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际新闻 > 莫斯科机场爆炸 > 正文

方亮:莫斯科应启动对车臣“新思维”

2011年01月26日01:49上海商报方亮我要评论(0)
字号:T|T

  莫斯科应启动对车臣“新思维”

  方亮

  1月24日发生于莫斯科近郊多莫杰多沃机场的自杀式爆炸,造成了35人死亡的惨剧。俄政府在第一时间展开抢救和调查工作,截至北京时间25日20点30分,爆炸主谋仍未水落石出。尽管如此,以车臣恐怖组织为代表的北高加索分离势力成为各方普遍怀疑的对象。从近一年多俄境内所发生的多起恐怖事件来看,这种说法有着相当强的可靠性。由此,俄罗斯在车臣问题上循环往复的挣扎与纠结被再次残忍地抛到人们眼前。

  从彼得大帝翻越高加索山开始,俄罗斯民族与车臣人之间的恩怨情仇就从未得到了断。从俄国文学家在诸多作品中对车臣人的主观印象到斯大林对车臣人的野蛮迁徙,从两次残酷的车臣战争到跨越整个俄罗斯欧洲部分国土的恐怖袭击,两个民族之间的矛盾早已跨越了民族、宗教、政治、经济和地缘,在所有这些因素的大融合下变成了区隔两族人的感情和认识鸿沟。这一区隔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根本不受一时一地的政治家和政策的影响。

  从1995年发动布琼诺夫斯克人质事件的巴萨耶夫到发动2002年莫斯科人质事件的巴拉耶夫,从策划别斯兰事件及去年莫斯科地铁爆炸案的乌马罗夫到车臣议会爆炸案的加拉耶夫,车臣叛匪可谓“人才辈出”,凸显了俄中央政府针对车臣武装势力的斗争具有长期性和艰巨性。而且尽管在该问题上每年都耗费大量资财、损失兵将与装备,但这里的武装势力仍频频发动袭击,丝毫未见其势头的弱化。如今,仍时时可以听到高加索乃至中亚地区平民被招募为人弹的消息,这些都解释了恐怖袭击缘何频频发生。梅德韦杰夫上台后采取着重发展地区经济的政策,但这一政策的实施更需长期的投入与坚持。此前梅氏曾抱怨恐怖袭击破坏了车臣旅游业的发展,可见这一政策的持续绝非易事。而莫斯科的无奈所反衬出来的恰恰是车臣叛匪所采用的这种扩大化的“游击战”的理想效果。

  而且,更加让莫斯科高层感到忧心的是俄罗斯社会所存在的极端排外思潮,而车臣人则是其中的主要目标。去年年末发生于莫斯科马涅什广场的骚乱成为近年来的排外思潮的极端展现,而且其目标专门指向车臣人。历来以民族主义思维著称的俄杜马政党自由民主党党首日里诺夫斯基甚至借此发表了不利于车臣人的言论,受此刺激,车臣议会通过了决议,要求杜马开除日里诺夫斯基并禁止自由民主党的活动。从基层到高层,对车臣人的厌恶与排斥无处不在,这又成为俄高层解决这一积重难返的民族问题的瓶颈。

  积弊深重,现实严酷,莫斯科解决车臣问题绝非一朝一夕之功所能完成。

  在当下,除了政策层面,一些多年来未被人们所集中讨论的问题值得在此刻提起。比如,尽管俄罗斯人不太愿意承认,但恐怕谁也不能否认在斯大林时期“大俄罗斯主义”曾为车臣人带来巨大伤害,既然如此,俄高层是否曾有哪位领导人公开向车臣人道歉呢?

  许多人熟悉俄罗斯人的民族性格,有人说他们骄傲,有人说他们因为极端自卑反而表现出一种骄傲和傲慢。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让俄罗斯人低头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历史上没少同俄罗斯人打交道的中国人对此想必并不陌生。

  但是即使是这样,俄领导人当中依然出现了像戈尔巴乔夫和梅德韦杰夫这样愿意客观审视历史的领导人,并且他们在诸如与波兰关系方面确实迈出了可贵的步伐。这种勇气是值得俄领导人在面临车臣问题时进行借鉴的。波兰总统坠机事件发生后,俄罗斯和欧洲出现了久违的热络关系,尽管这种关系尚不稳固,但它能够出现就是因为梅德韦杰夫抓住历史时机在历史问题上展现出了一定的灵活性。

  当然,在民族主义思潮涌动的背景下,迈出这一步很可能将有损领导人的政治生涯,戈尔巴乔夫便是前车之鉴,但面对车臣问题的积重难返,这一步仍值得尝试。

  其次,还需认识到,车臣民族是一个尚未完全进入现代社会发展阶段的民族。这不仅指其经济发展状况,更是对其社会发展阶段以及与此相协调的民众素质的认识。目前,在车臣仍然保留着非常古老的“抢亲”习俗。如果一个少女被男人强行占有,那么她会终生忠于这个男人。如果这个男人死在了同俄罗斯人战斗的战场上,那么少女将义无反顾地捡起丈夫掉落的枪,继续同敌人战斗。让许多俄罗斯人闻风丧胆的“黑寡妇”就是这么来的,诸如去年4月的地铁爆炸案这样的恐怖事件也就是她们发动的。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在大学中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少女基本上都可以摆脱这种陈腐的传统。

  另一方面,由于苦难的民族历史,车臣少年往往从小接受一种扭曲的教育。在一部反映车臣战争的影片中,一位车臣教师在露天给孩子们教授车臣历史的课程。其中的内容满是车臣人残杀俄国平民并抢夺他们财产的“事迹”,教师将残杀称作“战斗”,将抢夺称作“缴获”,并告诉孩子们这些人都是英雄。在这种教育下,俄罗斯人眼中那种“车臣人全是匪徒、流氓”的印象便由此而来。

  在俄最大牌的导演米哈尔科夫拍摄并在中国热播的电影《十二怒汉》中便反映了这种对车臣人的观感。非常可贵的是,米哈尔科夫在电影中对这种观感进行了反思,勇敢的为车臣人说话,由米哈尔科夫而引起的这种反思也正是俄罗斯人在处理与车臣人关系时所必需的。如果不放下对车臣人的成见,反思历史,反思对车臣人的态度,两个民族之间这种持续了200年的矛盾很难消弭。

  总之,200年的纠葛绝非一朝之功可抚平。新近发生的恐怖事件应该可以促使克里姆林宫寻找对车臣人的“新思维”。

  (作者系北京媒体人)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