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小三”打工妹的法律成本

2010年12月28日09:27法律与生活卞君瑜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打工妹做“小三”,在道德的排斥力和男友的摇摆中,她们虽痛苦挣扎却难“上位”为人妻

“小三”打工妹的法律成本

《法律与生活》2010年12月(上)封面

“小三”的法律成本

在爱情之花盛放的人生季节,一些打工妹把这支娇艳的花朵植入了已婚男人飘摇的心房。在妻子的喊打声、道德的排斥力和男友的摇摆中,她们虽痛苦挣扎却难“上位”为人妻。

2010年岁末,又传来两则不利于“小三”的消息:“《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征求意见稿)中,“小三”无权索取补偿;在《婚姻法》颁布60周年纪念会上,有专家主张被侵犯配偶权的妻子,应有权向“小三”追索经济和精神损失。

这意味着,做“小三”不仅是一场没有前途的悲剧,而且做“小三”的法律成本越来越高。

三位打工妹的“小三”人生 文/图 卞君瑜

东部沿海城市,既是打工妹聚集之地,也是“小三”问题多发地带。为了寻找来自贫困乡村的女孩在城市沦为“小三”的根源,本刊特约记者在宁波市进行了相关调查。

身处人生花季的打工妹,谁不渴望生命中最艳丽的那朵爱情之花,在城市中结出甜美果实?为此,她们中的一些人不惜去走“捷径”,最终沦为“小三”。她们有的为“转正”不惜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有的甚至拼得头破血流,最终却一无所有……

因为,在“好色之徒”喜新厌旧的风险之外,“小三”既不为传统道德容纳,也不被现代法律接受。

“小三”寻仇

2010年10月12日上午8时左右,宁波火车东站。一名女子来到一家卖酸辣粉的店铺。这家酸辣粉店位于火车站广场的西侧,店面很小,只有几平方米。女子忽然端起炉灶上的一锅滚水泼向正在忙着卖酸辣粉的老板娘。随着一声惨叫,老板娘的胳膊、腿上多处被开水烫伤。一名男子拦住一辆出租车,将两个女人一起送往医院。

没多久,更激烈的一幕发生。行进中的出租车忽然停了下来,两名坐在后座的女子厮打在一起,行凶女子一口咬向被开水泼伤女子的脸,后者一声惨叫,脸上被咬出一个血印。

男子将行凶女子拉下车,打了她几下,女子倒在地上,死死抱住男人的腿,鞋也掉了一只,路人劝她松开。她说一松手,怕那男的跑了,因为男的骗了她。

行凶女子叫小霞(化名),河南周口人,和她打架的人是她自称的“老公”朱某,浙江台州人。小霞是从河南一直追到宁波来的,因为她发现朱某原来不但没有和妻子离婚,两个人还一起到宁波开起了酸辣粉店。她气不过,就用开水泼了朱某的结发妻子。回忆起过去,小霞就浑身发抖。

她生在河南农村,没有读过几天书。2004年,她在广东东莞打工时,因为寂寞,认识了当时在东莞开干洗店的朱某,“当时他说他与老婆的感情不好,两个人要离婚了”。虽然朱已有妻室,还有两个女儿,但朱对她挺好,在对方的攻势下,当时26岁,只有初中文化的她相信对方一定会为了她和妻子离婚,两个人由此同居。

2008年10月,两个人一起来到上海谋生,在黄浦区开了一家干洗店。由于经营状况不是很好,再加之小霞发现自己怀孕了,经过商量,两人决定把上海的店盘给朱某的老乡经营,小霞先回老家河南周口养胎,朱某留在上海打理店里最后一些事情。在回老家期间,小霞三天两头接到朱的电话,说店里需要周转资金。

小霞觉得纳闷:店也快不开了,怎么还需要这么多钱啊?觉得放心不下,小霞马上打电话催朱某来河南陪她。两个人在河南呆了一段时间,在2010年正月期间,朱某提出带小霞和刚出生的孩子去仙居老家见见他的父母。

可没在家住多久,朱某就玩起了失踪。经过几番周折,小霞打听到朱某去了深圳,和分居近两年的妻子旧情复燃,又在一起同居了,还在那里开了一家店。她非常气愤,但又不肯相信这是事实,她好几次拨打朱某的电话要对方说清楚,可朱某斩钉截铁地告诉她没有这回事,叫她放心,还发来一些甜言蜜语的短信安慰她。

好几次,朱某主动打来电话,内容无非都是想要钱,一次对她说自己正在尽快办理和妻子离婚的手续,需要一笔诉讼费,又说妻子提出同意离婚,但需要给两个女儿抚养费。还有一次,朱某称自己赌博输光了钱,在外面借了很多高利贷,现在有人逼他还钱,只要她帮他还了钱他就回家跟她好好过日子。小霞说,为此,她前后共支付给了朱某很多钱,其中有借条的有6万元。

