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际新闻 > 利比亚华侨撤离 > 正文

我国已从利比亚撤出16000人 每日将派15架飞机

2011年02月27日01:59京华时报任芬 郭晓乐
字号:T|T

昨天下午,中国租赁的埃航包机到达首都机场,机上共275名乘客。截至昨天14时,中方已从利比亚撤出约16000人。其中约7000人已抵达第三国,约800人回国,约8200人正在赴第三国途中。

自2月28日至3月10日,中国民航将每日派出15架飞机接运人员回国。

■全线撤离

空 国航借用希腊军用机场

为了尽快将在利比亚的我国公民接送回国,中国民航局昨天召开紧急会议,部署大规模运输任务。自2月28日至3月10日,中国民航将每日派出15架飞机接运人员回国。

昨日,国航第三架撤离滞留利比亚中国同胞包机CCA062于早9时28分克服北京降雪困难,从首都机场起飞赴克里特岛。包机由波音747执行,航班将提供404个座位。

未来10天内,国航预计将调集包括波音777、波音747、空客330在内约30架运力,全力保证撤离滞留利比亚中国同胞的包机任务。从已经掌握的飞行计划看,还将接回7000余名同胞。

据国航工作人员介绍,昨起开始大量增派的救援包机主要飞往希腊克里特岛。由于国航没有开通这条航线,为航班的顺利执行增添了一定的难度。针对这一现状,机组25日晚连夜研究航路情报,在选取降落场地时,考虑到起飞重量以及跑道的承载能力,机组放弃了常规的民用机场,选取了克里特岛北部的干尼亚机场(军用)作为降落地点。同时针对目的地机场周边环境选取了可靠的备降场地,制定了一系列周密的紧急预案。

南航首架赴突尼斯包机昨天从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正式起飞,预计飞行12个半小时后到达突尼斯杰尔巴国际机场,接回350名中国公民。东航昨天派出两架包机从上海出发飞往马耳他,并且已经安全落地,预计可以接回500余名乘客。

包机安排

国航 每天5架,至希腊克里特岛执行接运任务

东航 每天4架,至马耳他执行接运任务

南航 每天4架,至突尼斯杰尔巴执行接运任务

海航 每天2架,至希腊克里特岛执行接运任务

马耳他、突尼斯两地任务完成后,东航、南航立即将运力投入至希腊克里特岛,继续执行相关任务。

海 近1.3万人驶离班加西港

据中国海上搜救中心的消息,截至2月26日,共有9475名我国驻利比亚人员,分4次乘坐中方租用的外籍客轮离开利比亚,分别驶往希腊和马耳他。另有两艘中方租用的外籍客船载3500名我国驻利比亚人员,驶离班加西港。

中国驻希腊使馆租用的两艘希腊籍客轮在2月23日到达利比亚班加西港,装载4371人后顺利到达希腊克里特岛,又于2月25日返回班加西港,再次装载3500人驶离。据现场工作人员称,目前,利比亚班加西码头已无受困中国公民。

目前,原在利比亚班加西港待命的我国中远集团所属的货轮“中远青岛”轮、“天福河”轮,中海集团所属的“新福州”轮已驶离班加西港,于26日抵达利比亚米苏拉塔港待命;中海集团所属的另两艘货轮“天杨峰”轮和“新秦皇岛”轮仍在班加西港外海待命。

陆 552人从利西进入突尼斯

截至当地时间25日23时,从利比亚西部地区撤出的第三批中国公民共552人顺利进入突尼斯境内。

据了解,这批中国人员主要是葛洲坝电力集团公司、中国土木建筑工程集团和中国辽宁国际公司在利比亚的职工。他们25日凌晨从各自工地出发,分别于当日上午和下午抵达突利边界的拉斯杰迪尔口岸利比亚一侧。

据记者了解,尚有300多名中国人员之前为办理长住居留将护照交到了利比亚移民局,因未随身携带护照滞留利比亚一侧。目前,中国外交部派出的工作小组已经赶到突利边界的利比亚一侧,正在与利比亚边防和海关部门进行交涉。

■影响

外媒称赞中国撤离迅速有序

连日来,中国政府全力以赴、规模空前地撤离在利比亚人员行动引起国际社会关注,国外一些主要媒体对中国政府迅速有序的国家救援行动予以积极评价。

法新社作出题为《中国在利比亚人员撤离计划上行动迅速》的报道。美联社题为《4500名中国人经海路撤离利比亚》的报道中说,在客轮的甲板上,一些中国乘客面带微笑向迎接他们的人挥手。文章说,这是近年来中国实施的规模最大的撤离在外人员行动。

