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微博革命:全民参与背后的推动力

2010年12月27日09:09南方人物周刊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在微博大海里敏感的事情逐渐褪去敏感,变成寻常事物,言论自由的空间由此一点点扩张。

宜黄事件的发酵

9月,江西省宜黄县成为了微博的风暴中心。9月10日,因为拆迁引发的纠纷,钟氏一家有3人在和政府的冲突中点燃了自己。几天后,自焚者叶忠诚去世,他是钟家儿女父亲的结义兄弟,无子女而被钟家人侍奉,因为义气失去了性命。

邓飞知道了这件事,但他没有行动。在中国做一名调查记者需要坚强到麻木的神经,血拆已经不是“新闻”。

事情如果只是这样,那么钟家的命运和成都自焚者唐福珍也不会有太大区别,但是互联网工具的介入让这件事的演变如同好莱坞大片一样跌宕起伏。

自焚6天后,钟家两姐妹被堵在南昌机场女厕所。她们原本是准备当天去北京录凤凰卫视《社会能见度》的节目。

钟如翠和钟如九 (微博)买了早上最早的机票,这样她们就可以10点钟到北京。她们到得太早了,甚至候机楼都没有打开大门,她们躲在了角落里。

大门打开后,钟如九有些害怕,姐姐安慰她:“再坚持一下就上飞机了。”显然,她们还是低估了政府的力量。

她们登上手扶电梯去取登机牌,一群男女冲了过来,钟家姐妹认出了他们——宜黄县政府工作人员。

钟家姐妹开始厮打、反抗。钟如翠给一位机场工作人员下跪,拜托不要让宜黄政府的人带走他们。或许是考虑到影响。机场的工作人员带他们去了休息室,依然没有人肯出面解救。

县委书记邱建国和副县长刘文波到了机场,邱当过驻京办主任,比其他领导更清楚上访户在首都的影响,而且国庆即将到来。

昌北机场派出所一位副所长带着民警赶到了现场。他们说了一句让钟家姐妹稍感安慰的话,“有我们在,你们不要怕。”随后,他们将这对近乎瘫软的姐妹带入机场内的公安局办公室里,而宜黄县来的人像影子一样尾随其后。

钟如翠给采访过她的《新世纪周刊》记者刘长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刘长很着急,发了一条微博:【紧急求助!】今天上午7点,抚州自焚事件伤者钟家的两个女儿在南昌昌北机场,欲买机票去北京申冤,被一直监控她们的宜黄当地四十多个人控制在机场,家属报警无用,现仍在机场,处于被扣状态中,泣血求助网友。

此外,刘长还附上了民航江西机场公安局昌北机场派出所的电话,但这个电话一直不通。

直到网络意见领袖、作家慕容雪村看到并转发之后,事情开始被更多人关注。

因为过度紧张,钟如九在派出所内晕了过去,在医务人员帮助下才醒过来。副县长刘文波试图说服他们,而派出所方面又告诉钟家姐妹,上级通知不许他们登机,并建议她们换个地方去和宜黄方面谈判。

刘长听说这个情况,想到了同乡邓飞,他打电话告诉了邓飞情况。他很想要独家新闻,但人道主义立场让他明白,必须让更多人参与其中。

刘长说,邓飞明白我说的话和干的事。

8点57分,邓飞发出了第一条微博:【昌北机场直播一】被县委书记带队的40多名官员围住,自焚家属们插翅难飞,航班耽搁,钟九妹心力交瘁刚才晕倒,幸而医生现场抢救,现在已无大碍。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争辩声中飞机已经远去。钟家姐妹被迫离开派出所,出门之后,他们迅速躲进一个女厕所,并把自己锁在一个格子间内。

天下之大,此时她们却只有这个格子间能保护自己,而且外面有个女人不断敲打着门,让她们“有什么事出来说”。

钟家姐妹告知《社会能见度》无法来京,而此时他们的兄弟钟如奎已经到了北京,联系上了节目组。一面是电视台的连线,同时她们还在不停打电话给刘长。

刘长通过QQ把信息传给邓飞,邓飞再发送到微博上。当刘长告诉他,钟家姐妹已经被困在女厕所时,邓飞明白,这件事一定会放大,人们已经对拆迁麻木了,但钟家姐妹此时的遭遇太戏剧,而且直接击中人们内心最柔软的部分。

