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嘉宾访谈 > 正文

2010《大师》年终回顾:纪录高昂头颅的灵魂

2010年12月24日14:58腾讯嘉宾访谈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五、他们忠贞于爱情

【解说】我们曾拜访过一对自称为“未名湖畔的小鸟”的大学问家,哲学家汤一介和比较文学家乐黛云,他们每天一边在未名湖畔漫步,一边讨论生活和学术上的大小问题。他们用相扶相携的60年为我们解答了现代人的普遍困惑——什么样的爱情经得起考验并历久弥新?

【解说】他们一个来自一个国学渊源的书香门第,一个来自受西方开放思想影响的名门望族。他们在未名湖畔相识相知相爱,并且相伴一生。

乐黛云:我觉得这个人特别有情趣,而且特别含蓄,又特别有学问,我当时就是很崇拜他。我到南苑的一个水田去劳动,那个水田中间有一个小的平地,干的地方。后来休息,累的不得了,因为没有种过水稻那个是很累人的,后来我们就躺在草地上休息。很累,我们就躺在一块,好多人,他就揪了几根小草搁在我的口袋里头,他说也许我们可以决定我们一个新的关系吧。我当时就很感动,我说这个人怎么那么浪漫。

【解说】文革期间,汤先生被打成了黑帮,有一段时间,他天天要接受审查。那个时候,心力交瘁的汤先生最大的支撑来自妻子乐黛云。乐先生每天都坐在北大哲学楼前的石阶上等着汤先生接受审查出来。

汤一介:她给我的很多支持,在文化大革命中间,我最艰难的时候,我们被关在楼里头做检讨。常常到十一二点钟再放我们出来,她就坐在我们哲学楼的石坎上等我,她当时就怕人家把带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再找不着我了,那不是很恐怖吗?我觉得在我们之间,或者不仅仅是我们之间,在一堆夫妻之间最基本的是信任。我信任她,信任她是一个好人。可以超出一切,我信任她,我爱护她。

【解说】60多年的相濡以沫,这对老人之间的感情还一如他们初见时那么浓烈,尽管已经缺少了年少时的炽热,却如同美酒,经过岁月的洗礼,愈发香醇。这是两个天性自然、对生活充满热爱的老人,他们是学术上的大家,也是忠贞爱情的典范。

【解说】我们也曾向大翻译家草婴请教爱情之树长青的秘诀。

草婴:我觉得人活在世界上有一个问题是经常要问自己的,你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什么是你结婚最主要的东西,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经常也问我自己。我觉得我在家的生活还有其他方面都没有受过太大的曲折。本身就是在这样的曲折中间过来的。

【解说】草婴夫妇也曾一同经历过文革的磨难,文革结束后不久,草婴推掉了出版社总编辑的职位,选择独自完成托尔斯泰的全部作品,同时也就选择了与清贫为伴的生活。夫人盛天民给予了他最大的支持和理解。

盛天民:我当然是支持的,因为他长期一直是做翻译的,那个时候假如叫他当领导,也是行的,有这个能力,不是没有这个能力。但是他认为,翻译托尔斯泰是他当时的时候,因为受了文革的苦,所以他认为人需要进行人道主义的教育跟人性的唤醒,要对年轻一代都要进行一些人性的教育。所以他认为应该要翻译托尔斯泰的作品是最好的。因为托尔斯泰的作品在这里边体现比较深刻的。所以,他先要把这个翻译好。

【解说】还有单田芳,那个大他六岁的妻子带给他的感动和无尽思念。

单田芳:我至今做梦还在想着我老伴。虽然她已经故去18周年了,一做梦就梦见她。因为我老伴跟我很不容易。我娇生惯养,根本就不懂得种地,五谷杂粮都不分,一个人到农村去,肯定活不下去。有她在我身边,照顾我冷暖,哪怕给我做口热饭吃,也是精神支柱。所以就放弃了刚才我说的毅然陪着我带着孩子到农村去,就在那干了将近十年,跟我受苦受了十年。当你好了的时候,你走运了,你就在家里坐着,这运和财就找你来,我当时就是这么一个情况。我那时候四十多岁,正当年,我老伴里应当跟我享福了吧,没想到,回来日子不多,就是老病重犯,气管炎、肺气肿、肺心病多了,不几年就去世了。

【解说】还有陆谷孙,文革中,妻子是那个唯一没有在他的大字报上签名的学生。

陆谷孙:她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班,她们这个班是当年留下来,从各个系抽过来的。各个系抽过来学外文,学英文。准备将来回到各处去教英文,这么一个班。这个班他们叫我continent。我自己介绍,我说我姓陆,英文就是continent。跟他们这个班关系特别好,因为他们是个试点班。1966年,我妻子这一点我比较佩服。他们开始写大字报,也写我大字报,他们学生都写我的大字报。我夫人拒不签名,唯一一个不签名的就是她。

【解说】还有周有光,有一个人几乎陪伴了他整整70年,他们从青年时的浪漫激情到中年的举杯齐眉再到老年时的相濡以沫,69年的婚姻生活,无论经历怎样的风雨和磨难,从未分开。这个人就是周有光的妻子张允和,那个名动一时的张家四小姐。

周有光:特别是我的老伴去世,93岁去世,应当算是高寿了,可是在我来讲,我们我们结婚七十年,我向来没有想说两个人少掉一个人,忽然少掉一个人了,当时这个打击还是很厉害的。我对于这个家的夫妇生活,我认为要重视一点。夫妇要有爱,这是当然的,可是他不光是爱,又包括着敬重。古代人讲“举案齐眉”,举案齐眉就是尊重对方。尊重对方,你尊重他也尊重你。所以我跟我的老伴开玩笑,我们每天喝咖啡喝的都拿杯子,都是举杯齐眉,不是举案齐眉。这个小动作就表示相互尊敬,相互尊敬对家庭的幸福是很有关系的。我觉得现在离婚的太多了,这就是不会相互尊敬,相互尊敬了那许多问题都能解决。

【解说】我们或许无法拥有那个时代造就的纯美或者患难的爱情,但在大师们令人高山仰止的成就背后,我们看到了那些温馨并足以令我辈动容的相扶相携、执手白头。

[责任编辑:yiyi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