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小三”打工妹的法律成本

2010年12月28日09:27法律与生活卞君瑜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打工妹做“小三”,在道德的排斥力和男友的摇摆中,她们虽痛苦挣扎却难“上位”为人妻

也许是良心发现,小王在离婚

前如实交代了自己和“小三”的事。他们两人相识不久,就被她缠上了。“小三”在他面前性格很好,显得很温柔,让过惯家庭生活的他难抵诱惑。后来,“小三”说她怀孕了,让他离婚,不然就让他一家不得安生。对虹儿,小王此时心生愧疚,表示会在经济上多做些让步。

在离婚前,虹儿又和“小三”见了一面。在一家茶馆里,“小三”不改一如既往的张狂。

“我对她说,你的目的达到了,你以后可以留在宁波和他一起生活了。”“小三”理直气壮地说,“这是我应该得到的”。

离婚后,虹儿也向学校递交了辞职报告。带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她到一所民办学校任教去了。

三年后的忏悔

现年41岁的刘女士在宁波郊区开了一家幼儿园,从外面聘请了几名老师。他的前夫张某除了在外面做些生意,有空时也在幼儿园帮忙。两人的事业做得都不错,幼儿园最多时能招30多个孩子,每年收入有几十万元。

“我这个人很笨,什么也不知道。2005年元宵节,一个老师跟我说,看到我老公和一个叫小薇的老师手牵着手在街上走。这时我才感到不好了。”刘女士说。后来,刘女士才知道,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罢了。

刘女士说,当时他们的孩子已经上小学四年级了,她极力想挽回自己的婚姻。她先是将那个“小三”给辞退了,后来找前夫认真地谈了谈。前夫承认有这回事,并承诺两个人断绝来往。此后,凭着一个女人的敏感,她发现前夫还和“小三”在来往,一直到她捉奸成双,两个人的矛盾终于爆发。直到有一天,前夫忽然失踪了,而知情者告诉她,前夫是带着小薇私奔到江苏做生意去了。

刘女士说,当她知道这一切时,她倒是彻底平静了下来,“因为这一天终于来了!”刘女士一个人独力支撑着幼儿园的运转,把父母接了过来,帮她打理幼儿园,事业反而一天比一天好。

2007年3月,刘女士的前夫终于回来了,以夫妻感情破裂要求和刘女士离婚,因为刘女士不同意,法院没有支持。随后,刘女士通过各种手段取证,证明前夫和“小三”同居期间,已经生下一个女婴。刘女士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庭追究前夫的重婚和婚姻续存期间的重大过错。法院经过审理认为,前夫虽有过错,但是重婚的证据不足,驳回了她的请求。

2007年10月,前夫再次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法院依法判决二人离婚,刘女士不服,上诉到中院,中院支持了一审判决。此后,两人再次陷入财产分割诉讼中,前夫要求幼儿园的资产要分他一半,这个官司目前已经历一审,二审还在进行之中。

这些官司把刘女士搞得焦头烂额,刚过四十岁的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得多。她说她的一生全都毁在了婚姻上,她不恨“小三”,只恨自己没有遇到好男人。

2010年9月,刘女士忽然接到了“小三”小薇的电话,说她错了,想来看看她。刘女士同意了。随后,小薇来到幼儿园,一见面就要向刘女士下跪谢罪。刘女士说,当她看到“小三”落魄的样子时,一下子心软了,当时就决定原谅她所有的过失。

小薇对刘女士说,当初她经不起刘女士前夫张某的诱惑,“他答应爱我一辈子,把我从农村老家带出来,让我在城市里过上舒服的日子,我就死心塌地跟他走了。期间,我还给他生过一个孩子。前不久,他又和别的女人好上了,把我踹了。”“小三”的哭诉让刘女士明白,原来她已经一无所有。

如今,刘女士还在一边经营自己的幼儿园,一边忙着打官司。自己虽然失去了婚姻,但是事业却进展得很顺利。而过去的一切,渐渐地都淡了,如天上的云烟一样,过去后再也不会回来了。

