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新闻 > 社会新闻 > 368万天价过路费 > 正文

天价过路费案嫌犯时军锋:我和哥哥不是主犯

2011年01月24日08:48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微博]王曦煜我要评论(0)
字号:T|T

继赵作海之后,河南又出了位名人时建锋。

这位小学文化的河南农民,去年12月,因为被指控用假车牌让自己的两辆货车偷逃过路费368万多元,被河南平顶山市中院以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并处罚金200万元。

判决一出,一片哗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一个戏剧性的开始。接下来是峰回路转的情节:今年1月,时建锋在接受央视采访时突然翻供称替弟弟顶罪;14日,平顶山市中院决定再审此案;15日,其弟时军锋投案自首;16日,河南省高院强势介入,负责此案的平顶山中院主管副院长任建军等4人被问责。19日,河南省高院院长张立勇承认,此案中存在“司法不公现象”。

至此,这出年末大戏的主角悉数登场。时建锋说自己再翻供也翻不出河南;时军锋说自己花90万行贿捞大哥未果,希望他被判缓刑;收费站副站长李占峰说自己没收过每月5000元钱……新华社曾直指此案扑朔迷离,疑点重重。

让很多人开始关注此案的焦点,是368万的天价罚单和时建锋说的只赚了20万的剧烈反差。公众由此质疑,难道正常运输交费,会巨额亏损?虽然此后中原高速平顶山分公司一再解释,罚单如此之高是因为超载和次数的累加,并且强调电脑计算,不会出错。然而有网友按照中原高速的计费标准,算出在不超载的情况下,时建锋的两辆车总计过路费也高达50万元,就是说他还是要亏损30万。

超载还是不超载,这似乎已经不是个问题,因为答案是一样的。

时氏兄弟只是目前货运市场中的缩影。哥哥是个为人老实的光棍,弟弟是个走南闯北的能人。时建锋20年只攒下了2万元;时军锋为了货车生意每年要交120万的保护费。两兄弟折腾了这么多年,哥哥入狱被判了无期,弟弟挣的钱全部用来打点关系,两人的结局居然都是一无所有,还面临牢狱之灾和天价罚单。

两人目前的困局虽然大部分还是因为走偏门咎由自取,但是这其中也多少折射出目前国内高昂的过路费下,货运业的生存困境。而时建锋在诸多证据存在疑点的情况下居然就被法院一槌子判了个无期,司法的草率和混乱其实比天价的过路费更让人不安。

河南当地业内人士称,引发“天价过路费”的郑尧高速总投资额为83亿元,投资建设者为中原高速,其资产构成中有5条高速公路和两座黄河大桥。据称,很多高速都是多家出资,“这些公司投资肯定是要回报的,高速公路自然就成了摇钱树。”

实际上,媒体调查显示,在河南,过路费要占货车交通成本的40%,高速超载因此已是行业潜规则,多数货车会改装,一般超载5倍,部分货车甚至在造车时就有超载预算。有意思的是,在河南走收费高速,无论货车超载到什么程度都能上去,只是需要在出口处交纳大笔过路费。此举被质疑是放任超载、借机敛财。

国内各种收费道路的收费之多之乱已是有目共睹。世界各国收费公路总长约14万公里,其中10万公里在中国,占总公里数的70%。而在车辆通行费所占人均GDP的比例中,中国以超过2%的水平高居首位。

国家审计署在2008年公布的报告曾指出,12省(市)的35条经营性公路,收费期限过长,获取的通行费收入高出投资成本至10倍以上。在国内,高速收费期限超100年的并不少见,高的长达756年。

对于此案,人民日报评论称,公路收费应让老百姓“可承受”。而日前国家发改委经贸司副司长耿书海指出,高速公路收费标准过高,应大幅降低。

天价高速,路在何方?对于像时建锋这样的货车主来说,曾经,路在脚下,只是,要靠假军牌来混过惊人的买路钱;而今,他们已几近无路可走,“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但是不是所有的错都该由他们来承担?

作者:王曦煜

时家兄弟逃费大盗还是提线木偶

本版撰述:本报记者 李玲玲

“河南农民用假军牌,在8个月内疯狂偷逃360多万元的过路费,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这一发生在河南平顶山市的“天价过路费案”披露后,引发了一连串离奇的故事。先是主犯翻供,称是替弟弟顶包,接着弟弟自首,称背后有“贵人”相助,并签有保护合同,紧接着主审法官等四人被问责,法院启动再审,检察机关撤诉。就在如此高度关注下,弟弟所说为其办出军牌的神秘人物也依然处于“神秘”之中。

随着事件持续发酵,越来越多的谜团让人费解,时家兄弟也荣幸地在2011年的第一个月份,成为网络红人。

哥哥时建锋:老实人咬出亲弟弟

时建锋最早出现在聚光灯下是以“河南一农民时某”的身份,1月11日,河南当地媒体《大河报》以“偷逃过路费8个月换来无期徒刑”为主标题做了一个整版规模的调查报道,文中称禹州农民时某用假军牌累计逃费368万。记者信息来源于判决该案的河南平顶山中级人民法院,法院方表示,对于此案,他们非常谨慎,证据确凿。

这篇报道引发强烈社会关注,大家最初质疑的是368万这个数字,“天价过路费案”随之诞生。一个什么背景的农民能有如此本事?1月13日,多家记者进入鲁山县看守所,见到该案主犯,此刻,时某具体所指揭晓——43岁的时建锋。

就在时建锋露面的当天,该案也有了戏剧性发展,此前被称对罪行毫无异议的时建锋突然开口说,他是替弟弟顶包的。也是在这一天,有记者赶往禹州市无梁镇祁王村,了解到时建锋是全村公认的老实人,大好人。

“43岁,家境贫困,全村唯一的老光棍,小学文化,为人实诚,谁家有活叫一声就到。”这是村民那里对于时建锋的基本评价,家人则说他“老实巴交,性格懦弱,从小就担心这个儿子将来在社会上会被骗。”

时建锋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据介绍,时家共有3个儿子,时建锋是老二,小学毕业后就在家里干农活。几年前,三弟时军锋买车跑运输并开了个沙场,他帮忙去给看场子。

关于其为人老实的故事,村民举了很多例子,村民时强说,“有一次三伏天,我家的麦子来不及收割,我跟他说了一下,他连自己家中的麦子都放下了来帮我。后来我家麦子割完了,他家的麦子好像还淋了一场雨,糟蹋了。”还有村民给其介绍媳妇,时建锋的回答是“我这么穷,人家过来不是跟着我受苦吗?”

