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复旦认定朱学勤论文剽窃不成立:有缺点非剽窃

2011年01月14日05:02京华时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推迟近两个月后,12日晚,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委员会,公布了对上海大学教授、知名学者朱学勤博士论文《道德理想国的覆灭——从卢梭到罗伯斯庇尔》涉嫌抄袭的调查结论,认为朱文中涉嫌抄袭而被举报的部分内容,在学术规范方面存在一些问题,但“对其剽窃抄袭的指控不能成立”。

有不规范和错误之处

调查结论认定,朱学勤博士论文《道德理想国的覆灭——从卢梭到罗伯斯庇尔》的相关章节,的确存在一些注释不规范(如漏注、误注、将间接引文注为直接引文等)之处,还存在外文翻译上的一些错误或不确切之处。但作者在序中已对国内外相关的学术史作了概述,对前人的贡献与已有论著基本都已说明。对部分转引自《罗伯斯庇尔传》中的史料注为直接引文一事,该书作者著名史学家陈崇武教授作为论文答辩委员会成员,在评审过程中并未提出异议,且同意对文章做出好评。北京大学历史教授高毅证明,朱学勤在博士论文出版前,曾就引用他的博士论文通电话征得他的同意。文章引用高毅论著部分有9处注释,书后开列的中西参考文献中这些论著已列出,并在序中致谢。高毅认为,关于朱学勤抄袭其博士论文及科研成果的说法“完全是罔顾事实,根本不能成立”。

综合以上情况,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委员会认为,尽管朱学勤论文中涉嫌抄袭而被举报的部分在学术规范方面存在一些问题,但对其剽窃抄袭的指控不能成立。

匿名举报者并未现身

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委员会成员葛剑雄教授代表委员会解释说,学术规范委员会对于匿名举报的学术规范案件通常并不受理。作为复旦校友的朱学勤被指涉嫌抄袭事件因经网络和众多媒体公布,内容具体清晰,且朱学勤本人提出了书面要求,因此他们予以调查。在此过程中,曾在网上发表6篇文章指认朱学勤论文存在学术不规范问题的网友Isaiah并未现身。

葛剑雄说,学术规范委员会的调查,仅针对举报涉及的内容部分。由于本案中并无举报人,调查意见已先送达朱学勤并征求其意见。由于朱学勤不是该校员工,调查结论又否定了剽窃嫌疑,因此也不涉及处理建议。复旦大学校方表示,尊重校学术规范委员会独立调查的权力。“虽然论文写作于10多年前,有些失注、译文不确切处可以理解,但对于学术论文的严谨性要求,无论何时都应该一样。”

葛剑雄还说,学术缺点就是缺点,不能够随便扣上抄袭、剽窃的帽子,更不能还没有做出结论,大家就在网上口诛笔伐。“嫌疑不等于事实,没有证据以前不要下结论。否则,也会助长某些人采取不正当的手段,或者是轻率论定某事的不良风气。”

>>事件回放

朱学勤博士论文涉嫌抄袭

朱学勤是复旦大学史学博士、哈佛大学访问学者,现在上海大学历史系担任教授。

2010年7月8日,有网友发帖指出,学者朱学勤2003年再版博士论文有抄袭、剽窃。7月11日,某媒体率先刊登报道《朱学勤博士论文被指涉嫌抄袭》,报道引述网友的6篇文章,认为朱学勤的论文存在学术不规范现象。

7月13日,朱学勤致函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委员会(因为此文系朱学勤在复旦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完成并获得通过),要求“启动调查机制,辨明是非,还我清白”,获得受理。

调查启动一个月后,朱学勤向复旦学术规范委员会提交了一份9000字的陈词,对匿名网帖指出涉嫌抄袭、不规范的地方分门别类作辩解性陈述,并提供相关知情人。

>>对话朱学勤

学者为什么不能“开胸验肺”

昨天,调查结论全文在复旦大学官网公布后,朱学勤接受了记者专访。

记者:您什么时候得到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委员会回复的这个结果?

朱学勤:3天前,通过特快邮递把盖公章的结论送达到我这里,送达后我表示接受。

记者:拿到这个结果什么样的感觉?

朱学勤:感谢复旦还我清白。

记者:半年多时间,感觉您都比较低调?

朱学勤:对,我低调的一个原因是要尊重复旦的调查,尽量给调查提供一个独立的环境。我想是非总有澄清的时候,静心等待权威的调查机构的独立调查结论吧。

记者:为什么您会想到用这方式,而不是在网上争执甚至吵架。

朱学勤:两个原因。第一,中国的学术生活中一旦发生这样的争议,接下来就是口水战,吵不出个是非来,真正应该有所作为的学术机构反而袖手旁观,这样对学术发展不利。所以我想以身试法,从我开始换一种做法,一旦发生争论不要打口水战,启动正常的学术权威机构的调查,由学术机构的调查来说明是非。

第二,此前有一个民工为证明身体受到了污染开胸验肺,学者如果有底气自信没有抄袭剽窃,为什么不能“开胸验肺”呢?

我是学术委员会的委员,在长达半年时间里,学术委员会的种种活动我都是回避的。

记者:通报中称,这篇论文存在一些注释不规范,或者翻译不确切的地方。

朱学勤:我觉得这些都是很公正的,这体现出一个独立的严肃的调查机构的风范,我20年前写的博士论文今天来看肯定存在这样那样的不足,我在准备给出版社第三版再版时,也发现了这些错误,我在做勘误表,一一把它订正过来,我给复旦的陈述词里提到了我发现的这些问题。20年前的论文20年后看,我觉得应该严格要求有所修订。

记者:复旦大学官方声明说不会干涉独立调查,您对这个态度怎么看?

朱学勤:校方这个态度我非常赞赏,这才是大学应该有的态度,不干预不干涉学术独立,我希望不仅是复旦这样,其他大学校一级行政机构也都应该是这样的态度,行政权力不干预学术生活,让学生回归学术,这是很好的风范,我个人受到困扰,相比为学术史开一个典范来说,反而不是很重要了。

[责任编辑:nemol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