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际新闻 > 莫斯科机场爆炸 > 正文

付小为:遏制恐袭应重新审视国家利益至上态度

2011年01月26日08:13汉网-长江日报付小为我要评论(0)
字号:T|T

  北京时间1月24日21时32分,俄罗斯莫斯科多莫杰多沃机场抵达大厅内发生自杀式炸弹爆炸。截至昨晚9时,造成35人死亡,180人受伤。

  俄当局已将事件界定为恐怖袭击,有关专家也表示恐怖分子很可能与车臣武装组织有关联。如果袭击事件确是车臣武装分子所为,那么这是继去年三月莫斯科地铁爆炸案后不到一年时间内的又一起车臣武装分子制造的恐怖袭击。

  自苏联解体车臣宣布独立开始,尽管历经两次车臣战争,车臣局势仍难控制。以车臣独立为目的的恐怖袭击从未间断过,并呈现发生地点极不确定、日益血腥的趋势。别斯兰人质惨案,莫斯科地铁爆炸,惊恐的眼神和血迹斑斑的模糊面孔尚未从记忆退却,新一轮的恐怖袭击迅速覆盖了原有的记忆。

  车臣问题存在复杂的地区性因素。自身的民族特性,历史原因所致的高加索民族与俄罗斯民族间的矛盾,不同文化间的冲突隔阂,都使得车臣问题处理困难重重。尤其是近年来恐怖主义日益剧烈,激进民族主义者企图以针对不特定多数人恐怖袭击的方式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一方面激化了对立双方的敌对情绪,另一方面加剧了问题本身的复杂性。

  作为新形势下对文明社会的公然挑衅,打击恐怖主义成为各国共同面对的问题。蓄意制造灾难,造成众多人的无辜丧命,引发局部地区的恐慌,欲以受到更广泛的关注实现特定目的。不断践踏道德底线,肆意血腥杀戮,对恐怖主义及恐怖分子都应予以谴责和挞伐,并且不能止于谴责和挞伐。

  谴责恐怖主义的根本是要遏制恐怖主义。俄罗斯的现状,使我们更深入地思考遏制恐怖主义的方式问题,尤其是以国家作为思考和解决问题的基本框架,应该坚持什么样的原则和方式。

  俄罗斯的恐怖主义,不是以颠覆政权为目的,国家面对的对手也不是另一个国家,而是一个国家之内的另一部分人,他们因为意识差异而以极端方式进行地区自主的诉求。当然,其中也有特定的非国家势力分子的渗透。这样的国家间的地区性冲突,在世界范围并不少见,例如巴尔干半岛的民族对抗,北爱尔兰地区问题,对抗中的极端分子往往演进成为恐怖分子。

  如果一味以武力方式“以暴制暴”、“先发制人”,结果则可能会让国家陷入黑夜遇袭四面挥拳的尴尬境地,问题本身反而激化甚至无解。

  虽然地区性冲突仍然存在,但从国际实践来看,建立在和平谈判基础上的协商对话已经有了广泛的收效,尤其是就国家内部的民族融合而言。魁北克地区在加拿大内部实现充分自治;北爱尔兰两党达成协议,北爱和平进程在去年获得历史性突破。走上协商对话道路的国家在历经曲折后相继实现了民族整合。超国家欧盟则通过让渡部分国家主权跨民族地实现了区域整合,极具实验性质地为区域内的长期持久和平奠定基础。协商、对话、谈判,多方介入,相互理解,达成共识应成为解决冲突,消除恐怖主义,探寻和平发展的有效途径。但一切谈判的先决条件是必然的国家权力的相对释放。

  车臣武装分子前后任领导人都曾试图寻求和谈解决未果,他们也相继在不明袭击中身亡;普京亦曾公开表达过一定前提下的和谈意愿。但和谈并未在具共识的前提下促成,恐怖袭击又一次让人刺痛。重新审视国家利益至上的强硬态度,充分考虑地区的诉求,以和平方式化解恐怖戾气,或许是俄罗斯的另一条出路。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