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花滑年龄造假事件再添3名队员 被指是政府行为

字号:T|T

花滑年龄造假事件再添3名队员 被指是政府行为

张丹张昊陷入“年龄门”。

  继张丹、张昊“年龄门”后,昨日早上,网友再翻出闫涵、臧文博、徐做人在国际滑联登记的出生日期,结果发现,他们的出生日期也与国内注册资料有出入。

  再有三名运动员牵涉进来

  张丹/张昊的“年龄门”最早是由外国一个花样滑冰的论坛(www.fsuniverse.net/forum)曝出的,因为有网友发帖询问中国花样滑冰选手谁年龄最小,在搜集资料过程中,网友发现有多名中国花滑选手的国内登记资料与国际滑联不符。这个事情前天被美国媒体报道后,才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虽然中国滑冰协会主动承认错误,表示网站部分信息出错,是基层在递送资料时候就出现错误,但是这个解释并不能得到网友的认同,一位热心的网友更找出2009年《文汇报》的一篇名为《张丹、张昊起起伏伏才是人生》的新闻。当年记者专访了张丹、张昊两人,其中文章提到“1982年出生的张昊比张丹足足大了5岁,两人的身高相差16厘米,张丹的体重只有张昊的一半。”有意思的是,这篇新闻透露的信息与之前冰协登记的“错误出生日期”是一致的。

  昨日早上,网友再翻出闫涵、臧文博、徐做人在国际滑联登记的出生日期也与国内注册资料有出入。闫涵是花样滑冰男子单人滑运动员,他在去年曾获得花样滑冰青年组大奖赛总决赛的亚军。此前在冰协登记资料里,闫涵出生于1994年3月,比国际滑联的数据“大”了两年。

  网友:别自欺欺人了

  “花滑年龄门”一出,网上纷纷热议,在1800多条微博中,大部分网友都不接受冰协的解释,更有网友指称冰协的“主动承认错误”是自欺欺人。

  @狼遛羊:针对“中国花滑选手被曝年龄造假张丹张昊等9人在列”的新闻。有人说:“在中国体坛,除了假牙和假发是真的,再也没有什么是真。”

  @张朝阳欠我10元话费:中国滑冰协会正在调查国外媒体报道的关于都灵冬奥会双人滑亚军张丹/张昊年龄存疑的问题。呵呵,年龄问题,一直都存在,已经不是新闻了,看看那些足球队员吧。

  @思君视线:相关方面辩称张丹/张昊错误的年龄是被“基层误报”,就好像一个人在饭店吃出了地沟油,老板辩称“下面的人买错油了”一样。

  体育局领导直接参与造假 命令公安篡改球员年龄

  年龄造假竟有“政府行为”

  中国青少年运动员“以大打小”已经习以为常,圈内改年龄已成行规,利益驱使招致相关人员不择手段地篡改年龄,造成了很多恶劣的社会影响,这已经不单单是足球的事情。体育总局足管中心副主任薛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是一个综合性的大问题,并非只是足球范畴。”

  作弊居然有“政府行为”

  青少年身体发育的差异成了各省市体育局看中的“优势”,现在中国的体育体制不完善,很多体育局的一把手都是以全运会和城运会作为政绩的考核目标,体育局领导因为下辖运动队成绩不好导致“下课”在体育圈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只“唯金牌论”,为了出成绩而不计后果,是制造恶果的根源。

  在这次梧州,由于一名体育局领导下辖的球队被查出了高达78%的队员超骨龄,他在整个会议期间眉头紧锁一言不发,这个结果意味着他的球队难以在全运会和城运会上交出满意的成绩,接下来就是他在这个位置上还能呆几天的问题了。就在16日,中国足协也接到了家长的举报,反映有会员协会向家长承诺将让他们都通过骨龄测试,但是今年的严格和透明骨龄测试制度,让体育局官员的承诺落了空,而体育局官员又怂恿家长们到足协“要说法”,给骨龄测试添乱。足协本来只打算按骨龄分组,现在看来还要调查家长的举报了,这也看得出地方那个体育局领导在骨龄测试中起到了很坏的作用。

  据介绍,过去曾有省市体育局领导为了让全队能够参加下一个年龄组的比赛,通过市政府给公安机关下了行政命令,为球队的超龄球员更改年龄,最后做出来的手续都是合法的,连身份证都是真的,这让足协也无可奈何,足协管这种身份证叫“真的假身份证”。记者看到这次检测中,就有来自某省一个村的派出所开出的身份证,有大约10余个队员都拿着“某村某组”的身份证,身份证都通过了验证器,问题出在哪里就一目了然了。

  在场的足协相关人员,都不约而同地说:“要让超龄的队员彻底绝迹,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取消青少年足球队对金牌的追求。”只有淡化体育局的竞赛指标,把青少年的培养回归到“出人才”的轨道上,才能健康有序地做到发展青少年足球。

  除了体育局领导为保住“乌纱帽”而更改年龄的行径外,教练和家长也是更改年龄的推手。目前中超的一家冠军俱乐部,还跟梯队教练签署“必须进入全国比赛前三名”才能续约的合同。为了拿到继续执教的合同,教练员只能寄望那些“大龄青年”把年龄改小,才能在球场上占得优势。

  记者在梧州采访了一名南方的教练,他的队伍这次有10名队员未达到相应骨龄,他说:“我们只是管得松一些,出示五证我们就给他们注册,但是至少我们没给球员改年龄,我们听说其他队教练还帮着改年龄。”

  另外球员的家长在望子成龙的心理驱使下也亲自参与改年龄,甚至拿自己孩子未来发展做赌注。现在几乎所有家庭都是独生子女,家长恨不得让孩子一夜之间“一球成名”,主动将孩子的身份证明改小,不惜为此花费巨资。足协方面讲了一件事,有一年查处了一名擅改年龄的球员,球员的家长并没有觉得惭愧,而是理直气壮地说:“我不想让自己家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让足协工作人员哭笑不得。

  造假手段变化多端

  在“合力造假”的过程中,带有普遍性的手段有以下几种方式,这也是钻了足协势单力薄的空子。

  首先是篡改球员身份证明,除了公安机关修改外,在各地现在有很多专门制作假出生证、假身份证和假户口本的个人,只要花费一些费用,一些假的身份证明就流入了球员家长手里,但是经过多年的骨龄测试,足协也积累了经验,发现了其中的假证。2007年1月,足协从原来所在的伟图大厦搬到夕照寺东玖大厦办公楼时,那些被收缴的假户口本,竟然有满满一纸箱。

  其次是骨龄测试冒名顶替作假,利用更换照片偷换受检测人员。足协往年也查处过参加骨龄测试的队员并非本人的情况,但是屡禁不止。薛立介绍,曾有一个队员帮好几个队员测骨龄的情况,这也太嚣张了,足协最后都一一查处,绝不留情。

  第三个作假环节就是拍出骨龄照片后,冲洗过程中偷换底片。2010年拍骨龄还是使用老式的胶片拍摄和冲洗,尚未启用数码照相,因此在拍片和冲洗的过程中,有会员协会和家长就跟随冲洗底片的人员到冲印店,利用已经排好的骨龄片偷换骨龄,这也被足协调查发现过。

  第四个环节就是使用合格骨龄的队员参赛证参赛,然后改回原名。那些无法通过骨龄测试的队员利用过关队员的参赛证,换了照片参加比赛,在一两年后,再通过改名等“合理”的方式将名字改回原名,这样作假的方式也层出不穷。足协发现后,但凡是修改姓名的一律严查。但是改名的手续合理合法,足协有时也无可奈何。

  据足球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