可她的努力终究唤不回“男友”的心。之后,朱某的电话越来越少,后来甚至换了手机号码。这时,已经回到河南老家望穿秋水的小霞急了,她四处找寻,但是朱却一直不露头。

“我知道他喜欢在网上泡妞,于是就注册了一个QQ号,加他为好友。他以为又勾上了一个小姑娘,告诉我他在宁波。”10月初,小霞通过朱某的QQ号查到他在宁波的IP地址,于10月11日赶到了宁波。后来又通过网络,终于找到了朱某。

朱某本来以为又有艳遇了,没有想到出现在他面前的却是自己的老情人,一下子傻了眼,在小霞的追问下,他才承认和妻子在宁波开酸辣粉店的事实。小霞说,那一刻,她的眼都红了。

事发不久,在宁波市鄞州人民医院,记者见到了正在看病的朱某发妻林女士,她的胳膊上、腿上、脸上都是开水烫伤的痕迹,严重的地方皮都翻了过来。据医生介绍,林女士已构成了浅二度烫伤,并且烫伤的面积也大,治疗起来有一定难度。

林女士一直不知道丈夫在外面做什么。她和朱某是一个村的邻居,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虽然外面有人在传丈夫有外遇,但她一直不相信。期间,朱某也曾到法院起诉过要和她离婚,但是她认为是一时赌气,因为到法院不久后,朱就自己撤诉了。

小霞在接受采访时,多次向记者哭诉,她带着孩子回到老家后,一直抬不起来头。她不敢对家人说,自己嫁了一个已经结过婚的男人。因为找不到朱某,村里一直有风言风语在传。弟弟为她感到丢人,要赶她出门,孩子病了,也没有人管。她本来是想找朱某讨个说法,没有想到会把持不住自己,用开水泼到了其老婆的身上。

因为小霞正在哺乳期,警方暂时没有对其采取强制措施,而是先让她垫付了一部分伤者的医疗费。同时,警方建议林女士在治好伤之后,可以通过自诉的方式,主张自己的合法权益。

离开宁波后,小霞一直和记者保持着联系,她说她这一辈子就这样毁了,打工路上遇到的爱情,就像水中月、镜中花一样,自己不但从一个良家女孩变成了一个令人不齿的“小三”,还给自己留下了一个没有人管的孩子,并且还要应对即将到来的官司。现在,她一方面准备告朱某重婚,替孩子讨要抚养费;另一方面她也准备着,朱某的妻子告她故意伤害。

成功上位的“幸福”

虹儿(化名)是宁波江东区一所学校的老师。现在,她不得不辞职离开那所学校,到一所民办学校当老师。而令她离开公立学校的原因,是因为前夫被“小三”夺走了。

“小三”是一个来自陕西的打工妹,“各方面都不如我”,她感到很失败,无脸在原来的单位呆下去。

虹儿说,她和前夫小王是经别人介绍认识的。虹儿师范毕业后在学校教书,小王在一家外贸公司做业务,两个人的收入不错,日子过得在别人看来很美满。2007年,两人结婚没有多久,就生下一个儿子,三口之家的生活更是充满了乐趣。

2 0 1 0年3月份,虹儿感到小王“不对头”了。他先是经常“出差”,后来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没有多久,事情终于败露,小王在外面有了“小三”。

“我在家里发现了陌生女人的长发,还有他们之间的QQ聊天记录和短信,女人要想发现这事,我想是不难的。”虹儿说。

在虹儿的追问下,小王终于承认有了外遇。之后,两个人开始冷战,小王把孩子送到自己父母家中,自己也搬到外面住去了。“为此,他还打过我,打得很重。”虹儿说这话时,恨得直咬牙。

虹儿说,她一直想搞明白,小王究竟遇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三儿”。后来,利用私家侦探,她终于搞清了,那是一个来自陕西的打工妹,老家在农村,和小王在一次聚会中相识,没有多久,两个人就打得火热。虹儿也破解了“小三”的网络空间,发现她竟然在网上晒她和小王在一起的幸福。

虹儿不想离婚,她想找“小三”谈谈,让她退出这场战争。

但是,她没有想到,她没去找“小三”,“小三”倒找她来了。“小三”在学校门口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出来一下。她出去后,“小三”明确跟她说,你老公已经不爱你了,你还是和他离婚吧。虹儿说,“小三”比她年轻,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张狂,她当时就想骂“小三”一顿,但最终还是克制住了。她问“小三”图的什么呢?“我爱你老公啊!我想和他在宁波生活一辈子啊!”“小三”直言不讳地说。

此后,“小三”的张狂让她非常吃惊,经常给她发短信骂她,并且把她和小王一些私事也发给她。她还不知从哪儿找来学校的电话,把这些事给虹儿的同事说了,此事闹得沸沸扬扬。最终,虹儿选择了和小王离婚。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