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冯小刚:中国电影靠什么取胜?得走心!

2010年12月27日10:10南方新闻网张英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说心里话,在电影里面把自己的真实想法放到电影里头来,这样可能拍的时候更过瘾一点。

冯小刚:中国电影靠什么取胜?得走心!

《非诚勿扰2》里,王朔搞了一个离婚庆典,庆典上高悬着各种标语:“分手也是朋友”、“好合好散”……冯小刚说,“非2”的一个好处是,他们在里面放了很多自己的心里话。 (华谊兄弟/图)

冯小刚的《非诚勿扰2》是今年贺岁档的最后一击,热心人冯小刚把姜文和陈凯歌拉到一块:“前两天我们一块儿喝酒的时候,姜文也说,多大的事,大家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谁比谁票房多一点、少一点,就不活了?你多了又怎么着,最终还是看电影的内容,也许你的票房没有那么高,但观众看完了觉得挺好,你也不丢脸。”“我是因为票房高,所以站着说话不腰疼。”作为内地电影票房最高的导演,冯小刚对南方周末记者强调,自己把票房和金钱看得很淡:“‘非1’、‘非2’,我是把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想法放进去,起码我觉得是站得住脚的。”

踏入电影圈多年,冯小刚终于站在了他想要的位置上。从美工到编剧,制片到导演,复员军人冯小刚走了一条坎坷的艺术之路。“我一开始入这行是因为喜欢电影,后来发现电影实际上是名和利,于是我特认真冲着它去了,等我赢了房赢了地,现在拍电影又变成乐趣了,动机非常纯洁,不再为钱拍戏了。”冯小刚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去年华谊兄弟上市后,股东冯小刚手中的股票已超过一亿人民币。

12月22日,《非诚勿扰2》全国上映,观众笑着进去,红着眼睛出来。

“从《集结号》开始我都在拍文艺片”

南方周末:《非诚勿扰2》给人的感觉并不是纯粹的喜剧,至少是悲喜交集,这让人有点意外。

冯小刚:我是一路拍喜剧过来的,但实际上很多时候我是悲观的。宁财神说得对,他说冯小刚一开始没有打算弄喜剧。我拍《甲方乙方》的时候,其实就想写我熟悉的生活,当然这个里面有些幽默感,慢慢观众对这个东西觉得有意思,我也往喜剧上来了,但喜剧毕竟不是生活常态,其实生活就是悲喜交加的。

现在的观众不是特别在乎悲剧喜剧,他觉得好看就行,觉得往心里去就行了,电影往心里去是很好的。这个电影的结尾我还往回拉了葛优和舒淇一下,让他们还是走到一起。有时候制片人觉得观众看电影,好像就是要特别喜庆,看热闹。其实不是,我也是一个观众,比如“非1”有很多观众更喜欢后面在北海道乌桑哭着开车走的结尾,他们觉得这个过瘾。

南方周末:生和死的主题放到“非2”这样的贺岁片,不担心吗?

冯小刚:我觉得这里头还是有喜剧的面目,有很多变形,观众看起来觉得很可笑。我们其实做这个片子的时候,一开始没有想在里面放进这么多东西,当时我们挺简单的想怎么来个续。编别的自己也觉得没兴趣,就写自己熟悉的人和熟悉的事,也就是在这片子里说了一点实话、心里话。

南方周末:你经常在电影里放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感想吗?

冯小刚:没有。“非2”王朔写完了,我可以加一些东西在里面,把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想法放进去,这样有一个特别大的好处,你可以判断,你可以有参照。你知道这样是真实的,准确的,那样是站不住脚的。

我原来的电影,我觉得特别失败的是《没完没了》,完全属于捏造的事,弄得漏洞百出;包括《大腕》,那么胡扯的一个戏,其实和我很多的感受有关系。我尝试了那么多的电影,是我在拍别人的生活,在拍别人的经历。

说心里话,在电影里面把自己的真实想法放到电影里头来,这样可能拍的时候更过瘾一点。因为你看《集结号》、《唐山大地震》这种电影,我写不了这个剧本,我只能找别的编剧写。我很喜欢《集结号》,也尽可能把自己的心情放进去,我总觉得谷子地是我的一个朋友,但秦奋、李香山他们就是我自己的一部分。

南方周末:上次你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宣布要拍文艺片了。

冯小刚:从《集结号》开始,我都在拍文艺片,《唐山大地震》是,《非诚勿扰2》是,但卖得比商业片还高,这些电影都能往观众心里去,都有很高的票房。这是有意思的。

南方周末:你的电影是微甜的,电视剧是麻辣苦涩的,与通常的路数恰恰相反。怎么看这样的一个差异?

