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368万天价过路费案翻案:从无期到撤诉

2011年01月21日09:22广东出版集团黄昌成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一对普通农村兄弟,因在8个月内疯狂偷逃360多万过路费,哥哥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这一发生在河南平顶山市的离奇案件披露后,引发了一连串更为离奇的故事:哥哥翻供,弟弟自首,主审法官被撤职

本报记者 黄昌成 发自河南

一对普通农村兄弟,因在8个月内疯狂偷逃360多万过路费,哥哥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这一发生在河南平顶山市的离奇案件披露后,引发了一连串更为离奇的故事:哥哥翻供,弟弟自首,主审法官被撤职……随着事件持续发酵,越来越多的谜团进入民众视野。

1月17日,平顶山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决定对此案撤回起诉,交由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就在前一天晚上,为了还因为利用假军牌偷逃天价过路费而被判无期徒刑的哥哥的“清白”,时军锋几经挣扎之后,前往禹州市无梁镇派出所自首,并声称偷逃过路费是自己所为,时建锋只是帮他看管车辆。

几个小时之后,负责侦查该案的平顶山市警方赶来,将其连夜押往该辖区看守所。在临上车的那一刻,他如释重负,觉得自己做了该做的事。“接下来我会坦然面对法律的判决。”他说。

1月17日凌晨,押着时军锋的警车在无梁镇坑坑洼洼的路面上颠簸起伏。在夜幕的笼罩下,将货物装得老高的大卡车停靠在国道边上,排成了一条长达两公里的车龙,司机们在寒风中抽烟,默默地等待着各自的引路人,凭借着他们的关系和说辞,司机们得以用100元的代价穿过本来应该会重罚他们的治理车辆超限超载检测站(以下简称“限超站”)。

警车继续前行,穿越无梁镇之后,便到了同属许昌的长葛市坡湖镇,穿过长葛西收费站之后,就可以在长达100多公里的郑尧高速(原名为“郑石高速”)公路上畅通无阻,直达平顶山市。

已经失去自由的时军锋对这段路程并不陌生。就在一个月前,他的二哥时建锋被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罪状是雇佣他人假冒军车,从平顶山市鲁山县下汤镇向许昌运送沙石,仅在长葛西收费站,他的车辆就通行了1172次,逃费343.37万元。

回想起往事,时军锋仍有一丝不甘。在二哥被抓后,他卖了自己的车,还借了高利贷托人找关系“捞人”,可结果令他失望。

“我和二哥都很窝囊,花了100多万事情还没有搞定。”他懊恼地说。

老实兄弟受高人指点

时军锋知道,二哥时建锋早就被羁押在平顶山市的鲁山看守所里,而今后,作为弟弟的他也难逃厄运。他本是村子里的老实人,自从大哥时银锋娶媳妇分家后,他就和二哥时建锋一起照看已经70岁的老母亲。

自从兄弟俩出事后,时母便拖着蹒跚的双腿,与一拨又一拨的记者一起,在兄弟俩的院子之间来回奔走,心怀希望地对每一个记者说:“希望你可以帮帮他们。”

据祁王村村长时栓柱介绍,时家兄弟的父亲在上世纪80年代开过一个砖厂,但砖厂后来做亏本了,欠下了几万元债务,时建锋兄弟靠在外打工赚钱,逐渐偿还了这笔债务。

在老二时建锋的那个破落的院子里,最多的时候曾住了8个人。后来,老三时军锋一家三口和老母亲搬进了新买的房子,添置了木质沙发、饮水机和电视机。老三的生活似乎越来越美好了。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在时家三兄弟当中,老三时军锋显然最为能干。早在10年前,他就已经学会开车,还曾帮一位乔姓老板跑过运输。

与此同时,他的二哥时建锋也一直致力于摆脱困顿生活,他念完小学就出来赚钱,并扬言赚不到钱就不成家。

他做过苦力,卖过鸡苗,据时母讲述,时建锋还挖过煤矿。“有一次塌方,泥土都埋到他胸口了。”时母希望儿子能够像贴在自家院门的对联一样“创伟业财达三江”,可现实没有如其所愿。

在平顶山鲁山县地界的郑尧高速下汤收费站下,有一条沙河能产大量河沙。从2008年年初开始,时建锋与时军锋兄弟就开始在此处采沙,然后运往许昌等地。

村子里对一向颇为拮据的兄弟俩为何能筹到巨款买车而百思不得其解,并揣测出各种不同的版本。

“他的车是分期付款买的,首付是30多万元,”时栓柱说,“为了凑钱,他托人从无梁镇信用社贷了30万元,自己再垫了一点。”

同时祁王村村民时文举说,当初时家兄弟买车时,老三时军锋的信誉不好,贷不到钱,是老二帮忙去借的,其中不少借的是高利贷,但“上面的门道则是老三去搞掂的”。

但在偷逃天价过路费东窗事发后,时建锋却在供述中说,他是在许昌市建设银行西湖支行贷的款,由于自己的身份证贷不出来,用的是自己的堂弟时留申和另一朋友的名义贷的款。

“当时我也没有问他为什么不用自己的户口买。”时留申说,他亦不解时建锋为何贸然做出如此大的一项投资,“可能是经过了高人指点”。时留申还表示,他知道时建锋并非一个人搞运输,其弟时军锋也有参与。