就连他至今生活穷困,村民说也是性格使然。因为老实,他从小跟在父母身边帮忙,1985年前后,父亲承包了砖厂,他就在砖厂打杂。由于父亲不识字,经常算错账,所以经营了3年以赔钱告终,时建锋自然也没工钱好拿。

后来,时建锋凭力气到山上用炸药采石头,很危险但能赚钱,但一次差点被石头砸死,这个买卖也就不敢干了。时建锋也开始想做点副业来养家,他用采石赚的钱开了一家小作坊,用鸡蛋孵小鸡卖,母亲说,“利润微薄,儿子又大方赊账”,最终万把块钱全砸了。随后,时建锋前往三门峡市当装卸工,拉煤和货物。

和他一起长大的时留申说,20多年来,时建锋所挣的钱几乎全部都用来补贴家了。去年,他曾私下问时建锋手头攒了多少钱,时建锋说,有2万元左右,所以他盖不起房子,也娶不起媳妇。

这么一个老实人又是怎么成为这个案子的主犯呢?

与时建锋关系较好的村民时文举说,2008年年初,时建锋找他借钱买车,在他的仔细盘问下,时建锋才说他弟弟时军锋想让他帮忙跟车送货,托他出面借钱。

一切似乎有了眉目,也有了可以说得通的解释,“犯事了,哥哥是个光棍,人又老实,去帮弟弟顶罪并不出乎意料,只是没想到会被判无期,所以才有了‘咬出亲弟弟’一幕。”

弟弟时军锋:我和哥哥都不是主犯

时军锋在时家排行老三,比时建锋小四岁,与二哥相比,时军锋称得上是一个“能人”。会开车,干过贸易,在浙江和上海跑过运输。

在村民眼中,时军锋的名声并不怎么好,甚至称其是个不讲信用的无赖。但在年过七旬的老母亲那里,手心手背都是肉,这个小儿子的经历也很坎坷,从10来岁就开始天南地北地跑,在外地遇上老乡就结婚了,都已是两个女儿的爹后又离婚了,至今还扔了一个四岁的女孩给她养。

被哥哥“咬出”之后的第三天,1月15日深夜10时,时军锋在大批记者的陪同下,前往派出所自首,在规模堪称集体访问的话筒前,时军锋称,他与哥哥都不是主犯,他与特别人士签有保护合同,曾有人向他承诺,哥哥很快就会被放出来。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花了90多万,一年多时间都未能将哥哥“捞”出来,倍感窝囊的他决定自首以还哥哥清白。

到此时,人们发现这起逃费案简直比电视剧还跌宕出奇,“顶包”、“内鬼”、“贿赂”,剧情转折之快让人目瞪口呆。

据介绍,时军锋是在2006年左右回到河南老家,贷款30余万元购买两台前四轮后八轮的货车,挂民用牌照跑运输。由于利润微薄,一趟只能赚三四百元,其间又出了两次翻车事故,车辆维修花费数万元,时军锋在家乡的初次试水以亏本十几万元收场。

2007年左右,时军锋有了“贵人”相助,他经人介绍认识了自称武警干部的“李金良”,并经“李金良”介绍认识自称武警某支队副参谋长“张某田”,从此开始军牌生意。在村里开了“时风沙场”,运沙至禹州,并邀请二哥时建锋帮忙,前期买车时,也是让二哥出面借了些钱,并还借了村民的身份证。

时军锋说,他与“李金良”签有保护合同,在其自首前,这份合同也通过媒体曝光,合同中称,时军锋每年共需要支付120万左右的保护费,可以在指定区域内的高速公路上免费畅行。

姑且不论真假,有军牌这个“护身符”,时家兄弟的运沙生意通畅了许多。根据沙场提供的相关各项收支状况,在时家挂军牌运营期间,购一车沙成本为600元左右,可售2100元左右,油耗为500元左右,每趟毛利为千元,一天走高速公路可运3趟,扣除司机工资和轮胎损耗300元左右,一天利润为5700元左右,一个月为18万元左右,再扣除其他沙场租金、人员工资,运营8个月可获利百万元以上。

时家的光景自此好了许多,时军锋成为村里的“暴发户”,他先是买了一台现代轿车,后换成本田雅阁,继而又换成价值47万余元的丰田霸道,只是他一直未能出个七八万给二哥盖套房子。

好景不长,2009年12月18日,时建锋因涉嫌诈骗罪被刑事拘留。作为实际涉案人的时军锋安慰二哥,事情很快就能搞定。时军锋没有聘请律师,他听信的是“贵人”指点,据其自己称,他前后花了至少90万元。

时家人说,时建锋被抓的这一年里,时军锋又贷款买了两辆车运沙,挣来的钱全部用来打点关系,后来因为合伙人的撤股,运沙干不下去了,时军锋一无所有,负债累累,就到郑州躲债去了,直到1月15日,从郑州赶回老家自首。

相关专题:

368万天价过路费案
订阅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sean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