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国史近代 > 正文

1971年五一节林彪公开反抗毛泽东始末

2010年12月22日09:36人民网顾保孜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我拿着密密麻麻堆满革命词汇的报纸,心里却空荡荡的。脑海里老是出现那张空着的椅子……

我不由得望了望手里的相机,里面装着毛泽东和林彪惟一同桌的照片,或许能填补这个惊诧的空位,从而挽救今天晚上这离奇事情给老百姓“意识空间”带来的不良影响。

礼花仍在不断地“噌噌”地往天上蹿,漆黑的天幕犹如坚硬无比的钢板,一撞上去,礼花就粉身碎骨,飞散着自己多姿多色的肢体。

天安门广场,金水桥,天安门城楼……大地仿佛置身在瞬息万变的彩色光环中。

夜色多华丽!

毛泽东忘情地瞅着一个又一个轰然而炸的巨大“花朵”……周恩来却烦躁不安,不时地望望这边的空位子……我也受了影响似的,一边拍摄照片,一边担惊受怕望着空落许久的椅子。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担惊受怕,就好像看别人争吵,争吵的人并不害怕而在一边看的人却在担惊受怕。

在礼花和礼花相衔接的霎时,我突然发现天空怎么这样漆黑幽深,没有月亮,没有星辰,没有一点亮点,我可从没有觉得天空有这么黑,像泼洒了一整版的浓墨!

大概这是对比、反差、光激引起的视觉效果吧!

周恩来用心良苦,努力维护党中央在全国人民面前的团结的形象,想法弥补正副统帅之间显而易见的裂痕,他向新闻负责人发了少有的大火。

终于,礼花结束了她千折百回的变化和重复。

月亮、星辰渐渐地从浓墨底层浮了出来,铺在大海般的天幕上。我又寻回了我所熟悉的星光月色,心灵的震动和害怕似乎平淡了许多。

“老杜。”

我又一震,是总理叫我。我原地转了个圈,也找不着他在哪儿叫我。

“老杜,你过来!”

在哪儿?眼前尽是穿梭不停的人影,好容易透过人影缝看见总理在大殿前的柱子旁叫我。

他着急地朝我招手,“过来过来,快点。”

人这么多,我怎么知道你在哪儿?我嘴上叽叽咕咕,脚却大步地跨了过去。

“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在一起的照片你拍摄了没有?”总理劈头就问。

“啊呀,我哪儿知道他坐几分钟就走?来不及……”

“我问你照了没有?”

“啊……照了,就照了一张。”

“电影电视呢?”

我刚想说没有,见总理着急的样子,话到嘴边变成了“不知道!”

周恩来思索片刻,说:“老杜,你去把分管新闻宣传的负责人叫来,都叫来!”

我见总理神色严峻,不敢多问,拔腿就朝外走。

我在大平台上东寻西找找到了七八个分管新闻宣传的负责人,有几个是军管会的。他们随我走进休息室,总理立即站起身,迎面走了过来。我悄悄地擦着总理背后,隐到旁边的屏风后面。当时见总理气恼的样子,心里发虚,就萌生了个小小的“计策”:先躲在总理的身后,如果他点到我的名,我可以立即投入他的视线中,如果不点我的名,他又可以不看到我。

我在屏风后面听到总理一个个挨着点名,心怦怦差点从嘴巴里蹦出来,好像下一个就会点我的名似的。最后他没有点我的名字。是忘了还是没叫我?

“电影拍摄到主席和林副主席一起的镜头吗?”

“没有……”回答声音很小。

“那么电视呢?”

“没来得及拍,林……”

“没有拍到,对不对?”

周恩来讲话不像毛泽东爱讲反话。他讲话一是一,二是二,开门见山,一针见血。

“林副主席身体不好,这,大家是知道的。上午他参加了活动,晚上讲身体不好不能来。我亲自请他参加晚上的活动,这样的活动面对人民群众,面对全国的观众。最后他来了。你们是新闻宣传的负责人,你们记者手里拿着摄影机,拍呀!可为什么不拍摄呢?”

不知谁这时小声嘀咕了一句:“我们想等主席和副主席讲话的镜头。”

[责任编辑:xu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