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于建嵘:希望推动立法杜绝未成年人乞讨

2011年02月08日09:02南方网陈万如 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于建嵘:解救行动目的是要杜绝儿童乞讨,无论是被拐的还是自家孩子。若没这观念,行动容易走偏。最终是通过制度建设和全民参与,推动立法,制定核查和救济乞儿的严格程序,让儿童乞讨失去市场。

于建嵘:希望推动立法杜绝未成年人乞讨

记者在天河城看到的两对卖唱儿童,装扮和设备出奇雷同。

于建嵘:希望推动立法杜绝未成年人乞讨

两对卖唱儿童

我觉得到现在为止,一个很大的成果是全社会都树立起一个基本观念:看到14岁以下的乞讨儿童都可以报警。—— 于建嵘

近日来,一则关于“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的微博引起强烈反响,众多爱心人士走上街头,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乞讨儿童的线索。昨日,此次活动发起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表示,希望能从网络互动中产生行动。南都:最初是怎么想到要做解救乞讨儿童的事?

于建嵘:是从一个偶然的事件开始的,之前没有什么计划,是在和网友的互动过程中,大家逐渐有了一些想法,想到哪一步就走哪一步。1月17日我收到福建孩子杨伟鑫妈妈的求助信,说孩子2009年被人拐骗,2010年初有网友在厦门街头拍下了孩子照片,孩子被搞残成了街头乞丐。我就把求救信的内容发上微博,在网上引起的反响很大,很多网友在我的微博上留言提供线索和建议。后来平时在网上谈得比较好的几个网友就在微博上和我交流,看能不能做点什么事情帮助这些孩子。

南都:后来怎么落实为行动?

于建嵘:1月24日我和几个网友吃了个饭开了个会,大家商量不如向提出开一个认证微博,专门收集和公布乞讨儿童的信息。第二天,“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的官方微博就开了。做这件事情的网友和我通过微博、Q Q和电话交流,每天都在交流行动的进展。

南都:目前遇到了困难么?

于建嵘:遇到两个困难。一是我们在微博上的行动才开始了十天,很多丢了孩子的家长还不知道有这个东西,他们也没有上微博,要想办法让他们知道。这需要平面媒体的参与,让家长知道有这么个事。以前家长找孩子,是把孩子的照片放在网上,现在的做法反过来,是网友把孩子的照片发在网上,这样就有更大的社会参与性。第二个问题是建立照片的数据库,最初开微博时以为网友上传十几二十张照片而已,没想到要做数据库,现在一下子就收到1000多张。

南都:把乞讨儿童的照片放上网,会不会有侵权的嫌疑?

于建嵘:我认为这不存在侵权。乞讨本身是公开活动,而且让14岁以下孩子乞讨是非法行为,这一点公安部民政部已经下发文件确定,拍照片是请大家来救济。

南都:到现在为止,你认为这个行动取得了什么样的成果?

于建嵘:目前已经有家长辨认出照片上可能是自己的孩子,到照片拍摄地找孩子去了,但还没找到。我觉得到现在为止,一个很大的成果是全社会都树立起一个基本观念:看到14岁以下的乞讨儿童都可以报警。这次行动的公众参与度很高,我觉得这个观念现在已经深入人心。另外一个成果是公安部门也有很高的参与度。

南都:你希望这次行动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于建嵘:解救乞讨儿童行动的目的是要杜绝一切儿童乞讨,无论是被拐骗的还是自家的孩子行乞都需要解救。假如没有这个观念,我们的行动就容易走偏路。我们最终目标是通过制度建设和全民参与,减少和彻底杜绝未成年人乞讨现象,希望通过推动立法活动,制定核查和救济乞讨儿童的严格程序,让儿童乞讨失去牟利的市场。

记者行动

天河城两对卖唱儿童现疑点

昨日,南都记者走访广州市天河城、正佳广场一带。下午1时,记者在天河城东门对出发现一高一矮两名儿童卖唱,较高的女孩身着黑色毛衣,梳马尾辫,身边个子较矮的女孩则剪了刺猬头。两人面前摆开求助信,称家境贫困,母亲杨健患肺病在茂名市第一人民医院内科住院,为能治好妈妈的病而上街卖艺。求助信上附有疾病证明书和X光检查照片。

下午4时,记者在同样的地方发现另一对乞讨儿童,也是一个梳着马尾辫的高个女孩和一个刺猬头矮个女孩卖唱,只不过,求助信上写的是父亲王家辉因脑部疾病接受长沙市中心医院脑科治疗。记者与这两名儿童搭讪,她们未予理会,并马上收拾音箱等随身物品离开。

记者发现这两对卖唱儿童都出具了医院的疾病证明纸,但这两张分别由茂名第一人民医院和长沙市中心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纸上却出现了同一编号0018249。记者随后调查发现,茂名第一人民医院并不存在,而长沙市中心医院科室设置也没有脑科。