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在报道中说,根据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指示,中国国务院成立了应急指挥部,部署中方人员撤离行动,分批组织包括港澳台居民在内的所有驻利中方人员安全有序撤离。报道说,中国驻利比亚大使馆与中国驻利所有机构取得了联系,展开多方行动,千方百计保护在利中方人员的生命、财产安全并帮助他们撤离。

俄塔社的报道说,中国高度关注利比亚局势的发展,并正在采取有效措施撤离中方在利人员。

■讲述

惊心动魄的37小时

2月25日,北京。回想起刚刚过去的37个小时归乡路,中国水电集团二局驻利比亚项目工程经理杨学良禁不住思绪起伏:在这段惊心动魄的旅程里,他打过无数个电话,没合过几次眼,发过几次火,落过几回泪。此刻在胸中激荡的,有重回祖国怀抱的激动,也有对利比亚的深深牵挂。

挤在羊圈暂避一夜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回到祖国亲人的身边。”当把一切都料理安定后,杨学良陷入了深深的疲惫。这位37岁的北京汉子坦承,他其实“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杨学良于2008年8月被派驻到利比亚贝达地区负责当地的房屋修建工程。他管理着来自斯里兰卡等第三国的1000多名劳务人员。利比亚政局发生动荡后,贝达地区的安全状况也陡然恶化。

“说枪林弹雨可能有些夸张,但枕着枪炮声入眠的确是实情。”杨学良说。当地中方项目工地损失惨重:许多昂贵的工地设备被强行搬走,工人们的西服、电脑、手表、皮鞋等财物也被洗劫一空,“许多人被抢得什么都没剩下,连件像样的行李都没能带回来”。

武装分子甚至将工人们居住的临时屋棚付之一炬,工程人员不得不冒着大雨撤退到迈尔季附近的山里,挤在当地村民的羊圈里凑合了一夜。

雇用当地武装押车

22日晚接到撤退命令后,杨学良与其他项目负责人通宵开会,确定了从海路和陆路双线撤退的计划。由于乘坐邮轮从海路撤退具有行程短、保障高的优势,杨学良决定让包括伤员、孩子、妇女、老人在内的600多人先行从海路撤离。

从迈尔季撤退到毗邻埃及的萨卢姆口岸的陆路路线,需要穿越利比亚局势最为动荡的东部地区,一路上可谓危机四伏。为了确保所有人安全撤离,杨学良雇用了当地武装安保人员押车,并要求所有工程人员在营地广场上先集结再乘车。“出发那天下着大雨,冲锋枪上的刺刀在雨水中闪着寒光,黑压压的人群在广场上集结,依次登上44辆面包车,那样的场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在确保所有人都上车后,杨学良最后一个上车离去。

经过6个多小时颠簸,车队抵达萨卢姆口岸。得益于中国驻希腊大使馆先期所做的大量工作,杨学良的车队得以从特殊通道顺利通关。从萨卢姆口岸出境后,杨学良一行又坐上使馆租用的大巴车驶往开罗机场,10个多小时后,他坐在了国航的包机上。

有机会回去盖完房

杨学良有关从利比亚撤离的记忆中,让他印象最深的不是隆隆炮声,也不是面目狰狞的抢匪,更不是迈尔季那个瑟瑟发抖的冷雨夜,而是一块不起眼的小标牌。

当杨学良乘车离开迈尔季的时候,前来送行的当地群众中有人送来了牛奶、水果,有人打出了这样的小标牌,上面写着:“不要走,我们希望你们留下来。”

据杨学良介绍,中国工程队在当地口碑很高。当地人拖了两年都没盖好的房子,中国工程队不到一年就可完工。中国工人修建房屋,质优、价廉,大大改善了利比亚当地人民的生活条件。

想起自己在斯蒂哈姆瑞小镇的房建项目,杨学良十分惋惜。这个他付出了大量劳动耗费了无数心血、原本预计今年5月就能竣工的项目,现在看来要被无限期拖延了。

“我希望利比亚局势能尽快稳定,我还有机会回去,把项目完成。”望着窗外和煦春光沉默了很久的杨学良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综合新华社 本报记者 任芬 郭晓乐报道

相关专题:

利比亚华侨撤离
[责任编辑:kexiazhang]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