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嘉宾访谈 > 正文

2010《大师》年终回顾:纪录高昂头颅的灵魂

2010年12月24日14:58腾讯嘉宾访谈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三、他们坚持理想

【解说】有这样一些大师,他们的一生追求至今没有实现圆满,他们或者一生都被无力感包裹,但是对理想和信念的支持为他们赢得尊重。

【解说】被称为中国律师的荣耀和良心的张思之,在面对公权力的斗争中,几乎无一胜诉,却一次次用掷地有声的辩词来敲打着律师、公众甚至国家的良知。

张思之:我并不是因为胜或者败而觉得做与不做的。而且胜败的标准,他们有他们的标准,我有我的标准。我坚持一条,今天我还在这里给你发豪言壮语。我所有的辩护词,只要有一点他能把我驳倒我都认罪。作为中国的律师,或者作为律师,他天生下来他就是公权力的对抗力量,他就是要发出另外一种声音的人。我觉得我们面临这个形势,我们没有别的出路,只有硬着头皮抗争下去。绝对不可以妥协,如果妥协的话,那我们这个律师可要完了,绝对完了。没有任何意义了。

【解说】86岁的草业科学家任继周一生研究和实践的领域至今鲜为人知,他一生在为改变中国传统的“以粮为纲”的农业结构而奔走呼吁,却少有共鸣。尽管我们或许从来都没有真正意识到他的研究的巨大意义,但是他对事业和国家深沉的爱,足以让后辈为之动容。

任继周:我一直为这件事呼吁,可是传统太深厚了,就是“手里有粮,心里不慌”,粮食情结太重,食物的情结淡薄,食物不就是粮食啊。我搞草地,草原生态研究所目的就在这里,要改变这个农业结构。现在看起来,不容易改,因为传统太深厚了。我从事教学、科研,已经六十多年了。只为认识草业科学的本质做了一些工作,就这些认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我觉得很不够,很惭愧。就我经历的这一段时间里头,我们中国草原遭受了最大的破坏,其严重程度历史上从未见过。面积缩小了、品质变坏了。现在有人正在写一个草业发展史,我说这一点你们一定要写出来,不然的话对不起我们的子孙后代。以粮为纲,牧业大寨县,我们老这么办能行吗?所以,评价我的作用,只能说很惭愧!

【解说】中国环保之父曲格平,从事环保事业40年,这也是环保概念进入中国人的视野并逐步生根的40年,但是今年80岁的曲老,面对中国的环保现状,却充满忧虑。他逾越了法律的障碍,并把环境保护上升到了基本国策的高度;他逾越了舆论的障碍,通过“中华环保世纪行”活动,让环保意识得到普及;但是在环境保护和GDP增长的平衡中,曲格平始终无法逾越环保投资的障碍。

曲格平:我始终感觉到我们的环境问题,当然还是有很大的进步,但是这个进步跟我们的经济事业发展相比,因为我们的经济发展这么好。在这么好的形势之下,我们的环境形势没有跟上,到现在我们还是承认环境面临的形势是十分严峻的。这25年是我们国家经济腾飞的奇迹。但是环境保护跟这个比较,是大大逊色,我们自己从来没有完成过计划。

[责任编辑:yiyi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