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关注拆迁条例修改 > 正文

一默:“解拆”民间智慧上升为国家意志有多难

2010年12月27日01:39金羊网-新快报一默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一默

  最近流行“上书”,而且都与拆迁有关。在新拆迁条例公开征求意见结束只剩几天的时候,先是有40位律师制订了一份“民间版”拆迁条例,在向公众发布的同时快递给了全国人大和国务院法制办,紧接着,最早向全国人大常委会致书,要求对老拆迁条例进行审查的五位北大学者再次致书,对征求意见稿提出了9方面修改意见。

  与强拆有关的血腥故事已经让国人麻木。这种麻木不仅无法消解问题,相反更凸显了问题的严峻,因为老祖宗有一句话,“哀莫大于心死”。在这种语境中出台的新拆迁条例,不但预示“解拆”的困局有望打破,更代表着对人心的救赎。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老拆迁条例之所以能以法规之尊,而成为公共舆论的众矢之的,不得不说以五位北大学者为代表的知识分子发挥了很大作用,在他们身上,传统知识分子所谓“清议”的力量俨然得到了再现,颇令人振奋。

  许多人在议论新拆迁条例意见稿的“巨大进步”,这自然是不错的。一部行政法规,准备用新的去埋葬旧的,这已经包含了一个毋需明示的道德判断,对一个曾经代表国家强制力的东西做出这样一个判断,其本身就是一种进步。而一旦抛开这种稍嫌宽泛的讨论,回到纯技术的问题,新拆迁条例意见稿的“巨大进步”似乎就只体现在以“司法强拆”代替“行政强拆”了。

  从理论上讲,把是否应该强拆的裁定权交给司法机关,对往往肆行无忌的行政权力当然是一种阻碍。然而,究竟有几家法院作好了驳回本地政府提出的强拆申请的准备?回答这个问题不需要多么精细的调查,只要看看现实生活里行政诉讼,即“民告官”案例中胜诉的比率就一清二楚了。难怪意见稿刚一披露,媒体就报道某基层官员欣喜地说:这下强拆终于“合法”了!如果从行政强拆变为司法强拆,仅仅只是换了马甲,多了一个形式上的手续和程序,过去为强拆不合法多少有点惴惴不安的官员们又哪有不欢迎的道理呢?

  因此,在赞扬新拆迁条例意见稿的巨大进步时,也应该看到,新旧条例相比,确有一些枝节上的变化,但就整体而言,立法的精神并未得到根本的改变。法律的目的是什么?现代著名法学家德沃金的答案是,“依靠并维护一系列个人的基本权利”。

  而正是在这一点上,新拆迁条例意见稿远未能让公众满意。无论是“民间版”更多偏向于拆迁户的立场选择,还是五位学者所批评的“国家版”对公共利益界定过于宽泛、缺乏公民参与条款等等,其背后隐藏的无非是一个要害问题:在立法者心目中,是保障公民的权利优先,还是强调强力机关的权力和效率优先?这实际也是区分一个社会是否具有现代法治思维的关键。

  新拆迁条例征求意见的工作眼看就要结束了,所有关心“解拆”的人们都在热望,让律师和学者们所代表的民间智慧最终上升为国家意志。但一个不言自明的事实是,与民间智慧角力的,远非一些枝节,而是一种根深蒂固的陈旧观念和附着于这种观念之上的巨大利益共同体。显然,从民间智慧到国家意志,似乎并不存在一条顺畅的通道,否则新拆迁条例也不必这样煞费周章还饱受公众诟病了。

相关专题:

关注拆迁条例修改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