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微博革命:全民参与背后的推动力

2010年12月27日09:09南方人物周刊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在微博大海里敏感的事情逐渐褪去敏感,变成寻常事物,言论自由的空间由此一点点扩张。

微博的生死时速

一口纯熟的京片子,四十多岁,长得挺精神,貌似顽主的姿态,闯荡过东洋与西洋,这就是北京厨子。

我不上Twitter,但是上Facebook,那是个私密封闭的空间。今年春节和王小山一帮人吃饭时,丫拿手机没完没了发,还一直向我臭吹,我就觉得这种生活方式有趣,值得玩玩。

一开始上微博也是存着私心的,那会我在做一个互联网项目,基于房地产搜索的平台,所以我觉得这玩意有戏,这么多的粉丝能节省多少推广费用啊。上去之后,我先关注了王小山关注的300个人。

我本来就是图一个乐的,上微博第一天就和染香逗贫。我看她那条挺可乐:“出击,亮剑的时候到了,战鼓己响起,中国!请披上战袍,骑上你的战马,拔出你有很久没有见血的刀,拿出五千年的自信心,拿出五千年的民族精神和民族灵魂,杀向我们的敌人胸口。”我一看,赶紧回她:“行,美女,咱今晚剁谁去?我这里有四百多金粉集团,走,咱剁了中华民族的敌人去,就在今天晚上!带上我的菜刀,擦他大爷的,我不过了。”

这种逗贫才是我喜欢的,而现在我每天一上微博,一看到@我的人说到的事情,一个满目疮痍的中国。本来逗乐子挺好的,我特别喜欢“作业本”的那种状态。直到南京化工厂爆炸这事一出来,事情就变了。

微博上就南京化工厂爆炸炒得一片热闹,信息的多元和无序在第一时间迷惑了北京厨子,要么是情绪化的表达(江苏省委办公厅副主任:“你把电话给我,哪个让你直播的?”),要么就是片段化的信息。

理科生思维(这是他反复强调的重点)的他就没明白,到底这地方在哪里,危害有多大。看到有记者说两平方公里夷为平地,他开始警觉,长期混军事论坛的经验让他很清楚,这可不是小事,这得多大吨量的TNT才能实现啊。

微博上一张照片给了他线索——几个店铺在爆炸冲击下破败的场景。这如同拳击台上的铃声,北京厨子投入了战斗。“我就是想干一回私家侦探,就当破案去了。”

他先搜索出商铺位置,然后再利用Google地图定位,微博上的新情况又出现了,有南京本地记者说,在之前就有过化工厂爆炸。“嘿,这不就成了案中案了,”他继续利用Google地图搜索,最后的结果让他大吃一惊——这么多的化工厂和居民区在一起啊。

他把这个成绩做成图在微博上发布,成了很多新闻记者的线索。

这一次让他开始觉得,微博这平台好像是能干点什么。紧接着舟曲泥石流来了,在航拍地图出来之前,北京厨子做的图清晰反映出舟曲周边的地质灾害情况,说明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也给前去的记者指明了路。

基于Google地图的地理建模是他的方法论,这回他的宗旨是“只管天灾,不管人祸”,他的一大人生理想是当救灾总指挥,他津津乐道于自己的信息搜索能力,而微博给他提供了展示机会。

舟曲之后,他继续利用这个技术指出了云南省德钦县城的选址问题——地理条件和舟曲十分相似,而且进城道路只有一条,一旦发生泥石流,后果很严重。

这个分析引起了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 (微博)的注意,伍是微博时代的一个另类官员,最早发起过网友调查“躲猫猫”事件,作为宣传部长还曾起诉记者。在微博时代,他的发言经常会引起一些不同见解者的群起攻击,但他一直坚持利用这个平台。

上级专门为此事派出了调查组。微博的影响力又一次得到放大,但这远没有满足北京厨子的成就感。

开微博一个月,他用Excel做了一张图,“北京厨子围脖粉丝投入度及相关回报分析”,分析了自己在新闻事件上的表现和粉丝数量增减以及实际后果的关系,最后的结论是:自己的新浪微博仍处在眼球吸引阶段,没有任何实际效果,仅仅在媒体协助分析方面稍有成效。风险分析:1、目前仍依赖几个大博转帖。2、政策风险性极高,随时可能被封。3、博主对何时获得实际结果的问题无法回答。贡山泥石流预警失败原因:Google地图未提供高清卫星图。

微博这东西不好玩,太花时间了,公共性太强不如论坛能交到朋友。厨子想撤了,一如他之前长期混论坛时,说撤就撤,挥挥手不带走一个回帖。

随之,宜黄拆迁事件发生了。那天晚上他从廊坊谈项目回来,习惯性地又在网上逛了逛。突然,他看到自己关注的人发了一张照片:钟如琴被烧成火球从二楼摔下。熊熊烈火之下的血肉之躯“砰”地一下子击中了他。

之前做房地产项目时,他就明白这其中的猫腻与利益勾连。钟如九趴在大巴玻璃上的悲情照片,让爷们气十足的厨子坐不住了,能干点什么呢?

9月26日,被严重烧伤的罗志凤和钟如琴病情开始加剧,钟家律师和钟如九都开始在微博上求助。

北京厨子看到后,终于决定要真干点什么,他开始发微博求助,“今夜,我们要和死神赛跑!不能让钟妈妈跟大伯一样!谁能联系到全国最权威的烧伤科权威?万能的微博,你显灵吧!!!”

