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嘉宾访谈 > 正文

2010《大师》年终回顾:纪录高昂头颅的灵魂

2010年12月24日14:58腾讯嘉宾访谈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六、他们遭遇困惑

【解说】我们不只一次从大师们的眼中看到困惑,那些他们曾经用生命去坚持的东西,真的过时了么?

苏秀:那我还是想不通,我就觉得为什么人家意大利、法国不衰落,我们为什么要衰落?

【解说】作为上海电影译制厂老一辈配音演员的代表之一的苏秀,用声音塑造了众多外国影片中的经典形象,还以出众的才华执导了100多部译制影片。晚年的她看到了同样进入迟暮之年的中国译制片。没人再愿意像他们年轻的时候那样,为一句台词而讨论好几天的时间了,这让她感到深深的遗憾。

苏秀:我觉得一个就是现在的译制片质量太差了,不是观众不看,我也不看,我从来不看。所以那个朱军当着童自荣的面说“我不看译制片”,我说我觉得此言有理,因为他不认真去配,你甚至于觉得搞不清楚是原来的演员演的不好,还是配音不好。你甚至于就觉得整个戏不好看,觉得那个原来的演员演的不好。

【解说】曾经为三个字台词情绪不饱满而挨骂几个小时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苏秀一直不甘心,84岁高龄的她仍然活跃,组织讨论会,写书,上电视节目,为失落的译制片摇旗呐喊。

苏秀:只要是世界上存在不同的语言文字,只要有翻译小说,就应该有翻译电影。

【解说】著名翻译家潘庆舲曾翻译过很多我们耳熟能详的美国文学作品,如《大街》、《瓦尔登湖》、《嘉莉妹妹》、《珍妮姑娘》和《哈克贝里费恩的历险记》。他将翻译称为带着镣铐跳舞,但现在愿意带着镣铐的人少了。

潘庆舲:我出书还是比较快的。但是我没有做好准备以前我是不翻译的,我翻译的时候基本上,过去人家说有腹稿,我还要修改。

【解说】时下的小说已无法再等待两年的时间了。同为翻译家的冯春老人始终无法接受那种高效的现代翻译方式。冯春说自己一辈子好像只干了一件事,就是把普希金的作品全部翻译成了中文。

冯春:集体翻译,而且这个集体翻译也是很快的速度,他不是一天翻译一千字,两千字,一天可能要翻译八千字,一万字,那就非常粗糙。 ……那真是无奈。这个对读者绝对是不负责任的。我们这一代做编辑的也好,做翻译的也好,都是很认真的,非常认真,没有依据是不下笔的。

【解说】潘庆舲仍然坚持,经典永远是时髦的东西所不能替代的。

潘庆舲:如果说我要搞流行的东西,我可以保证说,我半个月可以翻译一部写的时髦的小说,没问题,但是我这个人不感。我一定要精品,拿进来肥料、清水来浇灌我们中国的文学艺术的事业,我不能拿来垃圾,快餐文化,不好拿这些东西,这是我的原则。这也是我搞翻译的底线。

【解说】大师们总是想把最美好的东西留下,这样的愿望绝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漠下去。

[责任编辑:yiyi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