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网上长城”攻防战

2010年12月22日16:45凤凰周刊田路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2009年12月11日,国家广电总局关停了约200家没有取得视听节目许可证的网站。广电总局此次整顿范围从提供在线视听类服务的网站扩展到提供影视作品下载类网站,清理范围和力度进一步升级。

(本文刊载于2010年1月15日 凤凰周刊2010年第2期)

据称,今后将对视频下载网站采取许可证管理。

12月5日,文化部文化市场司副司长庹祖海表示,网络空间也是社会的一部分,需要立法规管。他同时透露,相关部委也在研究网络实名制、网络虚拟财产、网络知识产权保护、网络内容分级管理、预防和矫治网络沉迷等问题。

同一时间,BT中国等BT下载网站被关闭。

海外评论家认为,2009年岁末中国频繁祭出互联网整顿的重拳,除了正常的行业规范管理,亦有完善"网上长城"综合效果的考量,毕竟互联网发展到今天,技术创新和传播方式的日新月异,使得简单强化对某些网站的屏蔽效果,已远远无法真正实现这一系统工程的初衷。

互联网时代,海量信息的自由传递,不仅对传统生活方式和社会观念构成巨大冲击,同时也弱化了政治控制和社会秩序。美国学者德图佐斯在其1997年出版的《未来的社会— 信息新世界展望》一书中,道出了政府对互联网的担忧:"一个方面是其影响范围无所不在,趋于无视国界。另一个方面是隐秘性,新的加密体制能把它给予罪犯和任何被视为'国家敌人'的人。让我们分别称之为政府对普遍性和隐秘性的恐惧。"

因此,自互联网诞生之日起,各国政府都试图对其进行或深或浅的控制与监视。今天,世界各国依据各自的意识形态以及法律体系,对互联网系统形成了不同的监管方式,譬如网络实名制,在韩国已实施经年(详见本刊2006年12月《国外互联网络的监管》一文)。而中国正处于各种社会矛盾急剧增加的转型时期,有效加强互联网监管以维护社会稳定,在管理者看来,自是题中应有之义。

有舆论认为,2009年是中国近年不断加强互联网监管手段以来,管控技术和力度最具突破性进展的一年,传统穿越"网上长城"的各种技术工具纷纷失效,但技术的发展,使得管制信息的传播方式更为隐蔽,传播源更为分散。2009年末的重拳出击,舆论反映和监管效果如何,目前尚无从得知。但中国从1995年互联网开通以来,监管与反监管的攻防战,不但显现出一条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轨迹,亦显示出一条社会矛盾和焦点的轨迹。

1995-2000:不设防年代

中国互联网是何时开始的,一般有两个提法:一为1993年3月12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朱 基主持会议,提出和部署建设国家公用经济信息通信网(简称金桥工程);另一个说法是1995年1月,北京和上海两个节点正式接入Internet。无论何种,这两件事对中国的互联网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中国互联网曾有一个标志性场景:1996年的北京白石桥路,路边高高的白杨树间立着一面巨大的广告牌,上书:"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向北1500米。"向北1500米,即为瀛海威的网络科教馆。

瀛海威为普通中国人打开了一扇通向互联网世界的大门。尽管当时全中国的上网人数还不到8万人,但那是一个百无禁忌的不设防时代。

也就是在这一年,广州网民温云超开始上网。与当时多数中国网民一样,温在第一次体验自由表达的亢奋时,也迅速将注意力转向现实社会少有机会表达的政治和意识形态领域,他和遍布世界各地的朋友们分成不同阵营,围绕着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热烈争辩—这都是真实世界里无法想象的事情。

对国内网民来说,互联网除了提供百无禁忌的言论机会外,境外多得不可计数的色情网站也同样让他们"大开眼界",借助互联网,色情文学不但从无到有,而且迅速完成了门类细分的进化。

无拘无束的狂欢很快落幕。1999年末,温云超发现一个叫北美自由论坛的网站已经无法访问,同时不能访问的网站还有万维读者和多维新闻。

那时的温云超已是人民网强国论坛的常客,他有了自己的网名—北风。强国论坛建立于1999年5月8日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之后。在那里,各地网民首次感受到了网络给他们带来的兴奋与冲击。他们每天在论坛里热烈讨论各种重大时事话题。可没过多久,这些讨论就很难持续下去了,因为网民们发现,论坛里有了过滤字,发言被过滤字吞噬渐成常事。过滤系统的关键词只有两种:政治与性。

"温云超"们当时并不知道,在他们积极讨论之时,一部与己息息相关的法规《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已悄然实施。这是一部在1997年12月11日经由国务院批准,同年12月30日由公安部发布的法规。这是中国内地对互联网展开全面管理的第一步。

其实,在中国接入互联网的那一刻起,对网络的监管就已同步启动。

1996年,为帮助中国建立国际互联网公共接口,而受雇于中国政府的迈克尔 罗宾逊,被中国同事召到了会议室。对迈克尔来说,这是他一生中难以忘怀的一天。

会议上,迈克尔的中国同事问他:"是否有办法对中文互联网上的电子邮件和网页地址做关键词搜索"。迈克尔回答没有,想"嗅"(sniff)出分割加密的海量数据简直是不可能。然而他的中国同事并不放弃,在成串会议和多次询问之后,迈克尔被告知:他必须协助监测到中国用户用互联网做了些什么,否则会失去这份工作。迈克尔 罗宾逊选择了保住饭碗。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开始寻求与国际大厂商合作,应付网络时代的种种新挑战。1998年***功事件后,***功组织以一种异乎寻常的积极姿态利用网络这个传播平台。他们不但在网上没完没了地张贴宣传,而且还向个人电子邮箱发送大量邮件。有段时间,"温云超"们苦于每天必须及时删除信箱里的宣传材料,许多人的邮箱因未及时清理,而被垃圾邮件撑满停用。而论坛的版主们亦苦于要没完没了地删除那些层出不穷的宣传文章。

***功组织的狂热宣传加速了内地网络监管的步伐。同年,"金盾工程"开始建设。参与"金盾工程"的有清华大学,以及美国、英国、以色列等国的高科技公司,其中贡献最大的当属思科。

美国专家Ethan Gutmann在《Who Lost China's Internet》一文中称,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思科就担起了为中国新生的互联网安装防火墙的重任。思科专门为中国政府开发了一种由路由器设备、积分器和防火墙组成的盒子。这种盒子具有拦截信息和进行关键字检索的功能,每个单价2万美元,而中国电信"购买了难以计数"的盒子,"思科大捞了一笔。盒子在网络系统中到处都是"。

这就是后来被称为GFW的最初形态。

GFW一词来源于2002年Charles R. Smith写的一篇关于中国网络审查的文章,查尔斯很形象的将中国的网络审查比作中国的防"火"长城。这个名词从此一炮走红。

虽然GFW一词广为流传,但无论是公安部的"金盾工程",或工业和信息化部的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还是国务院新闻办等单位,都不能完全对应于公众所理解的GFW范畴。

网络活跃人士周曙光认为GFW太复杂,各人理解难达一致,是个复杂的系统,何况政府部门并不承认这个系统的存在。因此,他将国家防火墙定义为来自政府的网络审查系统。

据了解,目前中国国家级的网络管理机构主要有四家: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局、中共中央宣传部舆情信息局、国务院新闻办网研中心舆情处,以及中共中央宣传部网络局。此外,公安部、国安部也都有着自己的网络监控机构。这些机构在职能、范围上都有着很大的重叠,但皆为每天收集网络舆情并作出相应指示而设。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