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于建嵘为啥要炮轰县委书记

2011年01月13日10:43《小康》杂志刘彦昆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中国有2800多个县,在这些“现实国家”里主政的2400多个县(市、区)委书记,现在动辄就有一种就被放入“火炉”烧烤的感觉。县委书记们每天面对的既有权力的诱惑,也有权力的限制。

  立场之争

  于建嵘离开万载后,依然在不同的城市“飞来飞去”,为各地的党政官员讲课,主题仍是“社会稳定与公共安全”。毫不客气地“数落”官员、直言不讳地“炮轰”信访条例和强拆,已经成为他的鲜明风格。一次在浦东干部学院讲到基层官员面临的拆迁和信访压力时,在座的60多位县委书记中途三次起立为他鼓掌。

  于建嵘对《小康》记者说,他希望在他的课上向这些基层官员传达一种“讲规则”的理念,不要强拆别人的房子,不要抓老百姓。他认为,健全社会,建许多高楼的官员可以赢得掌声,但只要他们有侵犯公民权利的基本事实,官员就要下台。

  至今,于建嵘对陈晓平仍采取“不原谅”的态度。到万载前,他看到一份陈晓平的讲话稿提到:进京“非法”上访者,第一次诫勉谈话;第二次要拘留;第三次要劳教。这让他对陈晓平“没有好感”。尽管如此,这次冲突没有改变于建嵘对县委书记群体的整体印象。他认为大多数县委书记是想干实事的,即使他们中间出现了一些问题,也主要是体制原因造成的,“县委书记有他们的苦衷”。在他看来,与陈晓平的冲突是“立场之争”和“理念之争”。

  一直对舆论态度谨慎的陈晓平,面对《小康》杂志的专访,表达了这样的态度:“我认为自己没有错,我代表的是共产党员的立场,守土有责!”他说,组织上也已经调查过事件的经过,一位上级领导评价他说:“陈晓平同志政治敏锐性强,敢于和不良言行作斗争,做得对,做得好,没有错!”

  陈晓平从小生长在农村,16岁上大学,24岁公派赴美留学,35岁通过公开选拔考试从教育岗位走上公务员序列,37岁成为江西省高安市市长,四年后任万载县委书记。2008年,陈晓平成为江西省委副厅级后备干部,现为宜春市委常委兼万载县委书记。陈晓平说,这次网络风波是一种“历练”,会对他的从政道路产生影响,但不是他人生中的最艰难时刻。

  陈晓平是一位有“留美”背景的官员。也正因为此,陈晓平在万载亲手创办了的领导干部星期天学院,“缺什么,补什么”、“什么弱,学什么”,竭力要使基层官员们了解现在最先进的理念与方法。从2006年至今已经有40余位专家学者来此讲课,课程的内容从理论学习、法规讲座,到公务员礼仪、健康知识,一直受到基层官员的欢迎,于建嵘的独特风格带来了唯一一次引发争议的课程。

  “要敬畏民心”

  作为基层官员,坐在县委书记位上,陈晓平经历过的考验有很多。

  县委书记面对争议甚多的拆迁问题应该怎么办?陈晓平有自己的切身体会。几年前,他在高安任市长时,当地修建汽车运输城要征用涂家庄村民土地,村民不肯搬迁直至冲突升级,几百村民围住了政府大楼,并称要阻断320国道。情况紧急,当时市委书记出差在外赶不回来,委托陈晓平组织工作。据陈晓平介绍,当时300警力已布置完毕,但他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做最后的努力,于是召开了常委会议,提出亲自出面与村民谈谈。可是这一提议立即遭到了反对。有人说:“你是市长不能去,一旦被扣下做了人质或者挨了打怎么办?”还有人说:“什么事都要市长出面,开了坏头,太抬举农民了!”陈晓平说:“我不相信村民们会打他们的市长。我认为,我们是人民的政府,政府和民众如果真的站到了对立面上,执政的根基就没有了,我也不配做这个市长。”最后陈晓平说服了干部们,带着办公室主任和司机,三人直接开车去了涂家庄。

  进村后,陈晓平让村干部请来5位牵头的村民代表,并一再嘱咐村干部转告村民:“我是来谈心的。我没有带一个警察来,不是来抓人的。”村民来了,陈晓平先道歉说自己来晚了,然后和他们讲这个汽运城项目将给涂家庄带来的巨大好处,再承诺拆迁补偿一定会到位。最后,他又讲了一些强硬的话:“乡亲们,我就来这一次,请你们一定要想得开。今天晚上好好商量,明天早晨9点给我答复。我相信你们热爱家乡、顾全大局。想得开前途光明,我们就是好朋友;想不开乱来的话要考虑后果,可能要受到法纪制裁。”说完后陈晓平拎起公文包要走,村民们赶紧拦下说:“市长你别走,要听听我们的声音啊。”陈晓平告诉他们:“我们的干部已经听了几天几夜,我都了解你们的想法了,现在该你们来做决定了。”

  那晚,村民们一直讨论到凌晨2点。次日早晨8点半,陈晓平的手机响了,是涂家庄村民打来的。“市长,我们能不能到你那儿坐坐?”他心想,有戏了。村民们出现在市长办公室,陈晓平为他们倒茶递烟。村民说:“我们涂家庄人什么时候都没低过头,今天在市长面前算是低了头。”当天上午就有80%的拆迁户签了拆迁协议。

  一场一触即发的群体性事件化解了。

  一个月以后,涂家庄的村民又打来电话,这一次他们是报告附近的大桥发生了损毁。陈晓平赶忙派人去现场修缮了大桥,避免发生车毁人亡的事故。陈晓平说:“这件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告诉我要敬畏民心。”

  2006年3月任万载县委书记,陈晓平对外公布了自己手机号码,一开始每天接到反映问题的电话和短信有50多条。为此还发生了几件有趣的事。一次,两位当地人打赌,一个人说:“听说给陈书记发个信息他就会回复,我不相信,我给他发条短信,如果有了回复,我请客;如果没有回复你来请客。”于是这个人就发来一条短信:“书记忙吗?我有个关于拆迁的事情向你反映。”陈晓平很快回复了信息,对方很快又发来信息:“书记对不起,刚才我们在打赌,哪知道你真的回短信。”搞得陈晓平哭笑不得。还有一次,晚上8点多,一个女同志打来电话,“你是陈书记吗?你要管管他,他打我!”原来是夫妻吵架,陈晓平说:“打人是不对的,你是哪个社区的,我马上派人来调解!”

