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微博革命:全民参与背后的推动力

2010年12月27日09:09南方人物周刊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在微博大海里敏感的事情逐渐褪去敏感,变成寻常事物,言论自由的空间由此一点点扩张。

这会是个美丽新世界么?

在和政府关系上,Twitter在伊朗事件的表现一直被某些公司津津乐道,一种新的技术革命似乎对现实政治发挥了巨大影响。

事件过后,美国《商业周刊》网络版撰文称,部分伊朗大选抗议者利用Twitter组织街头抗议活动,但最主要的组织手段仍是短信和口耳相传等传统方式。

这一说法打破了Twitter在该事件中的神话色彩。《商业周刊》指出:总部设在多伦多的社交媒体研究公司Sysomos称,仅有约8600名Twitter用户的个人资料显示他们来自伊朗。

由于伊朗政府对Twitter实施封锁,能够访问Twitter的伊朗人少之又少。懂技术的用户可以通过代理绕过政府对特定IP地址的屏蔽,但大多数用户根本不知如何绕过封锁,还不如打电话或者上门沟通来得更快更方便。

谢文在伊朗旅游的过程中,也感受到了这一点。他在博客中写道:我猜那些前一阵广为流传,甚至影响到中国的神话是旅居海外的伊朗人(无法亲身参与事件)、西方媒体(无法实地报道事件)和Twitter的公关公司(希望提高知名度)不约而同制造出来,又被怀有各种目的的人或机构无限放大歪曲了的。我还是坚持以前的观点,Twitter就是网络界一个中等水平的创新,冲击力有限,需求有限,持久力有限,社会影响力有限,闹不出什么大名堂来。

漫步德黑兰街头,看见报摊上摆放着20来种报纸。伊朗导游告诉我们,凡是报头是绿色的,就是支持反对派的,其他颜色的,就是支持当权派的。我数了数,竟有12-13种报纸是绿报头的。这说明伊朗在伊斯兰大旗下的两派之争还是有各种渠道表达看法的,并没有全面封杀,没必要也没可能主要通过网络甚至Twitter组织群众。利用社会关系搞串联,打手机,发短信,甚至在公共场合振臂一呼,都可以完成组织群众的任务,毕竟在德黑兰这个拥有1200万人口的城市,70%的选民是投票给反对派的。但在其他城市,在广大乡村,多数人还是支持当权派的。这种中产阶级和知识分子与中下层民众的根本分歧又岂是靠最多140个字的微博传播改变得了的?更何况当时全伊朗只有8千多人注册了Twitter呢?

即便是一直以行动派出现的北京厨子,也并不认为微博的作用就是如此强大。他说:“我97年开始进入互联网,现在通过微博干的这些事情不过是线上活动与线下活动的结合,从互联网一开始就出现了,不新鲜。”

在纪念周恩来去世的天安门“四五运动”现场,谢文是其中的一名愤青。后来民间都说四人帮派人打死多少广场青年,事实上以他的经验,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他说:“社会越开放,资讯才会越发达。微博的出现是中国社会进步的标志,这是一个结果。千万不要因果倒置。”

在人类传播的历程中,每一次传播工具的演进都会对现实生活产生直接的影响。林肯能当选总统,是因为他的雄辩术和好体力,可以在美国一个又一个火车站宣扬自己的理念。罗斯福总统充满磁性的声音与广播技术相得益彰,“炉边谈话”让人们忘记了他是个无法行走的人这个事实。电视直播的出现让肯尼迪赢得了比尼克松更多的选票(听广播的人更多地认为尼克松表现更好)。这就是加拿大传播学者麦克卢汉所谓的“媒介即信息”。

传媒巨头、新闻集团董事长默多克在2005年的一次演讲中指出:“年轻人不会等待某个神圣的数据来告诉他们什么东西是重要的,他们想控制他们的媒体而不是被媒体控制。”

微博给了中国人这个机会,打开微博,每个人所看到的内容都不一样,人们对信息获取的主动性前所未有地得到了提高。

这会是一个美丽新世界么?微博达人、对中美都有研究的李开复在香港城市大学做了题为《从中国的互联网看中国社会》的演讲,他引用了互联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的一句话:如果互联网美好,那是因为现实的美好,如果互联网丑陋,那是因为现实的丑陋。

微博在中国也是同样的命运。

[责任编辑:black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