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巨贪皮黔生,索贿百万还人情债

2011年02月23日08:41法治周末霍仕明 张国强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这位副部级高官竟然不清楚中纪委恰恰栽倒在“借钱、借房”上面。

原天津市委常委、滨海新区工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皮黔生腐败案,经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皮黔生因犯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令人惊诧的是,《法治周末》记者从侦办该案的检察官处了解到,这位副部级高官竟然不清楚中纪委《关于严格禁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若干规定》的具体内容。而他,恰恰栽倒在“借钱、借房”上面。

“最初让吴卫国买房,我只是想让女儿白住这个房子,并没有想收受。即使是吴卫国要把房子送给女儿,我也坚决不让把房子落到我们家任何人名下。房子没过户,就不是我的房产。”

法治周末记者 霍仕明 张国强 发自辽宁沈阳

兔年年初,皮黔生成为秦城监狱又一名服刑者。

此前,皮黔生因犯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被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皮黔生上上诉后,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为还“人情债”索贿

侦办皮黔生案的,是辽宁省人民检察院。

2009年5月7日,辽宁省检察院接到最高检察院电话,说有重要案件交办。次日上午,他们得知“重要案件”是天津市原市委常委、滨海新区工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皮黔生涉嫌受贿一案。

接着,辽宁省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陈岩等5人赶到天津,和中纪委查办皮黔生专案组接洽。随即,专案组成员开始赶赴天津、北京、青岛等地开展初查。

皮黔生案是辽宁省检察院首次异地查办副部级高官。此时,皮黔生被羁押在北京秦城监狱,距离天津市130余公里。

2009年6月16日,皮黔生因涉嫌受贿罪被依法逮捕。

当天,专案组办案人员进入皮家搜查。在皮家,办案人搜查到了重要物证。

在秦城监狱,坐在办案人员面前,皮黔生对收受的手表、象棋以及8万元港币没有任何异议,但对其他事实极力否认。

1998年,时任天津星运(集团)公司董事长吴卫国曾接受香港津联有限公司综合部经理李建名下的股票,折合人民币近100万元。

皮黔生说:“我承认这件事因我而起。吴卫国在天津做投资,我帮了很多忙,找他帮忙,他不会推脱。至于如何帮李建解决的,我不清楚。”

“李建跟你说了股票亏损,你让吴卫国解决,你认为会以什么方式解决?”办案人员问。

“我只是告诉了吴卫国。他愿意怎么办,我不知道。”

“那是不是意味着不管怎么做,只要把这件事情处理好就可以了?”

皮黔生哑口无言。

据了解,李建对皮黔生有恩。1990年,皮黔生等待提拔时,李建时任天津市外经委的干部处处长,负责考核。考核时有的人就提出皮黔生政治上不成熟。

李建接过话茬儿:“年轻同志当时可能不太成熟,从保护干部的角度来讲,皮黔生这位同志政治素质和业务能力还是过硬的,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清醒的,也没有造成什么后果。”

皮黔生顺利通过考核,升任经贸公司总经理。皮黔生后来知道了李建的“鼎力相助”,非常感激。

1997年年底,皮黔生到香港出差,遇见了已经在香港经商的李建。他告诉皮黔生,香港这几年,所有的钱都买了股票砸在手里,现在亏了不少,并希望皮帮忙。

皮黔生便找吴卫国帮助解决。1998年5月,李建打电话告诉皮黔生,吴卫国拿出100万元帮助解决了。

为亲属变相“借钱、借房”

接着,另一组办案人也传来了消息,皮黔生的弟弟皮新华和吴卫国签订的购房合同,指向的标的物根本不存在。

事情发生在1999年7月。当时,吴卫国经过精心设计,“认识”了皮黔生的弟弟皮新华。皮新华当时在青岛市做生意。

吴卫国对皮黔生说:“你弟弟不错,公司也很有潜力,就是现在经营出了问题,要不我们帮帮他吧!”

“怎么帮?”皮黔生问。

“我可以支持他200万元。”

随后,皮新华和吴卫国考虑了一个办法———签一个购房合同,卖一个“房”给吴卫国,而这个“房”根本就不存在。

1999年11月,皮新华和妻子张英到天津取回了第一笔100万元的“购房款”,并将这份“购房合同”转交给吴卫国。1999年12月,第二笔100万元的“购房款”也汇到了皮新华的账户上。

“哥,吴卫国帮了我公司许多忙,替我好好谢谢他。”一个电话打到了天津。

让皮新华没想到的是,事隔多年,200万元还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皮新华向办案人员交代:房屋买卖合同是瞎写的,标的物根本就不存在。签合同的目的就是一个幌子。

在秦城监狱,皮黔生也承认了此事。

2009年10月24日,办案人员开始询问皮黔生的女儿皮霄芸:“讲讲你在美国纽约住房的情况。”

“我确实在吴卫国的房子住了几年,但那个房子不是我的。我是租的,要交租金。”

皮霄芸不知道办案人在这件事上掌握了一个关键环节———办案人在皮黔生家搜查到皮霄芸在美国房子的《房屋租赁合约》、《房屋授权管理合约租约》原件。

后经了解,皮黔生保留这些文书是想证明一点,房子是授权委托女儿的,和产权没有关系。案发之前,皮黔生给女儿发过一封电子邮件,说要把房子问题处理好。皮霄芸通过亲属带给皮黔生一封信和在美国房子的租约、授权委托书原件。

皮黔生辩解说:“最初让吴卫国买房,我只是想让女儿白住这个房子,并没有想收受。即使是吴卫国要把房子送给女儿,我也坚决不让把房子落到我们家任何人名下。房子没过户,就不是我的房产。”

“你知道皮霄芸手里的《放弃产权和转让产权协议》、《放弃与转让产权保证协议》这两份文件的法律意义。你既然说你不想要房子,那为什么没把这两份文件退给吴卫国?”

