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胀”——我们的2010

2010年12月24日17:11三联生活周刊[微博]谢九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对普通民众而言,这个全球第二的荣耀,距离现实的幸福感却还有相当大的距离

物价是怎么“胀”起来的

我们正在经历中的通胀兼具了需求拉动和成本推动的双重特点,这一过程中,超发的货币拉动了资产价格,尤其是“住”的价格,继而带来了诸多生活必需品价格的上升。价格总水平的上涨又成为工资上涨的理由,工资上涨又形成成本推进的通货膨胀。

主笔◎邢海洋

零星的线索

物价是怎么涨起来的?是从哪儿开始涨的?当年底我们激烈地探讨着“到香港打酱油”、“在社区绿地种蔬菜”的时候,还真难理清一年中的通胀脉络。尤其是有了2008年那次的大通胀背景,居民们对价格上升并不敏感。那次是全球范围内的通胀,外有原油步步为营地推高,内有猪肉的呼应,最终形成了本世纪前10年里最高的CPI,8.7%。回头看,这次显然没有如此明显的主线。这次的上涨,由点及面,由暗到明,步步潜入,和3年前国际大宗商品海外高调引导,国内被动拖曳的方式大有不同。

年初物价偶有骚动,从表象上,全是一些个别事件,每件事件背后,都离不开一些“黑手”作祟。

生产资料上,最突出的是铁矿石。2009年全年,金融危机过后需求不振,必和必拓、淡水河谷和力拓三大铁矿供应源改变了销售策略,加大促销利度,铁矿石一次性打折,幅度超过20%,并且全年固定在60多美元/吨的低价格上,矿山甚至把铁矿石堆在国内的港口码头零售。这一年,我们共进口了6.28亿吨铁矿石,比上年增加进口1.84亿吨,增长41.6%,是历史上增加进口量和增长幅度均最大的一年。这样意味着,作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买家,2009年我国进口量已经超过全球海运贸易总量的一半。不过,铁矿石需求方面的“垄断”地位并没有赋予我们定价上的话语权,2010年度铁矿石谈判之初,传来的消息还是三大矿山要涨价30%~35%,隔了一个春节,毫无征兆的情况下,铁矿石现货价暴涨,三大矿山开始了漫天要价,涨价90%~100%,长协价也要改成短协。最终,钢企接受了季度定价,今年1~11月,我们少进口了600万吨,可为了涨价的铁矿石多支付了1700亿元人民币。这1700亿元若摊到我们13亿人口的每一份儿上,每个人便要多支出130元。这是物价上涨最直接的例子。

三大铁矿的“说一不二”曾经造就了长协价的三连跳,年涨幅动辄70%左右。今年季度定价近1倍的上涨也算不得难以接受。因为和垄断集团比起来,天气似乎更难把握,而天气的捉摸不定给今年物价,尤其是农作物的影响看起来是最显著的。

全球变暖的大趋势下,天气也来“捣乱”。始自2009年秋天,西南五省持续干旱。秋季、冬季和春季连旱使西南部分地区遭遇百年一遇的特大干旱,2010年农作物受灾面积超过6000万亩,其中绝收面积达1600万亩,因灾直接经济损失超200亿元。西南地区夏粮的减产幅度达10%以上。在北方,大风和低温天气带来的影响甚至超过了南方的危害,黑龙江、河北、山东等省均为排在全国前五的产粮大省,这里,冬小麦遭遇到30年一遇的冻害,夏粮丰收岌岌可危。并且,迟来20天的季相还影响到春播,生产季的缩短不可避免地影响到夏粮产量。当时,多方预计,各种因素叠加,夏粮将减产3%~4%。连续7年,我国粮食稳产增产。通常,夏粮虽只占到全年粮食产量的1/5,但也是连续7年丰收。突如其来的坏天气还是足以使投资者和消费者对这个消费刚性十足的基础商品产生恐慌情绪。但事实却是,粮价基本保持稳定,2010年第一季度,青黄不接之际,最大的主粮品种稻米价格甚至下滑。

粮食中真正引起恐慌的是小杂粮品种,绿豆、红豆、黑豆、薏米、黑米、黑芝麻等小杂粮价格成倍飞涨,绿豆贵过猪肉,薏米仁一斤接近20元,以至于民怨沸腾,“豆你玩”成为治安事件,养生专家被查处。杂粮的引领粮价,回溯起来,和其单产少、品种少、便于被投机者利用不无干系。杂粮常年种植面积虽占全国粮食作物种植面积的10%,但单产小,产量只占全国粮食总产量的4%~5%。并且由于我国杂粮出口价格有很多优势,年出口量占到全国粮食出口量的10%左右;创汇占粮食出口创汇总额的20%~30%。本来产量少,又大量出口,留在国内的数量有限,加之杂粮种植主要分布在我国东北、华北、西北和西南等干旱半干旱地区、高寒山区,正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如去年绿豆主产区吉林省和内蒙古自治区大旱,减产近四成。另外,杂粮之所以“杂”,乃因为几千年的作物在选育进化中处于劣势,产地大都地处偏远、土壤瘠薄,故而少污染,营养成分也因杂而“杂”。先天的不足,却无意中迎合了崇尚养生的现代人的需求,被赋予了草药的期待。多种因素促成,一轮供给紧张的趋势便被投机者利用,成为囤积居奇,牟取暴利的工具。主粮却不同,国家年年以托底价格征收,保障产量。粮库中储备充盈,投机者自不敢轻举妄动。

成本推动型通胀

物价涨得让消费者气短,还是秋天之后的事。房价涨一倍,购房者可以先拖一拖再购买,况且全国85%的家庭拥有自住房,涨价等于财富增厚。杂粮涨价,消费者可以选择替代品,多消费主粮;夏天,植物生长季节,个别地区虽有灾荒,但全国范围内蔬菜供应充足,且旺季的价格,再贵也有限度。铁矿石涨一倍,可通过炼钢厂和制造商的消化,终端消费者感受甚微。于是,一个优哉游哉的夏天在不知不觉中流过。秋天来了,一场提前到来的寒流改变了一切。以北京为例,按常年的气象经验,连续5天日平均气温在10℃以下为入冬。近几年,北京的入冬日多在11月上旬,可10月中旬后,雾霾天气招致气温骤降,冬天提前到10月下旬。蔬菜价格翻番,消费者再也无法平静了。

[责任编辑:black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