他的微博引来了回复,有网友告诉他解放军304医院烧伤科最好,还给了他电话。厨子相当不以为然,这种百度都能干的事情靠谱么?但他还是打了,心里直犯嘀咕:“这是一固话啊,有没人接啊,接了糊弄我可怎么办啊。”

电话通了,有人接还居然同意了。有了医院还不够,厨子还联系了北京红十字会的急救转运专用飞机。

在微博上,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另外一批网友齐心协力,安排好了湖南和广州的烧伤科专家。

情况又出现了,鉴于伤者当时病情,邀请专家去南昌要比转送去其他地方显得更为务实。他又发微博:“专家愿意明天赶赴南昌!我们现在正在分头操办专家邀请手续!”

钟家人又发现回医院办手续时,没人在,事情卡在南昌的医院方面。

《21世纪经济报道》财经版主编周斌在微博上发言:“1、专家会诊主要是给治疗方案,治疗过程和设备都依靠南昌当地医院,所以南昌方面主动很重要,否则去了白去;2、同行规矩,不经人家邀请跑人家地头上指手画脚,这是大忌。”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找到医院方面,网友“撒泼打滚”公布了南昌市卫生局正副局长的手机,以及南昌市副市长、市政府副秘书长的手机号码。

另一位网友“董崇飞”找到了医院党委书记的电话。令人欣慰的是,医院的刘书记态度非常开放并表示欢迎。

此时已经是凌晨3点多,第二天一大早,刘书记去医院专门盯着邀请函的落实。

就在当天,北京解放军304医院的烧伤科主任柴家科已经从北京出发,赶赴南昌进行会诊。

几天后,钟家人被转院至304医院接受治疗。

对于宜黄事件,北京厨子的总结是谢天谢地谢人:“谁能想到钟家有这么多的孩子,按住葫芦起了瓢,抓不过来,而且他们这家人还这么团结,还这么有公民意识,知法守法有理有节,太不容易了。”

在北京见到钟家人时,厨子说:“走到今天真是不容易啊,希望你们守法守法再守法。”在僵持时,曾经有人提议要不要再上访一下,厨子赶紧说千万别。

用行动弥补公权力的不足

山西矿工钟光伟在矿上打工期间染上了严重的矽肺病,丧失劳动能力,索赔无果,无奈之下律师告诉他有事去网上说,不认识英文字母的他居然学会利用手机发微博。

他的遭遇引起了邓飞的关注,邓飞做了报道,但似乎成效不是很大。北京厨子知道后和王小山、“巴黎行”等几位网友前去山西进行直接的救助。

他们帮着钟光伟打官司,直接带东西过去帮助钟家。拿到赔偿金后,厨子和“巴黎行”还帮忙联系了南京的医院,带着钟光伟去做洗肺手术。

北京厨子有一股理科精英特有的傲气,凡事追求技术含量。北京T3航站楼顶棚被风吹翻,一时间微博上骂娘的声音此起彼伏,厨子想说:这么大的新奇建筑,有没有做过风洞试验,有没有考虑过北京的位置和季风的风向,材料科学是否过关。至于什么是不是贪腐,是不是赶工期,“那是你们文科生该考虑的问题。”

宁夏吴忠警方跨省拘捕王鹏的案件是今年微博上的另一出大戏,当天夜里他和网友吴法天聊了一宿,这事情该怎么办?到底问题出在哪里?终于他找到了想要的结果——管辖权。吴忠警方没理由抓人:吴忠既不是作案人所在地,也不是受害人所在地,甚至都不是案发现场,吴忠警方的做法赶上了官场上最忌讳事,他的底气一下就足了。

第二天,他在微博上发预告,我要打电话给吴忠刑警大队副大队长。结果对方没接电话,他接着发短信,要做就做绝。

与缜密思考的一面相比,在他的微博上,骂娘的帖子也不是少数,这成了矛盾的一面。他的解释是,对于那些没什么可值得讨论的,就只能情绪宣泄了。“你说上海大火、新疆智障工这些事,在价值观上都没什么可值得讨论了,我怎么办,只能骂人了,而且骂人风险大啊,我是相当于下注了,我也担心被跨省啊。”

140个字,或有图片或有视频,看起来不起眼的微博悄然间也改变了厨子的生活。“上去就粘着,下不来,也烦。看着微博页面有时发愣,上一条是上吊的,下一条就是说好吃好的,我有点处理不来,太分裂了。慢慢地我被邓飞那帮媒体朋友同化了,气质越来越接近了。本来想用微博做商业推广的,以后也许有可能吧,但现在看可能性很小了,折腾这么久再去做商业有点不靠谱。”

当新浪还是四通利方论坛时,他就在上面混了,和新浪总编辑陈彤是多年的朋友。对于“微博改变中国”的说法,他不以为然,“微博不会改变中国,技术的力量或许能改变一些什么。社会的变革是多方面的,别太单一化了。”

他也不觉得自己是什么行动派:“行动派这说法要慎重,围观改变不了什么,你不把事情搞清楚弄一帮人去公安局静坐能解决什么问题?我们不能超越公权力,不能说我们是人道主义、正义就随便弄一帮人干什么,那不成红卫兵了?”

那什么是行动派?他说如果有几个公民能通过自己的行动弥补公权力的不足,那才算。

他有过一个伤心的案例:台州曾经有一个残疾新生儿,他们通过微博调动了足够的力量,但救护车带着小朋友从台州赶往杭州时,小朋友在路上却失去了生命。他很后悔,不该调动那么多力量去关注,当夜网友“巴黎行”问他,要不就直接从上海过去吧,他迟疑了,他想验证,但时间也耽误了。

谈到这,总是以京片子臭贫口气说事儿的北京厨子叹了口气:“你知道比利时那个小孩一泡尿滋灭了导火索,拯救了城市的那故事吧,其实行动派就该这么做。”

(本刊记者翁倩对此文亦有贡献,部分内容参考自邓飞《宜黄钟声》)

[责任编辑:black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