同样的情节出现在了电影《保持通话》里,但昌北机场的现实比电影还要电影。总有一种新闻比戏剧更打动人心。无数的评论与转发出现在互联网上,钟家姐妹的命运通过微博开始在这片土地上被更多人关注。

邓飞是一个优秀的记者,他不但关注事件的真相,也注意事件的表达。在机场攻防战中,县委书记邱建国就守在女厕所外,邓飞强调了这一点,给事情涂抹上一丝黑色幽默。

互联网的声音很快就反映到现实中,邱建国开始被人发短信打电话问候,记者们纷纷奔到现场,开始同步报道。

酷六网的总编辑陈峰是当年《南方都市报》报道孙志刚案件的记者,他们也开始进行联系。一段声音被传到互联网上。钟如翠哭着说,“他们太吓人了,跟土匪没什么两样。”

钟家姐妹不可能永远躲在格子间内,她们走出了女厕所。邓飞发出“机场女厕门直播”倒数第二条微博:【昌北机场女厕攻防战直播之八:宜黄拿下两女,禁飞】在强大攻势下,钟家两女现在被带出厕所,由机场派出所一副所长、一民警和宜黄县副县长文波等人看守,对方欲把钟家二女带去机场派出所办公室,钟家人拒绝,现在僵持中。刚才公安向钟宣布:今天你们哪里都不能飞,不仅不能飞北京,全国哪里都不能飞。

最终,钟家姐妹同意副县长的提议:第二天上午,在媒体在场的情况下,她们将和抚州市(宜黄上级部门)一位副厅级干部进行商谈。

这一天的互联网被钟家姐妹搅得翻天覆地,刘长从《南都周刊》记者周鹏拍摄的视频里截取了一张图片,照片里钟如九趴在大巴玻璃上,哭泣着拍打车窗。钟如九的姿态宛如一种隐喻:她今天的命运,或许就是我们明天的命运。

事情到最后一步,新浪微博才开始删帖,腾讯微博没有删,但也受到了很大压力。这件事情能够得到放大,而不是一开始就被禁止,一方面是引爆点过早,太多的信息无从控制。另外,当时因为钓鱼岛撞船事件,示威正在动员中。相比较之下,注意力集中在钟家姐妹身上并不是什么坏事。

当晚,钟家姐妹在记者的建议下开始上微博,此前钟如九只会用手机上网偷菜,而之后,她专门换了一部智能手机,能更好地发微博。

机场一战点醒了邓飞。在之后的湖南抢尸案中,他干脆从一开始就进行直播,从出发到现场描述,甚至是省人大的调查结论,他都一并发到微博上。人们看到地方政府公权力的荒谬乱用,从一开始的现场感性描述,到事后一步步公布真相,邓飞的调查伴随着微博层层推入。

最终,抢走尸体的桃源警方还了尸体。邓飞相信,抢走尸体太具有戏剧性了,这是人伦的基本,没法不吸引人注意。

“微博让坏人变好,让好人变得更好”,邓飞坦言,有了微博,自己必须更加谨言慎行,“我的言行被放到网络上,我也一样要受到人们的监督。”

在他未出版的书里,他专门总结了微博的巨大作用——微博用户们的连接除开友谊,更多是某个共同话题——用户可以感兴趣的话题为中心,形成不同的“话题圈”。不论相互之间是否认识,但只要对该话题感兴趣,都可以参与到讨论中,相互交流碰撞。而不论是谁,只要提出的话题独特、重要或见识过人,极易形成“一呼百应”或“一呼万应”,被肯定、被鼓励、被赞扬——这是一种罕见而美妙的美好感受。

对我来说,微博最妙的是一些在传统媒体视为禁忌的事情,在微博大海被你一句我一句说来说去后,一件敏感的事情逐渐褪去敏感,变成寻常事物,言论自由的空间由此一点点扩张。

同时,他还结识了很多朋友,“北京厨子”是其中之一,他们通过微博相识,一起在宜黄等事件上发声出力。不过,他们同在北京,却还从没相见。

[责任编辑:black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