办案人员还问皮黔生:“作为副部级官员,你知道中纪委颁发的《关于严格禁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若干规定》关于借钱、借房等问题的规定吗?”

“我知道这个规定,但具体内容不清楚。”

“该规定明确指出,领导干部借钱、借房、借车等长期不还的,将视同受贿。”

原来,2000年春节前,在纽约某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的皮霄芸回家探亲说想在曼哈顿买房。

过了几天,皮黔生跟吴卫国说:“我女儿住房的事你解决吧,但是不能用你和我的名字,也不能用我孩子的名字,必须是第三者的名字;一定要有一个完备的手续,要有房屋买卖合同、租赁合同、房屋使用管理合同等;一定要交租金,要形成租房。至于地点,就在女儿上班的地方选一处,使用面积在四五十平方米就够了。”

2000年3月底,女儿打电话告诉皮黔生,“房子的事已经解决好了,花了50万美元,房子虽然在别人名下,但是房主签了《放弃产权和转让产权协议》和《放弃与转让产权保证协议》”。

独断专行造成国资损失

摆在专案组案头的材料显示,1996年至1998年2月,皮黔生在担任天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期间,滥用职权擅自决定由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有限公司出资购买无实际资产的天津星运(集团)有限公司股权,造成国有资产2.2亿元的损失。

皮黔生一案中,行贿者就一人,吴卫国。而涉及到的滥用职权案也与吴卫国有关。

吴卫国比皮黔生小两岁。1995年初,皮黔生担任天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在天津市里的一次会议上,他提出了通过融资方式发展开发区交通,重点发展轨道交通,解决客运的问题。

会后,时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的李宝金问皮黔生是不是真有这个想法。皮说当然是真的。李宝金要给皮黔生介绍一个叫吴卫国的,很有实力,他在天津项目做得挺大。

之后不久,李宝金给皮黔生打电话,撮合他和吴卫国吃饭。之后,他们开始交往起来。

1995年底,皮黔生去香港。吴卫国给他拿了5万元港币的“零花钱”。皮黔生抽了一摞,拿走2.5万元。

1996年5月,和吴卫国达成合作意向后,皮黔生在未经开发区管委会职能部门立项、管委会会议讨论、计划部门批复的情况下,决定由开发区投资公司出资1亿元人民币,分期支付给星运集团。

吴卫国给开发区提供了一些验资报告等材料,显示星运集团总资产是6061万美元,根据汇率折合成人民币4.9亿元。吴卫国说,开发区投资1亿元只能购买星运集团20%股份。

双方谈妥后,皮黔生安排时任开发区财政局局长霍津义与吴卫国具体办理转股手续。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星运集团资产应由有评估资质的专业机构出具权威的评估报告来确定,但皮黔生认可4.9亿元,就拍板决定了。

1996年5月29日,天津市经济贸易委员会批复天津星运集团转股20%的申请,工商部门据此作出变更登记。为使股权转让程序合法,1996年8月,在霍津义安排下,开发区资产评估事务所对星运集团资产作出不具有法律效力的虚假评估(评估结果为3.1亿元人民币),并将评估时间提前至1996年5月6日,以造成购股前进行评估的假象。

1997年5月10日,在开发区工委召开的会议上,皮黔生未按照规定将增资扩股事项报请工委会审议,只是简要予以通报。

同月,皮黔生决定改增资扩股为购买星运集团股权,并指派霍津义与吴卫国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具体内容是:开发区投资公司在已购买星运集团20%股权基础上再购买星运集团80%股权中的31%,开发区投资公司占星运集团51%股份。

自1996年6月至1998年2月,皮黔生指使霍津义拨付给星运集团购股款2.5亿元人民币,其中2.2亿元人民币被直接打入吴卫国在天津违规开设的国际账户中。此后,这些钱款被吴卫国个人使用和转出境外,至今无法挽回,给国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

案发后,经司法机关认定,星运集团系空壳公司。

强势的“皮四局”

作为滨海新区元老的皮黔生,2000年9月,出任滨海新区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

而20年前,皮黔生出任天津开发区负责人时,那里还是一片盐碱地。作为天津市经济发展最快、财政收入最好的区域,滨海新区不仅是天津市的门面,也被视做“环渤海经济圈”发展的领头羊。皮主政滨海新区7年间,这块昔日盐碱地一跃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GDP也从112亿元起步上升到1960亿元,占天津全市比重高达42.6%。皮也由此“名声大振”。

“较强的开放意识”、“善于和媒体沟通”、“说话极具条理性”、“强势”,这是一些记者对皮黔生的一致评价。而“强势”不但代表了皮黔生“敢于讲话”的工作作风,更与其手中所持的权力有关。

1990年至1992年,皮黔生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助理期间,曾身兼开发区规划建设局、土地管理局、房地产管理局、环境保护局4个局的局长,由此落下“皮四局”的绰号。

不能否认,皮黔生与原滨海新区密切相关,但遗憾的是,和当初那片盐碱地一起迅速崛起的,除了滨海新区的高楼大厦,还有皮黔生的自负和专权。

2010年11月12日,辽宁省高级法院终审判决,认定皮黔生在1995年至2005年间,利用担任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天津滨海新区管理委员会主任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755万余元。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1996年至1998年2月,担任天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期间滥用职权,造成国有资产人民币2.2亿元的损失,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面向大海的天津滨海风云人物皮黔生,从此转身开始面对狭小而漫长的铁窗人生。

(除皮黔生、霍津义外,本文涉案人均为化名)

(法治周末)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