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国史近代 > 正文

地主沈定一:被刻意遗忘的中共早期党员

2011年01月25日10:04南方都市报[微博]韩三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沈定一是大名鼎鼎的中共早期党员和中国农民运动“最先发轫者”,然而现在研究中共党史,无论从官方角度的还是民间的立场,早就不提甚至是刻意回避沈定一这个毁誉参半的名字了。

地主沈定一:被刻意遗忘的中共早期党员

沈定一

>>1928年8月28日,沈定一被两个不明身份的人暗杀于浙江萧山县衙前镇家乡。到了40年后的“文革”时期,沈定一的坟墓又被当地的红卫兵用炸药炸得粉碎;而到了处处开发、经济第一的2006年,残存于萧山凤凰山上的沈定一墓地在轰隆隆的推土机下被彻底铲平毁弃。直到今天,当地的政府官员仍然把握不住是非分寸、依旧是模棱两可地对外讲:“我们真的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1925年1月,沈定一出席有20名代表参加的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同年5月,他赴广州参加国民党一届三中全会,附和戴季陶提出的所谓纯粹的三民主义,公开背叛中国共产党的宗旨,被中共中央开除党籍。但亦有一种说法是,他本人因反对陈独秀的家长作风而退党。

>>1978年7月,著名作家茅盾在接受采访时也谈到沈定一,“这个人很特别。杨之华原先就是他的儿媳。他是萧山县的大地主,但思想开明,曾主动搞减租减息,还办起第一个农民协会,在当时全国算是最早的一个。他很早就信奉共产主义,并加入了共产党。后来他写了封信,指责说,共产党搞得太滥,什么人都可以参加,连地痞流氓、拆白党也拉进来了。还说什么拐走他儿媳的,竟然也是共产党员,等等。总之,他表示不干了,当然,这里也有误解和猜测。他的这种错误态度,当时曾受到党内同志的批评。”

————————————————————————————————

2010年,《文史参考》杂志刊发了瞿秋白的女儿瞿独伊的回忆文章《瞿秋白九泉下仍遭受莫大凌辱》。文章揭露“文革”期间,瞿秋白遭受“四人帮”的迫害,一下子从无产阶级革命家变为“贪生怕死的叛徒”,他的家属以及生前好友均遭株连,不仅瞿秋白本人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的坟墓被红卫兵挖掘毁掉,甚至暴骨扬灰,就连他家乡父母的坟墓,也都统统被摧毁踏平了。文章透露,很多在盛世才的新疆监狱里都没有受过刑的人,在“文革”的时候却被整死了,其中包括她的母亲杨之华,也是在“文革”中遭受迫害、含冤致死的。

国内媒体都称瞿独伊是瞿秋白的独女,瞿秋白去世时,她只有14岁。其实,严格说来,瞿独伊是瞿秋白的继女,其母杨之华与生父沈剑龙仳离再嫁瞿秋白的时候,她年仅5岁,到14岁从报纸上得知瞿秋白被杀害的消息,她在继父身边只生活了短短的4年。据今年已届90岁的瞿独伊说,“这段充满父爱和亲情的时光,却给她留下了刻骨铭心的人生记忆。”

值得注意的是,瞿独伊生父沈剑龙的父亲沈定一(字玄庐,1883———1928),是大名鼎鼎的中国共产党的早期党员和中国农民运动的“最先发轫者”,在沈定一的身上,生前死后都笼罩着一层神秘的色彩。只不过现在研究中共党史,无论从官方角度的还是民间的立场,早就不提甚至是刻意回避沈定一这个毁誉参半的名字了。

《民国人物大辞典》中,有一段关于他的传略:沈定一在武昌起义后参加光复上海,二次革命失败后又流亡日本,1916年回国任浙江省议长,1919年与戴季陶创办《星期评论》,1920年与陈独秀等发起组建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即上海共产主义小组),成为中共早期党员,后在家乡衙前兴办农村教育,领导农民运动。1923年加入国民党任候补执委,1923年孙中山逝世后破坏国共合作,1927年“四·一二”后任浙江反省院院长,清党委员会党务委员。

可见,作为一个早期参与中共建党活动的革命者、大地主、政治家、新闻记者、教育家和国共两党的早期党员、被孙中山评介为“浙江最有天赋之人”,到今天仍未有最终的论定。

组建中国最早的农民协会

1921年8月19日,沈定一在浙江萧山龛山东蓍草庵戏台上的讲演题目中,提出“谁是你底(的)朋友”。据记载者形容,“当时听者,拥挤不堪,大多数的农人工人,听了他的话,感动到十二分,如见天日,这是因为他极力模仿那地方的土话,说出很明白的利害来,句句话都被农人工人听懂了。”

1921年9月,由沈定一和刘大白、宣中华等组建的衙前农民协会,是中国最早的农民协会。而被称为“农民运动大王”彭湃组建的广州海陆丰总农会,成立时间是在次年的6月,所以,衙前的农民运动应该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第一个农民运动,先后有十多万贫苦百姓投入到这场声势浩大的现代农民革命斗争的序幕之中。

而更早在1916年浙江省议会成立时,作为议长的沈定一曾将家里农田分送给佃户,实行“耕者有其田”,他自己也下田耕作,并要求其他地主为农户实行二五减租。对此,地方官吏则加以威逼利诱,诬指农民运动是“过激主义运动”,为此,沈定一于1921年11月9日在《民国日报》上发表《沈定一代农民问官吏》,特向地方官吏提出三条质问,并限省长八日内予以答复。可以说,当年的沈定一,说话一言九鼎,在浙江地段,是横跨党政两界的显赫人物,浙人称其为名副其实的“定一”。

1928年8月28日,沈定一被两个不明身份的人暗杀于浙江萧山县衙前镇家乡。到了40年后的“文革”时期,沈定一的坟墓又被当地的红卫兵用炸药炸得粉碎;而到了处处开发、经济第一的2006年,残存于萧山凤凰山上的沈定一墓地在轰隆隆的推土机下被彻底铲平毁弃。直到今天,当地的政府官员仍然把握不住是非分寸、依旧是模棱两可地对外讲:“我们真的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细查起来,沈定一还有着很多连个人传记都未曾记载的个人历史。他的父亲是满清的名进士,官至巡抚;自己则是满清的末科秀才,在云南广通做过知县、武定做过知州。辛亥革命后,身为知州的沈定一居然擅自剪去发辫,被上司发现后弃官逃走,第二次到日本留学。他第一次留学日本时,曾先加入蔡元培的光复会,后又加入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在早期革命活动中,从主持报纸到组建党部、领导抗租斗争、主持省议会、实行解决农民的自治计划,沈定一都是在向权威挑战。

作为地主,他不惜损害自身利益,动员工农群众起来造反,并领导了抗租运动;作为省议员,他敢于怒斥省督军;作为另立山头的西山会议派,他却呼吁不怕牺牲,赶赴广州争夺权位;作为自立实践的创办者,他的这一切新思路和新观念可以说都是惊世骇俗的,让那些旧势力们胆战心惊、惶恐不安。

[责任编辑:xu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