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关注拆迁条例修改 > 正文

知风:“新拆迁条例”越看越像科研项目

2010年12月28日13:30中国日报网知风我要评论(0)
字号:T|T

  27日上午,北京大学的学者将以“宪法与行政法中心”的名义向国务院法制办递交一份建议书,对《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次公开征求意见稿)》提出修改意见,共涉及11个方面,包括13个条文修改和增加两个条文。(12月27日《新京报》)

  在此,应该感激北大学者为“新拆迁条例”孜孜不倦。曾在去年12月7日,姜明安、沈岿、王锡锌、钱明星和陈端洪等北大法学院五学者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建议,要对《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进行审查。于是,在今年1月29日公布了“新拆迁条例”第一次征求意见稿。不管“第一稿”是否完善,但饱尝拆迁之痛的民众还是雀跃了。在一年的等待中,迎来的不是实施细则,而是“第二稿”的再次讨论。不知是哪些意见冲突引起了再次讨论,总之“第二稿”已经做了意见修改。“第一稿”和“第二稿”相对照,其结果如某些学者所说,“一稿不如一稿”。北大学者赶在此次征求意见还剩四天的“有效期”内再次“上书”,对二次意见稿提出9方面修改意见,不得不让人对“新拆迁条例”刮目相看,这还是一个在现成法律体制下关于拆迁的条例么?分明像一个深奥莫测的科研项目。

  我始终认为,“新拆迁条例”只不过是现行法律法规的一个补丁,“新拆迁条例”中彰显的权力和权利大多能在《宪法》、《物权法》中找到依据,对野蛮拆迁的规制,也可以在《刑法》,甚至在《治安条例》中对照相应制裁措施。强制拆迁所冒犯的,已经不止是“拆迁法”,有许多是触犯了《宪法》甚至《刑法》。拆迁领域不是现行法律的真空地带,不需要基本法律常识的重建,无非是根据拆迁乱象,更有针对性地补充和细化相关法律。而就是这样一个“补丁”,已经历时整整一年,画了二张“图纸”,最终还未定稿。这是不是很像一个开天辟地的科研项目?

  如果要把“新拆迁条例”看成一个“科研项目”,那也不是一项探索未来造福人类的科技研究,倒更像是对已经在蔓延的致命病毒的抗体的研究。在“新拆迁条例”不紧不慢的“研究”过程中,春夏秋冬如水流逝,野蛮拆迁却步履匆匆,似乎在“新拆迁条例”降世之前,拆迁领域是一个原始丛林,遵循的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恶性拆迁事件引发的悲剧,一幕接着一幕,让人们对这些原本足以触目惊心的强拆事件的报道,变成了祥林嫂口中的“阿毛被狼吃了”的反复絮叨。我就不明白了,在野蛮拆迁的如此“疫情”之下,怎么容得“新拆迁条例”这个“疫苗”的姗姗来迟?“第一稿”和“第二稿”相距一年之久,是不是还会有第三、第四稿?又怎么去期盼最后定稿?更令人担忧的是,从“第二稿”对照“第一稿”中,明显减轻了“杀毒”药量,那么,如此修改下去,会不会把“疫苗”变成“生理盐水”?北大学者再次上书,能不能让“疫苗”调整配方加大剂量?但从这项“研究”的磨蹭劲来看,其中的利益牵涉之大是可想而知的,所谓的“研究”,不过是在做最后的利益平衡罢了。

  我没有细看这次北大学者的上书内容,我猜想最多是第一稿被拿下的东西,还要教授们接着争取把这个说法放进去。如此一来二去,说话间,不知又有多少建筑被夷为平地,不知明天的新闻里会不会又有一条似曾相识的消息——“阿毛又被狼吃了”!可“猎人”们还在研究猎枪的图纸。对此,不把“新拆迁条例”视为“科研”项目,如此艰难的“开发”就无从解释了。 (来源:荆楚网)

相关专题:

关注拆迁条例修改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