  陈晓平对《小康》记者说:“经常有这些柴米油盐的小事来找到我,有时候我感到很烦也很气,可是反过来想一想,民众有渠道可以找到我,可能就会少一些对县委书记的误解。” 陈晓平还说:“我做事也得罪过人,但我可以自信地说,70%~80%的万载干部和民众是拥护我的。这次发生网络风波,万载的干部和民众对我很支持,我心里感到很温暖。”

  “解决问题需要人与人之间友爱的作用”

  信访问题突出曾经是困扰万载多年的难题,对于于建嵘质疑的“拘留和劳教进京非法上访者”,陈晓平说:“我们会依法办事。并且到现在为止,没有劳教过一个进京非法上访的人,也从没有强拆过老百姓的一幢房子。”

  陈晓平认为进京“非正常”上访一旦触犯法律,就要“坚决打击”,另一方面他也在思考一些新思路来解决问题。在陈晓平看来,很多信访问题的产生有心理的问题、认知的问题,也有干部工作方式方法的问题。解决这些症结,除了党和政府加强信访工作,还需要社会的力量,需要人与人之间友爱的作用,包括专业社会工作者的引导。2007年,万载出台了有关加强社会工作的专门文件,希望能在这个领域闯出一条路子,现在这个人口50万的县已经拥有11000多名从事社会工作的人员,万载已经看到社会工作巨大的效能,计划用三年时间使每一个自然村和社区都要有社会工作的触角,有社会工作的场所,配备社会工作人员。也因为此,万载县被民政部评为“全国农村社会工作示范县”。

  2008年,几场大雨引发了地质滑坡,白水乡老山村有13户处在高危地带,故土难离,不肯搬迁,当时乡镇干部上门做工作是行政命令式的,“限期撤离,否则后果自负”,这些做法收效甚微,可是情况已十万火急,该怎么办?后来县里派出一批专业的社会工作者。在与农民的交流中,以情感人,以理服人,农民们最终听从建议配合撤离,就在撤离的第二天,险情果然发生了。社会工作者用他们的努力避免了一场重大的灾难事故。

  “县委书记非常难当”

  随着冲突事件在网络上不断发酵,有网友开始对陈晓平进行“人肉搜索”。有人给陈晓平发短信提出质疑:“你的儿子是不是在国外留学?你妻子有没有出国?你是不是裸官?”

  一场网络风波已经蔓延到家人身上,这是陈晓平始料未及的。他对本刊表态,妻子是一名普通的大学教授,“人很善良”且“淡薄名利”;他们的儿子的确在美国留学,那是因为在国内名牌大学毕业后考入美国攻读硕士研究生。“以我们家庭的正常的收入养育得起一个孩子,我们的儿子只是中国每年10万多个留学生中的一员,”陈晓平说,“我不怕人肉搜索,我只有一套住房,过得硬才能过得关。”陈晓平坦言,做县委书记,“一夜暴富”的机会也有,“一个人对财富要想得开。共产党员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但是要把握住大节,重视不良的小节,时常提醒自己,这样自己的人生路才可以走得正走得稳。”

  对于网络世界,陈晓平并不陌生,他的博客曾经获得“江西十佳民生博客”。尽管打字的工作多数时候由秘书来完成,但是他说,博客上的文章和情感都是真实意思表达。透过这场与学者于建嵘之间的网络风波,陈晓平也在思考县委书记的角色定位以及他所处的这个特殊时期。

  在陈晓平看来,面对网络,党政干部有时候也是弱势群体,有口难辩,有口不能辩,因此他没有回应网络上的言论。如何在城市化进程中解决好拆迁问题,如何在矛盾突发期解决信访问题,是当前基层干部面临的严峻问题,他和于建嵘的这次交锋不幸成了靶子,这给他本人带来的提示是:“我们这些干部应该从政谨慎,应该有依法治国的理念,也应该学会同媒体打交道。”

  在陈晓平看来,关键不是如何回应,而是如何做事。县委书记在基层工作很累,责任很大也非常难当。“我们这一代县委书记经历的是一个困难时期,人均GDP在1000~3000美元的阶段,是快速发展期,也是社会矛盾的凸显期,政府财力跟不上,贫富差距在拉大,人们的心理也在失衡。我坚信要用发展的办法来解决问题,当我们人均GDP达到5000美元的水平时,政府有足够的资金来保障民生,法制建设也相对健全,人民的社会承受力也不同了。”

  但是陈晓平也坦言,这一代县委书记有两个不足之处:一方面,在实际操作与真正践行科学发展观或多或少有差距;另一方面,过于追求高指标高速度,过度开发资源。重压之下的县委书记靠作秀是不行的,必须真真实实做人,实实在在干事。陈晓平觉得,在这个困难时期当县委书记,最能体现个人的实力和人生价值,“日后回头看这段历史会肯定我们的贡献。”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