法使用,当地政府呼吁民众在庭院中临时搭造简易厕所。另外,当地的余震依然频繁,就在当地时间昨天下午记者在采访途中还感受到一次震撼明显的余震。

  生还者说

  地震生还女生刘宏玲

  暂留当地欲继续学业

  “地震时刘宏玲从坍塌的坎特伯雷电视大楼的三楼一下子跌到了地面,刚好看到有一束亮光,于是顺着亮光爬出来,幸运获救。”

  ——刘宏玲父亲刘喜良

  本报讯 在新西兰强震中自行爬出废墟的中国女生刘宏玲一夜成名,其父刘喜良27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称,奇迹生还的刘宏玲将暂留当地继续学业,他赞赏女儿性格坚韧和“造化”。

  刘宏玲家住秦皇岛市抚宁县抚宁镇。其父刘喜良说,地震时刘宏玲从坍塌的坎特伯雷电视大楼的三楼一下子跌到了地面,刚好看到有一束亮光,于是顺着亮光爬出来,幸运获救。“当地医院为她做了全面体检,除了眼睛充血肿胀,其他都没事。”

  刘喜良说,女儿在地震中受到了很大惊吓,中国的心理医生在电话里跟女儿谈了一个多小时,现在她的心情已经逐渐平复。“她跟家里人说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让我们别担心。”

  刘宏玲的哥哥刘宏彬说,地震中妹妹的钱包、手机都被埋在废墟里,她在震后第二天用房东的手机发了个短信报平安。“我的心情从开始的担心到后来的庆幸,再到后怕,现在只剩下感恩。”

  据透露,刘宏玲去新西兰是为了考国际注册护士证,本来一个月后考完最后一科就可以回国了,没想到突然发生大地震,学校在地震中毁了,现在正在自学。

  刘喜良称赞女儿性格坚韧要强。“她在承德卫校念的英语护士专业,毕业后开始自学大专课程。北京一家美国医院招收护士,宏玲又顺利应聘。她去年5月离职赴新西兰留学深造。”

  “真想看看女儿,可去新西兰的费用很贵,我们负担不起。依照女儿的性格,她一定会坚持完成学业。”刘喜良说。 (中新)

相关专题:

新西兰6.3级强震
[责任编辑:day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