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大连“被石油”再调查

2010年12月23日20:00新民周刊胡展奋 杨 江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公元2010年7月16日,大连只差一步就成为史前的庞贝。所不同的只是,大连被石油吞噬,而庞贝被火山毁灭,命运只是动了动小指,两者就可以被一把抹去。特大火灾。世所罕见。中国首例。

10月24日的第二次爆炸,仍然是“人祸”。 公开的报道说,中石油工人在拆卸103号储油罐时,作业中的火星引爆了罐内残油。

爆炸再度造成了大恐慌,附近方圆几十里内的居民纷纷弃家出逃,公路上狼烟滚滚一片末世乱象,大连市出动了100多辆消防车到现场扑救,还出动了60多辆装满砂土的翻斗车才遏止了火情进一步恶化。

且不说2005年中石油“吉林化工爆炸”后,国家立即对中石油发出了整改命令,而中石油依然无动于衷,就拿这“第二次爆炸”来说,一些因“7·16”(第一次爆炸)而熟悉了新港库区油罐布局的专家就曾出示了“红牌警告”:库区的油罐布局过于密集,必须疏散!“事故池”、“远程供水系统”等一类的紧急救险系统不是没有,就是不够,库区因此而“如同悬在大连市头顶的定时核弹”,就像“靴子何时落下”——600万大连人日后的安全也就悬停在“下一次爆炸发生在何时”而已。

换句话说,以中石油目前对外界的态度而言,第三次、第四次乃至第N次的大爆炸逻辑上是必然再发生的。

令人诧异的是地方政府事后的“动静”:那就是几乎没有动静。

大连市政府曾在“7·16”救援中调动了诸如市海洋渔业局、环保局、公安局、消防大队、海洋渔业局及安监局等多个部门的力量,但事故过去之后,城市安全管理的话题就又被就此撂下了,从没有见到哪个部门被派来拆除民众身边的“不定时炸弹”。这一次化学罐又没炸、这一次没有漏油、这一次没有死人……是不是地方政府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事实上就“睡在火山口上”,一定要等到这一切真的发生了,才会意识到自己在城市安全管理上的渎职呢。

如果真这样,还是请他们再关注一下公开报道过的消防队员的现场回忆,以俾感受“大连在危急中”——

……巨量的原油从管线中喷出,流到哪儿,哪儿就是一片火海。消防员们赶到时,已形成了500多平方米的地面流淌火。此时,103号罐旁边的101至106 号,5个10万立方米储油罐,岌岌可危。103号罐东侧的原油泵房,已经身陷火海,与它一路之隔的南海罐区42号、37号两个10万立方米原油罐也受到威胁,再往北就是更可怕的危险化学品储罐群了。

所谓的“危险化学品”,最危险的无过于令人闻风丧胆的“PX项目”。

那是众所周知的“终极绝杀”,一旦被引爆,对600万大连人就是“秒杀”。

“想着也腿肚子打转。”一个又一个的消防队员强调说。

大连PX项目即大连福佳·大化石油化工有限公司70万吨PX芳烃项目,这个号称目前国内单系列规模最大的芳烃项目于2009年6月21日正式投产运营。此前一向低调推进的PX项目,正是在正式投产之后经媒体报道而被大连市民获知,随即引发大范围忧虑的。

福佳·大化芳烃项目由福佳集团和大化集团合资建设,占地面积51公顷。据称此项目年产值约260亿元,可纳税20亿元左右。2005年12月,该项目顺利通过国家发改委核准,并被列为“大连市政府六大重点工程”之一。

“最毒无过PX”——2007年厦门市民透过柔性的“誓死抵制”,迫使当地政府最终放弃PX项目,这被大连市民视为榜样。但大连人想不明白,如此“绝杀”的东西怎么就被“悄悄地”引到花园城市大连来了呢?

2009年7月24日,大连市环保局公开表示,福佳·大化PX项目采用DCS系统集中控制,对装置生产过程实施集中检测、显示、连锁、控制和报警。又称,福佳·大化PX项目储罐区严格按照《石油化工储运系统罐区设计规范》、《石油化工企业防火设计规范》进行设计和施工。厂区排水系统设置了三级防控体系,可确保各类物料不排入环境……

现场,火场,着火的滚滚原油在几十个储油罐之间流窜着,熏煨着PX、烘烤着PX、油炸着PX、炖煮着PX、煎熬着PX……

“地沟里的原油连续爆炸,井盖儿满天飞,也不知道它会落到哪儿!”负责看守化学危险品罐区的郑春生感到自己像闯进了雷区,只能护住头脸,跑“S”形躲避不期而至的井盖儿。

那一刻,他已经忘了PX。

“我看到一个井盖儿被炸得一半翻成了90度角。还有一块不知从哪儿炸来的铁皮,后来6个消防员才把它抬走。”指导员王国开说。此时,他发现燃烧的103号罐北侧外皮,软塌塌地折了下来。

21时左右,王国开正在全神贯注地与火魔搏斗时,忽然听见腰间的步话器传来大队长李永峰的叫喊声:“赶紧撤!”

“我们刚跑出去十几米远,身后的油泵房就爆炸了。”王国开和同组的战士们被强大的冲击波扔出三四米远。身后的不锈钢水枪、水炮统统化为灰烬。

“火从我们头上扑过去。差一步,我们都得‘化’了!新港消防队的一辆消防车就没抢出来,整个儿给熔化成铁疙瘩。多亏李大队让我们提前撤了!”提起这次最秒杀的爆炸,王国开至今心有余悸。

李永峰是怎么知道泵房要爆炸的呢?“油泵房里有大量的油,我忽然发现它的声音不对了,刺刺刺地响,火的颜色也不对了,原来是红色的,突然变蓝、变白了,而且管线来回乱跳,这就说明要爆炸了。”凭着丰富的经验,李永峰带战士们躲过了一劫。

此时,大火已经烧到创业路东边。郑春生发现,他负责的南海罐区42号和37号储油罐,保温层已经烧得脱落,剧毒的化学品罐区就在一步之遥。

PX罐一旦爆炸,不但在场的所有消防人员无一能够幸免,就是50公里之外的大连市区,也顷刻毁灭,那将是世界上最大的PX爆炸事故。

邀天之幸,PX罐还是没炸。

就在大连消防支队快扛不住时,距离大连最近的营口市公安消防支队8台消防车、42名消防官兵及时赶到。此后,辽宁省12个市和辽油、辽化的专职消防队,200多台消防车、1000多名官兵全数压到火场。泡沫有了,水有了,一阵狂射狂压,PX罐区保住了。

也许在中石油和地方当局的词典里没有“如果”。但谁敢保证大连每次都这么幸运?在600万大连人乃至全中国人的词典里,不可一日无“如果”啊!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