冯小刚:我现在开始这一阶段,我就是想别人尽可能不要太虚伪,你可以不说,你可以闭嘴,但是如果你说的话,你自己都不相信,你就不要说,这就是目前我的一个状态。

南方周末:《一声叹息》与以前被枪毙的《狼狈不堪的生活》差异在哪里?

冯小刚:没什么太大差别,基本上就改了一个名,还是按照那个剧本拍的,只是在结尾最后一场戏动了一下,那也是为了通过。

南方周末:你在电影里所谓“真实态度”、生活“真相”是怎样的?表达“真相”、“勇敢”是基于你的电影资历,还是电影大环境的允许?

冯小刚:有时候我们说点实话的时候,别人就会跳出来说你作为公众人物,说话应该注意一些。其实我恰恰因为自己是个公众人物,才觉得我不能在那儿胡说八道,说违心的话,如果我说话是有影响的话,那我应该尽可能说一些实话。

“我们有时就是行尸走肉”

南方周末:你现在有没有期望,有一天自己不再管剧本,只管导演的事?

冯小刚:其实写剧本是有乐趣的,虽然有时候很痛苦,找不到出路,但一旦找到了你又会获得很大的快感。我不是一个职业写手,也没那么大的知识储备,有些东西我就是写不了,我只能写我熟悉的,一旦是我熟悉的我就可以找到我的角度,这个角度我觉得还是有意思的。

南方周末:通常在电影里,你要的是“感动”,还是“若有所思”?

冯小刚:这两个都应该有吧,首先我觉得还是应该给他感动。

南方周末:无论是在冯氏电影和王朔小说中,女性往往是男性心思、情感的投射对象,不很独立。简单说,男性的心理被琢磨得透,女性被琢磨得没那么仔细。

冯小刚:因为我们不真的了解女性是怎么想的,我们只能从男的视点去看。《唐山大地震》是一个女性的视点,那我就请苏小卫,请一个女性作者来写。

南方周末:早年的王朔和王朔小说,虽然嬉皮笑脸浑不吝,却是“迷信”爱情。到其中段,也是如此。只是到了“晚年”,对人生的理解才渐入佳境。所谓佳境,是透彻把握世间的“事体情理”。看似“灰暗”,却是“平常”。不那么“激动”了。

冯小刚:我觉得他比我更悲观,更绝望一点,也更坚决、更彻底一些。这个既跟他是一个作家,我是一个导演,这个职业不同相关,更因为两个人的性格也不同。我不认为,妥协是一件多么可耻的事。我觉得我们在生活中没必要这么较劲,当然我也不认为妥协就是没有原则,但是王朔肯定是不妥协的,哪怕这件事未见得他是正确的,他也不妥协,他是偏执的。

南方周末:对你而言,什么是可以妥协,什么是不能妥协的?

冯小刚:每天好像会面对很多事,要么妥协要么不妥协,如果我拍的这电影是我不相信的,我没有热情的,我说什么都不会干。在做这件事的过程中,我比较善于跟别人合作,也能配合别人的一些想法和要求,我不会要求电影里所有的东西都要是我的意志彻底贯彻,我觉得这样很难把事做成。所以我觉得可以正视人性的弱点,也可能是因为我身上也有很多人性的弱点,我对人性的弱点没有鄙视到不能容忍的程度。

南方周末:姚晨说你是悲情的浪漫主义人格,你同意吗?

冯小刚:我觉得我是一个很矛盾的人,有的时候很不正经,有的时候又很正经。我是非常情绪化的,非常感性,王朔比我要理性得多,他非常可以控制他的激情。

我没法说,其实我很少想这些,认清了自己一定是很痛苦的事,我觉得,每个人实际上在说自己的时候,向别人说我是一个什么人的时候,这里头离真相其实有很大一个距离。

南方周末:你《非诚勿扰》里开始,借葛优的嘴说你的中年情怀,什么都不缺,就是孤独,很多好朋友都分开了。这么多年,你孤独吗?

冯小刚:其实孤独跟你周围热闹还是冷清,不太有关系。孤独是挺主观的,它是心里的一份冷清。我觉得人有时候应该让自己陷于这种内心的孤独里,我觉得这样是有营养的。你不是一个行尸走肉,我们真的有时候就是行尸走肉,这个时候你才发现你其实是有灵魂的。

南方周末:今天你似乎名利基本都有了,你对自己的人生和事业满意吗?