记者还观察到,这两对卖唱儿童在装扮和设备使用上出奇雷同。都分别是一高一矮两名女童组成,一个梳马尾辫,一个剃刺猬头。而且随身的设备都是一个音箱和一支有线话筒。与此同时,两对卖唱儿童警惕性非常高,不轻易开口回答问题,在天河城、正佳广场一带频繁转换地点。

事件进展

韩红微博称将向“两会”提案

两周引起近七万人关注

“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官方微博于1月25日正式建立,立刻引起全国网友关注。截至昨日,已有近七万网友关注该微博,共发布800多条乞讨儿童信息。据了解,目前已经有两位失踪儿童家长留言,表示在微博的照片中发现了和自己孩子长相相似的乞讨儿童。

据介绍,现在该官方微博已形成一个5人小团队,目前,该微博还在招募合适的志愿者。

网友连日行动探访

昨日,网友张洪峰 (微博)与于建嵘联系后,在湖南湘潭对一个成年人带领儿童乞讨的团队进行调查,经警方现场查证,认为这些儿童是由家长带出,责令其带孩子回家。张洪峰在微博上对行动总结了12个问题。

网友“G J的微博”也继续他年初二以来在广州市区的调查乞讨儿童活动,截至昨天晚上,他已经探访了20多名乞儿,搜集了其籍贯和家庭成员联系方式,并在微博上公布探访日志。他告诉记者,他的目的是一一核查在广州见到的乞讨儿童的资料,以便日后跟进。连日来的探访令他颇感吃力,他想找一位在广州自带D V摄像的跟拍志愿者,摄录探查过程,以作为资料。

韩红微博称“跟丫死磕了”

前天,全国政协委员、著名歌手韩红在微博中表示,将在之后的全国两会上提交关于“严厉打击和惩罚拐卖儿童案”的提案,同时邀请于建嵘指导,联合她的律师和词作者,共同完成这次由微博产生出的、带着大家心血的提案。昨天凌晨,她在微博上写道:“刚有几个朋友都来电提醒我,让我注意安全,怕人贩子报复我。我笑笑说,我跟丫死磕了!”

于建嵘昨日表示,初定2月12日在北京开一个协调会议,召集各方面人士一起商量下一步的行动,现在正在收集各方面的意见。他并在微博上表示,韩红和全国人大代表、著名律师迟夙生已与其取得联系,将就未成年人乞讨的救助问题,分别向今年3月份召开的“两会”提出议案和提案。

公安部打拐办主任上网跟踪

随着网友的热烈回应,各地警方也纷纷给力支持或关注。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也通过微博随时关注跟踪网友提供的线索和信息,并进行部署核查。

记者从广州警方了解到,广州市公安局有关部门已经关注“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微博。警方提醒网友,如发现乞儿有被拐嫌疑请立即拨打110。

相关新闻

安徽阜阳宫小村

残疾童丐遍全国

近日,微博解救乞讨儿童的行动引发广泛关注。而据了解,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宫小村及其附近地区,在当地是个出名的长期大规模拐卖儿童,逼迫儿童乞讨的据点。这些儿童从哪里来?遭到了怎样非人的折磨?这样令人发指的行为为什么长时间没人管?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

该村老人说,该地丐业有百年历史,自打记事起(民国年间)村里就“带香”(被雇佣或强迫去乞讨的儿童叫“香”)。大约从1993年开始,阜阳市太和县宫集镇宫小村的村民陆续开始在邻村、邻县甚至邻省物色年龄尚小、智力正常的儿童,对这些儿童肢体进行摧残,令其残疾后,将他们带到全国各地乞讨。

经过有关人士爆料,从宫小村走出去的残疾童丐足迹遍全国,近在太和、阜阳、合肥,远则到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成都、哈尔滨等大城市。

在历时数月的宫集农村“带香”调查中,记者还注意到,带香者之间会互通消息,但是对别人严格保密。同时,他们会像候鸟一样“迁徙”,冬季赶往南方,夏季回到北方,目的是为了让残疾儿童方便露出残疾的身体博得同情。

同时,记者注意到几个新的问题。首先,这一现象并未像某些当地领导说的那样,“已经基本得到遏止”。实际上,十几年来,带香在太和县宫集镇当地农村已经形成了风气,并且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仅在目前,它就已经从宫小村一路扩散到周围的王庄、孟庄等地区,而一些村庄在带香人数上已经超过了宫小村。在当地,农民们俨然把带香作为一条致富之路,其中还有不少村干部参与其中。

其次,香与香主之间的关系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目前宫集地区农民所带的香大多是有了多年乞讨经验的,他们最初大多被诱骗甚至拐卖而来,但是随着经验的增长,有部分人已经开始脱离香主自己单干,有的则在与香主的对话中,掌握了更多的利益,并且两者产生了共存关系。也就是说,这些被摧残乞讨的儿童长大后,要么成为香主的帮凶,要么自己成为了香主,他们既是受害者,又是害人者。(中广网)

统筹:南都记者张立璞

采写:南都记者 陈万如 吴瑶 叶斯茗 刘雪 李倩瑜 见习记者 罗苑尹

摄影:南都记者 邹卫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