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兔年春节 > 正文

儿童医院患儿在病房过年 院方不规定熄灯时间

2011年02月03日02:16新京报[微博]温薷
字号:T|T

儿童医院患儿在病房过年 院方不规定熄灯时间

儿童医院营养厨房的大厨们准备好了饺子。本报记者 吴江 摄

儿童医院患儿在病房过年 院方不规定熄灯时间

孩子们的新年贺卡。

  从今天开始,本报将以团圆、留守、兔爷、庙会等为主题,讲述北京人、外地人在北京过大年的故事。年味儿足不足?京味儿够不够?答案就在我们的笔墨间。

  昨夜的爆竹声还未走远,一夜守岁,年在继续。儿童医院的孩子们在病房里团圆、玉树灾区的孩子们在北京团圆、新媳妇儿从此开始了“年三十”跑两家的日子……一声团圆,道出了年的主题,年的味道。

  时间:大年三十晚5时

  地点:儿童医院

  主人公:一群生病不能回家的患儿

  大年三十儿,身处医院病房的孩子们看不到爸爸妈妈。为了让孩子们感受到过年的气氛,昨晚,儿童医院为患病儿童煮了饺子送进病房。

  根据儿童医院规定,只有周二、周四和周日下午2时30分至4时才能探视,主要是为了防止交叉感染,这个时间表并不会因大年三十而改动。

  不同病种患儿将吃不同饺子

  点火、备水、放饺子。营养厨房的大厨抄起大漏勺,“刷刷”把饺子舀进了盆,“今天煮的是普通患儿的饺子,和成人吃的一样。”厨师长潘建刚在一旁看着饺子出锅、入盆。送饺子的姑娘推着小车,向内科综合二病区走去。

  “饺子来啦。”饺子香味四溢,飘到好几个病房。护士们忙着把病床上的孩子抱到桌旁,一个病房里6个身穿病服的小患儿挤在一起,眼巴巴地望向门口。

  “慢点吃,吹一吹,烫。”6岁的卢博轩右手埋着管,只能左手持小汤匙,舀不起饺子有点心急,趴到碗边把饺子直往嘴里扒拉。一旁的护士长刘卫青赶紧帮把手,生怕烫坏了他的小嘴。“我也想吃。”一直不说话的曾令玮张开小嘴,小声地蹦出四个字,“他得的是过敏性紫癜,饮食要很小心,这种饺子不能吃。”护士长刘卫青也心疼,指着兔年许愿墙上的一张许愿卡说,有个得这种病的患儿许下心愿,希望以后和其他患儿吃的饭一样。

  “对患特殊疾病的孩子来说,饺子馅得按营养师的要求做,初一他们才能吃上。”厨师长潘建刚说,今儿一大早,营养餐厅的厨师们就该忙着包他们的饺子了。

  病房不熄灯 春晚能看完

  吃完饭,8岁的臧子怡从小柜中掏出一只粉色的兔耳朵戴上头,“这是妈妈送我的兔耳朵。”臧子怡从枕头下翻出一个手机,说妈妈给她打电话了,她现在有点想家。

  “不知道春晚能不能看完呢。”13岁的小玲(化名)说,医院每晚都是9时就熄灯,担心看不完春晚。得知孩子的心思后,护士长刘卫青表示,孩子们要看春晚,就不规定熄灯时间了,“大年三十很特殊。”本报记者 王卡拉

  【镜头二】

  老外邀上百朋友家中做客

  时间:大年三十下午

  地点:通州加华印象小区

  主人公:美国人吉姆一家

  当除夕夜临近、鞭炮声响起时,吉姆一家人安静地守在家里,这是他们迎来的第6个中国年。

  美国人吉姆曾获得本报2009年度“北京十大感动社区人物”,他们在通州建立了一个免费图书馆,还建有英语角。2009年,还收留了一名聋哑流浪汉。如今,吉姆一家租住在通州加华印象小区。

  “新年不用工作,大家可以在家好好休息。”吉姆的妻子劳伦说,这一周来,他们在家接待了一二百名中国朋友,他们喜欢中国,喜欢中国的新年。女儿朱蒂说,她喜欢所有的中国食物,以至于她来到中国后体重又增加了不少,“我喜欢吃饺子,但饺子太复杂了,我不会做。朋友们来家里玩儿时会带一些过来,解解馋。”平常,朱蒂在家里也学着做一些中国菜,“很多菜都会做,但叫不上名儿。”她尝试着用玉米粉做玉米面包,用西红柿熬粥。

  年前,朱蒂去超市购置年货,当看到超市里排着长长的队伍,她“逃”回了家,“我不喜欢太挤。”朱蒂说,相比之下,她更愿意选择呆在家里,和父母一起看DVD,“中国朋友都很好,常常一个电话,很快就出现在我家门口了。”

  本报记者 李超 实习生 孙丽朝

  【镜头三】

  新媳妇“转场”两家庭“团圆”

  时间:腊月二十九至年三十

  地点:双井、五棵松

  主人公:报社记者

  昨天是农历庚寅年的最后一天,也是北京人常讲的大年三十。老百姓有个词儿叫“忙年”,今年,我作为新婚的北京人,虽然“团圆”不必离开京城,却感到格外繁忙———要分别以媳妇和女儿的身份分赴两个家庭“合家团圆”。

  提前洗澡除一年晦气

  北京人讲究除夕或邻近除夕的时候洗澡。因为年三十儿要“赶场”,没有时间洗澡,前天晚上,我们在各自家中洗了澡。很小的时候老人就告诉我们,这个澡很关键,关系到旧年的晦气是否除尽,新的一年是否吉祥。其实,我很怀念小时候到公共澡堂洗澡的气氛,花伞般的水流,漾起氤氲的雾气。

  团圆饭讲究“肥猪拱门”

  昨天,我的“赶场”开始了。由于去年刚刚新婚,今年的春节我又多了另一重身份。过年谁家都讲究团圆,为了两家的老人高兴,经过商议,我和老公决定中午在我家吃饭,给老人拜年,下午赶去他家,晚上熬年守岁。

  上午9时,我们从家中打车赶往南城,姥姥姥爷在家等着我们。我们送的年货是天福号的酱肘子,这个也有说法,除夕吃猪肉,有肥猪拱门的吉祥之意。11时,家庭成员基本都聚齐了。大姨已是七旬老人,抱上了孙女;小姨全家特意从日本赶回来过年。我的表兄弟姐妹一年到头见不着几次,但除夕都会回家团圆,一个不差。

  姥姥、姥爷都是年近90岁的高龄老人了,晚上熬不了夜,因此今年我家的团圆饭改在了中午,吃鱼、包饺子———鱼象征着年年有余,饺子有“交子”谐音,是新旧更替的意思。

  吃完午饭后,我赶回家中处理了一下午的工作。傍晚来临时,我和老公又奔向京城的西边,和他家的老人一起吃年夜饭。我是新媳妇,还按老礼儿收了压岁钱。

  年夜饭后,大家就要一起熬年守岁了———这顿饭要慢悠悠地吃,到了晚8时要打开电视,配合着春晚的声音守候零点的到来。实际上我们年轻人对放鞭炮更感兴趣,春晚已经好几年不太看了。但习惯了留一只耳朵,听电视里传来的声音———在我心里,它是过年的声音。

相关专题:

兔年春节
[责任编辑:dayang]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