做“小三”的成本越来越高

文/卞君瑜

本文背景:2010年11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在中国法院网公布《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并征求意见。“《婚姻法》司法解释(三)”涉及婚前房产、亲子鉴定、“小三”补偿等“实际问题”。其中“小三”补偿问题,引起广泛关注。

在“《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征求意见稿中,关于“小三”补偿是这样规定的:“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为解除同居关系约定了财产性补偿,一方要求支付该补偿或支付补偿后反悔主张返还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这意味着,“小三”将无权向已婚同居男友索取补偿。

而不久前召开的《婚姻法》颁布60周年纪念会上,有专家指出,《婚姻法》规定,夫妻互相忠实、互相尊重,但对配偶权的保护尚有所欠缺。随着《婚姻法》的日益完善,如果一方对婚姻不忠实,另一方有望通过法律来维护自己的人身权不受侵害。“小三”或许会被追究侵犯配偶权,无过错方有望要求过错方和与之通奸的“小三”赔偿其经济和精神上的损失。

为何当“小三”

据中国社科院2009年发布的数据表明,近年来外出打工的人群当中,女性比例不断上升。现在,每10个农村流动人口中就有4个是女性,其中未婚者占绝大多数。“外遇是离婚的主要原因之一,而外遇的对象,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我们所说的打工妹。”浙江省宁波市妇联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某网站专门做了一个“哪些女人容易被‘小三’”的调查,其中低学历的底层外来妹排名第二。

首先,因为城乡差距,很多打工妹想通过婚姻改变自己的现状,那些年轻的没有结过婚的男人没有能力满足她们的需求,而结过婚的男人却是事业有成,收入稳定,因此很容易成为打工妹选择的对象。其次,外来打工妹生活在他乡,大部分都是涉世不深,一不小心就成为某些城市男子的“猎物”,再进一步发展,就变成了“小三”。还有一些女孩是被动地受骗,无奈之中成为“小三”。

“小三”引发的犯罪

据多名警察和法官介绍,由于“小三”问题引发的犯罪和纠纷在沿海城市越来越多,并且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在南方某市,一些妻子甚至喊出了“赶走打工妹,丈夫回家睡”的口号。随着网络的发达,论坛上关于讨伐外来“小三”的帖子越来越多。

“如果仔细观察,‘小三’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外来打工妹。她们在城市里寻找到的大多是‘临时的’、‘不稳定的’、‘功利的’情感,这个社会的浮躁让‘小三’走进婚姻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小。因为这种爱本身就被罩上了扭曲的光环,抗震能力极差,特别是要面对很多现实问题,所以很少能经得起考验。”宁波市海曙区法院一名法官这样认为。

而在这种情况下,有人选择走极端,最终把自己推向了法律的审判台。还有的自暴自弃,沦落风尘,拿着青春赌明天,而由此引发的问题,却不能不让人深思。

打击“好色之徒”?

宁波大学法学院教授张炳生认为,随着市场经济对农村生活的介入,打破了农民固有的生活方式,农民不再被束缚在土地上,他们日渐成为城市的建设者,这其中不乏进城务工的年轻女性。她们在融入城市生活的过程中,婚姻情感问题随之而来。进城务工女青年在走入城市后,在情感和婚姻上有了更大的选择空间,农村稳固而传统的婚姻方式受到一定冲击。这是在社会转型时期,必然经历的一个过程。

一些法官认为,打工妹沦为“小三”,这样的现象对于外来打工妹是不正常的,而这种不正常现象的主要根源来自于她们的情感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社会各界应通力合作,引导她们树立正确的婚恋观,让她们明白当“小三”是一场没有前途的悲剧。同时,有关部门也应该从法律法规上,加大对欺诈外来打工妹感情的“好色之徒”的打击力度,并且给予必要的司法援助。

(法律与生活)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