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邮箱 | 网站导航

宣传机构是先有结论再做研究

【解说】何兆武愿意把自己放在一个低位上,无论是做人还是做学问,据说他是一个80岁的时候还不能坦然面对赞美、时长脸红羞赧的人,而实际上,这棵思想的苇草的成就,我们却必须用斐然两个字来形容。1956年,何兆武来到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此后30年,他在这里完成了大量的中国思想史的中英文著作。除了参与侯外庐先生主编的《中国思想通史》、《中国近代哲学史》、《中国思想史纲》等巨著的编写外,他还出版了《中国思想发展史》中英文版等重要著作。

何兆武:那时候叫中国研究院历史研究所,挂牌子是这么挂的。但是组织关系不是这样的,他挂牌子是中国科学院,但是他的组织关系是属于中宣部。是我们的领导都是到中宣部接受命令,我们是宣传系统的。一直到文革以后才改了,改成中国社会科学院了,就不属于中国科学院了,那个时候属于中国科学院的。你挂在中宣部,你的性质就是宣传机构,不是一个研究机构。这个有一个本质的不同,研究机构结论是研究的结果。如果是宣传机构,你的结论是研究的前提。比如说,苏联是不是修正主义,你可以研究,苏联是修正主义或者苏联不是修正主义是社会主义,你研究后有结果。要是中宣部的话,下个命令,你们去批苏联修正,好我们的结论就有了,苏联是修正主义,然后就这么猛批他怎么修。就是倒过来了,都是先有结论的。他是敌人,我们就打他,他是朋友,我们就拉他。

网友评论

已有7条评论,共0人参与,点击查看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