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国民幸福指数成新追求

2011年01月06日10:59新周刊潘滨我要评论(0)
字号:T|T

你会在乎谁在看

上个世纪最后一年,出于对台湾社会泛政治化过度的忧虑,龙应台回到台北,为台大法学院的学生做了一次演讲,在演说的最后,她讲了一个故事。一个从以色列回来的朋友,给她带回中东手信,是一朵沙漠玫瑰,事实上,沙漠里是没有玫瑰的,那只是一蓬干草,干巴巴,看起来已经死掉的枯草。这样一把很难看的枯草背后是有文章的,朋友告诉龙应台,沙漠玫瑰其实是一种地衣,你把它整个泡在水里,八天之后它会完全复活。

龙应台拿着那团干草,去厨房找了一只大玻璃碗盛着,里面注满清水。从此之后几天,她和自己的两个儿子,每天都去探望沙漠玫瑰的死活,前两天没有什么动静,三天过去,团在一起的干草已经张开,显现出玫瑰的形状。持续加水,直到第八天,沙漠玫瑰完整、丰润饱满地复活了。对他们三人来说,这是一件无比快乐的事情,以至于齐声尖叫起来。当时他们的邻居也在,看到碗里那把杂草,十分疑惑地问,你们在干什么?

龙应台以此告诉青年人要重视对历史的探究,“对于任何东西、现象、问题、人、事件,如果不认识它的过去,你如何理解它的现在到底代表什么意义?”

这个道理放在日常生活中同样有效。活着是一段过程,或是一段区间,而不是哪个时间点。对于邻居来说,母子三人对着厨房里一只大碗中的杂草欢呼,是一个奇怪的事情。那只是一把很难看的、气味潮湿的低等植物,而龙应台母子看到的却是尽情开放的沙漠玫瑰,“是现象和现象背后一点一滴的线索,辗转曲折、千丝万缕的来历”。

很多时候,我们过于在乎外人对自己生活的评价,其实他们根本不清楚你生活的原始点和参照物是什幺?幸福感是主观感受,你觉得自己很幸福就行,不要看GDP,不要看个人收入,不要看生活状态,不要看有没有车房,只要看自我报告的幸福感。

自我报告的幸福感,在学术上被称为主观幸福感,经济学家卡里曼就是因为总结了对幸福的四种定义,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主观幸福感是他的第一个定义。有心理学研究指出,中国人的主观幸福感得分偏低,男性主观幸福感比女性高一些,大学生比成年人要低一些。人们还发现,主观幸福感还与评价体系相关,特别是家人朋友的评价。如果你认为自己幸福,就得家人朋友也这么认为。

另外,从人格特质上说,人有快乐的人,也有不快乐的人,得允许不快乐的人有不快乐的自由,不能觉得“快乐人生”是一种时代风尚,就强加于人,去迫使身边的人“要快乐,要幸福,要高兴,要笑”,那就演变成为一种新的负担——快乐主义,结果成了“我相信快乐”、“我要快乐”,而不是“我可以快乐”。

乐自由我

我有一个同学在一家报纸做首席评论员,有另外一个同学在国家级电台做编辑,因着这层关系,“首席评论员”经常被国家电台的同学叫去做特约评论员。在点评时事的时候,“首席评论员”喜欢用这么一些词,诸如公民、民众、纳税人之类,电台同学的领导经常质疑,为什么如此刻意,就不能用“人民群众”、“老百姓”来代替呢?

这个简单的称呼之外,包含着意味深长的用意,公民、民众、纳税人指的都是有独立自由意识的现代人,而群众、老百姓,更多意义上,代表着相对盲从的大多数。刻意高频度使用具有“现代人格”的词汇,是在提醒大家,要有思想,加强明辨是非的判断力。

我们听惯了威权价值观和种种时髦论调,在这样的社会性格里,实现思想独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一个人的观念是他人有计划地直接或间接配给的,那么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自己的呢?如果他的观念活动是受人有形或无形地控制,那么他和一架只会呼吸并消化食物的机器有什么两样?

正如塔尔教授说的那样,“幸福应该是快乐与意义的结合,一个幸福的人,必须有一个明确的、可以带来快乐和意义的目标”。但是如果这个意义和目标是权威配发的,不是自我教育生发出来的,就很难得到真正意义上的快乐幸福。所以,乐自由我,只有在独立意识下做出的自由选择,才是得到幸福的前提之一。

所以没有必要为宏大叙事去准备牺牲些什么,活在忧愁当中;更没有必要去做一个“活在一堆Logo里的人”,为炫耀而消费,被资本所控制,成为消费机器上一只永难满足的漏底袋。当然也没必要为金钱和权力去放弃一些生命中更为重要的东西,那些为了赌资卖掉孩子的母亲和为了职位而杀掉情妇的官员,都是中了金钱或权力的毒。

“重估一切价值”是尼采最后一本书的名字(写完这本书之后他就疯了),放在经受了各种洗礼的中国社会尤其适合。只有重估一切价值,才能实现思想独立,慎思明辨,回到建设个体生活的正确逻辑上。

胡适在解释“重估一切价值”时举例:从前的人说妇女的脚越小越美,现在我们不但不认为小脚为“美”,简直说这是“惨无人道”了。十年前,人家和店家都用鸦片烟敬客,现在鸦片烟变成犯禁品了。二十年前,康有为是洪水猛兽一般的维新党,现在康有为变成老古董了。康有为并不曾变换,估价的人变了。故他的价值也跟着变了……