两辆斯太尔重型载货汽车到手之后,时家兄弟二人在祁王村旁租了个沙场,将从平顶山鲁山县运回来的沙屯积其中,再分头向外兜售。

从沙河到无梁镇时家兄弟租赁的沙场,可供选择的交通线路有两条:一是走国道311,进入许昌市境内后再改走省道103,全程约250公里;另一个选择是从下汤收费站上郑尧高速,行驶110公里后从长葛西转入无梁镇。

如果是经验丰富的司机驾驶时家兄弟的货车,一般会选择国道而不是高速。因为自从2009年开始,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就已经将全省158个二级公路收费站全部按时停止收费,走此路虽然费时,但可以省下一笔过路费。

张明(化名)曾给时建锋当过司机,起初大多是走311国道将河沙从下汤运往许昌、郑州等地。“一车沙本钱大概700元,卖到外面大约1500元,除去路费和人工,一车沙大概能赚300元,是微利。”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他们也尝试过走其他的路,但实在太慢了。后八轮的斯太尔货车核定载重为25吨,但如其他运输车一样,为了能多赚钱,它的载沙量通常要达到70吨。

在祁王村,搞运输被看成是一场赌博。“成本太大,搞不好就砸了。”时栓柱说。他的村庄共1000多人,有近一成的村民替人开大货车为生。

据祁王村支书时永军透露,时家经济条件原本为全村倒数,但自从拿到军牌跑运输后,老三时军锋先是买了一台现代轿车,后换成本田雅阁,继而又换成价值47万余元的丰田霸道。

“他们兄弟二人是有分工的,时建锋负责管车,成天下苦力干活。”时文举回忆说,“本钱是他出的,司机是他找的,赚到了钱全部交给他弟弟时军锋。他弟弟连一分钱的工资都不发给他,他全是白干。”

以假军牌疯狂逃费

早在出事前,时军锋还曾有过两辆后八轮的货车,挂民用牌照跑运输,后来因为出了两次翻车事故,最后折价卖掉车,亏本十几万元。

为了能多跑几趟,早日还清购车贷款,时家兄弟看上了通车不久的郑尧高速。但据河南省发改委与河南省交通厅的批复,郑尧高速公路载货类汽车计重收费标准的基本费率为0.11元/吨公里,超载超过30%以上部分,暂按基本费率3倍递增至5倍收费,超过100%以上的重量部分按基本费率5倍计算通行费。

如果核载25吨的普通车辆载了79吨的货物上了该高速,其必须支付的过路费可想而知。于是,时家兄弟策划了一个免交过路费的妙计:把车改成假军车。

曾担任下汤收费站副站长的李占峰说,2008年5月的一天,一个自称是许昌市武警支队名叫李金良的人来到下汤收费站,说是许昌地区他所在的部队正在搞土建工程,需要有两辆军车在下汤收费站经过并且免通行费。

“他当时身着军装,肩上一杠三星。”李占峰说。据其讲述,在协调此事期间,他和站长王欢曾与李金良吃过饭,但否认曾经有过私下交易。

“当时已经中午了,李金良说要顺便吃个饭。我们在下汤街上找了个小店。当时在场的有我、李金良、王欢。”李占峰回忆说,“他们那边来了3个人,一个是李金良,另外一个也穿着军装,第三个不认识。”

后来,李占峰在媒体前指认第三个吃饭的人模样酷似时军锋。“当时李金良说,这是我司机。”

“因为涉及到军队,我们没有条件确认李金良身份的真伪,再加上他给我的手续齐全,三证一单完善,我们就将两辆军绿色斯太尔后八轮自卸车按照高速公路管理相关规定列为免收通行费车辆。”李占峰说。

此后,两块已经申请了免收通行费的军牌“WJ19-30055”、“WJ19-30056”挂在了时家兄弟的两辆大货车上。据中原高速平顶山分公司的统计显示,从2008年5月4日至2009年1月1日止,两车行车路线主要是载货从下汤收费站上高速,到长葛西收费站下高速。

在8个月间,两车在长葛西收费站通行1172次,逃费343.37万元;在下汤收费站通行1179次,逃费23.14万元。

作为时建锋兄弟最早聘请的司机,张明也曾因为雇主用假军牌逃高速过路费的行为担心过。但时军锋向他保证,他这个仿真的军牌不会被查处。

跑了两次之后张明发现,郑尧高速上的收费站果然没有对其进行阻拦。有了军牌之后,时家兄弟的车在高速公路上开始狂奔,每辆车一天大约可以往返3趟。为了防止被高速公路管理人员盯上,时家兄弟每个月都会更换一次司机。3个星期后,张明便被他人所替换。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 ·
  • ·
  • ·
  • ·
  • ·
  • ·
  • ·
  • ·
本文来自 腾讯网 迷你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