冯小刚:我还是知足的。我一开始参与影视,是从美工开始的,后来开始写剧本,当时完全是出于兴趣,我走进了这个圈子,我是由衷地喜爱这个工作。后来我改当导演了,拍《月亮背面》、《北京人在纽约》、《一地鸡毛》,完全是兴趣爱好,挣钱不挣钱也无所谓,有时候还往里面贴钱。

到了《甲方乙方》开始,我发现拍电影还真能赢钱和赢地,我真的是奔着发家致富,连名带利一块扫了。一直到《集结号》的时候,我已经把钱挣足了,不拍戏也能过体面的日子,所以从《集结号》开始我又回到了为了兴趣拍片子了。

就是说,再拍电影我得有兴趣。当然我很理解投资人要挣钱,但你开发房地产也挣钱啊,电影其实让你挣不了那么多钱。当然,我也不是为兴趣开始糟钱,让人都赔钱,我现在拍电影,能够配合投资方就配合,但是这个片子首先我不能让它恶心了。

《集结号》、《唐山大地震》,是因为我觉得被它触动了。“大地震”有毛病,中间有一点没有拧着劲,但是我觉得它头尾确实给劲。我发现只要你拨动了民众的心弦,它可以产生很大的能量,这个能量是不能低估的。

《非诚勿扰》是我看了陈国富的《征婚启事》,觉得太好玩儿了,故事特自由,跟一大堆的女孩儿谈恋爱,多好玩儿。后来大家觉得广告多,好像我就是一个钱串子,扎钱眼里面了。其实它票房卖再高,跟我没有关系,我是挣片酬的,一部一部给钱。

我现在拍电影不是为挣钱了,还有植入广告,这一回“非2”我保证:没有一个硬贴进来的广告,完全是套剧情走的,电影里葛优、孙红雷肯定要开车吧,那就找一家汽车公司,葛优和舒淇因为年龄相差大,买一份保险受益人写舒淇,那就找一家保险公司广告。我对广告的理解是这样,如果不影响剧情,电影能多有盈利,有什么不好,观众看了也不烦。

6.6亿票房不是国产电影的顶点

南方周末:你屡屡拿到票房冠军,背后的“究竟”和“名堂”是什么?

冯小刚:电影。很重要是本土电影,不同于好莱坞的那种,就是说电影要有温度,要有感情,而且这个感情应该是朴实的,是大众的情怀,不是精英的情怀。我不是一个精英,所以我能够得到大众广泛的接受和认同甚至是共鸣。

大部分导演,我觉得他们是把自己当作精英来看待,精英一定是少数的,小众的,所以它跟大众对生活的认识和大众的情感其实都是有距离的,有隔阂的,我正好恰恰相反。

南方周末:《非诚勿扰》是一个华语片,也是偏本土类型,却能在海外和中国同时上映,你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

冯小刚:一般咱们的电影老美不买,因为美国人不习惯看字幕。一般我们的电影谁买了,都是作为象征性的交换,比如说我花钱买你的电影,你引进我一个大片。我们华谊现在跟美国第三大院线成立了一个联盟,我们的电影他有权利在北美放,他们注意到,美国、加拿大有好多华人,这一帮人可不是小数,他们看不着中国电影。比如说《唐山大地震》,澳洲的院线上了,原来想这个东西卖几万澳元,没有想到卖了50万澳元,美国加拿大的华人比澳洲多多了,他们就想挣一点华人的钱。后来我跟他说,你一定要同步上映,不然盗版一出来,网上都随便看。他们就同期上映了。

南方周末:你是中国内地票房最高的导演,你觉得现在中国电影市场好吗?

冯小刚:市场还是挺好的,市场现在还都没有到头。美国一年差不多六百多亿人民币的票房,已经稳定了很多年了。美国大概4万块银幕,我们现在是5000块银幕,我们5000块银幕如果卖2亿美元——《阿凡达》一部片都卖了2亿美元了。中国达到2万块银幕是没有问题的,也就是说票房应该比现在再提一些,如果到2万块银幕的话,起码可以有4亿票房到5亿票房一部电影。“大地震”是6.6亿人民币票房,我说这个成绩保持不住,估计明年就有可能会高。

南方周末:明年3月1日,按照WTO协议,中国将开放电影市场,国产电影应该如何面对好莱坞大片的挑战?

冯小刚:明年3月1日开始,好莱坞的大片没有进口配额的限制了。过去是中影、华夏这两家国营公司可以引进,以后华谊兄弟也可以,谁都可以注册公司买好莱坞大片回来放,到时候电影竞争会非常激烈。

我为什么《唐山大地震》、《集结号》的特效都找MPC(Movie Picture Company)这种一流的公司,“大地震”我没有钱就弄那么一点,但说实话你真的是奔着热闹去,全片两个小时你最起码热闹一小时,这一小时的钱就多了去了。

中国电影靠什么取胜?得走心,让观众坐下来看,你要热闹你比不过好莱坞,你看《盗梦空间》那想象力和制作能力,咱们这两样都不如人家,想象力对电影工业非常重要,这两样没有你要奔着热闹去你就玩儿现了。

最近我看了对全世界的小孩做的一个调查,其中中国的小孩计算能力是排名第一的,想象力是排名倒数第一。你没有想象力。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