就不需要举现在的例子了吧。试着放掉现在成熟或半成品的制式话语,给思想来一次大扫除吧,让思维自由活动,试着去“重新估定一切价值”,在满足尊严感的基础上,逐渐养成慎思明辨的习惯和自我判断的能力,强化个人的特殊品质,以自己的能量实现自我价值。

从明天起,做一个快乐或不快乐的人,随你。

自由比快乐更重要

快乐是铜牌,分享是银牌,自由是金牌。什么能夺去我们的自由?可能是恐惧、伤害、禁锢、愚弄,也可能是疾病、挫折、贫穷和盲从。

文/山鸡哥

快乐没什么了不起的。再乐也很快就没了。

一条有趣的段子引发的快乐,与一笔意外之财、一项众人艳羡的荣誉、一档网游玩通关引发的快乐相比,没有本质的不同。你的脑垂体和肾上腺得到了良性刺激,而已。某些人甚至是笑匠和寻欢达人,苦中也能作乐。

快乐是铜牌,分享是银牌,自由是金牌。只有自由才堪称了不起。唯自由了,你才能自觉去发现和实践生活的意义。这意义不是他人和社会赋予的,而是你给予自己的期许和礼物。唯有如此,你才不会觉得自己光顾着傻乐了,而是无憾此生走一遭。

自由,比快乐更重要。

生活中充满了对快乐的算计

经过了很多很多很多年,中国人的问候才从“你吃了吗”部分改成“你快乐吗”。结婚贺卡上有人写“你们一定要幸福”,换成啤酒广告就变成了“不准不开心”。

对快乐的需求既如此无度,传媒和商业都展开了快乐营销。快乐意味着收视率、收听率和传播度。在“欢乐中国”和“幸福中国”的卫视频道定位出来之前,快乐已是各家电台和电视台必不可少的娱乐节目名称。“我要快乐”、“你比从前快乐”、“快乐老家”、“快乐颂”……没人不会吟唱几首主打快乐的歌曲。

为什么唱K、逛迪斯尼流行?因为快乐;为什么快餐开遍中国,因为它们号称能提供快乐。为什么模特作家歌手天才越来越低龄化,因为如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呀,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

圣诞、元旦及所有节日的数十亿条祝福短信,核心意思都是:祝你快乐!远方的、久未联系的朋友们,不太关心彼此的喜怒哀乐、生老病、前途与八卦、工作与琐事,只要对方快乐就好。仿佛快乐是生活宪法第一条,快乐就是人生的意义和硕果,快乐就是幸福生活本身。

其实不然。

人生若只有快乐一味,也寡淡得很

只有喜剧而没有悲剧和正剧的舞台,不给力。只有恶搞和冷笑话而没有说理和分析的网络,也乏味。只有欢笑而没有磨难痛苦焦虑和无聊的人生,不真实。

“祝福文化”和“快乐文化”已成社会共识,亦有庸俗化危险。为了显得快乐,大家要掩饰、压抑;为了享受快乐,大家要努力遗忘一切的不快。但,有这个必要吗?

11年前,新裤子乐队有过好的态度:“我愿意,我愿意,享受痛苦的每一天”。这些年,亦有更多人表达出此类心声:“我珍惜我的秘密,也珍惜我的痛苦”、“到如今我很怀念以前的痛苦,让我更会珍惜现在的拥有”、“让苦难成为美好的记忆”。快乐的滋味不错,但人生本就是七情六欲五味杂陈,若只有快乐一味,也寡淡得很。

为了追求快乐,有人没心没肺或假装没心没肺。因为大家只要快乐,于是痛苦不能呻吟,苦难不被聆听,会破坏欢乐气氛的话再也说不出口。如此,还不如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把自己的委屈、懦弱、失望、失败感和煎熬全部哭出来,哪怕大出洋相。

过于强调快乐,只会把人生肤浅化。除非,你的快乐脱胎于自由。

什么能夺去我们的自由?

自由,指向的是自我认知和自我实现的程度。它既不意味着为所欲为的权力在握,也不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这么简单。“我要快乐”,这是对自我需求的自我认知;“我可以快乐”,这是对自我实现能力的自我认知。

什么能夺去我们的自由?它们可能是恐惧、伤害、禁锢、愚弄,也可能是疾病、挫折、贫穷和盲从。

有一条微博,2010年11月10日02:08发出,至12月24日17:11转发了212987次:“大家注意了,这是一个万年树神,传说只要是看见这棵树神转发到自己的围脖,年年平安,日日顺利,看见不转的。会很倒霉”——就是这样一句连标点符号都用错的意淫之语,配上类似女人体的老树照片,融祝福、恐吓、预言、奇幻、审美、巫术和心理学于一体,竟成了数亿条微博中转发率最高的一条。

大家都信吗?不,大家持的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但并不把其中的恐吓当假,反正人转我也转。而此种“伪信”态度和从众心理,也是夺去我们自由的原因之一。

得到自由,比得到快乐难得多。心智自由了,才有自觉去发现和实践生活的意义的可能。这是属于你的意义,如同你亲自掌控的人生。汤川秀树言:“我认为觉悟到生活的意义而活在世上,才是真正的现实主义的生活方式。”

就像“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这是一种自以为的快乐;而自由的心智已了然要与天、地、人斗的意义,才可以把这种快乐引向持久和深邃。

(新周刊)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