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南方人物周刊中国魅力榜

2010年12月27日15:26南方新闻网王年华我要评论(0)
字号:T|T

叶檀 透彻之魅

南方人物周刊中国魅力榜

叶檀 财经评论家、财经专栏作家

在中国,关心股市与房市的人,永远不缺。高谈阔论着难懂的经济学名词,替开发商与利益阶层背书的经济学者,也比比皆是。但像叶檀一样冷静自持,论据充分还始终能站在普通老百姓的立场说话的人,却委实太少了。

听到叶檀是学历史出身的人,通常都会吓一跳,她谙熟经济学,对中国经济市场条分缕析,透彻清明不逊于专业学者。但从另一个角度想想,也不难理解,历史学的背景令她不会为花招迷惑,重视细节又能纵观大局。从经济到政治,叶檀剖析的、关心的,是这个国家的方方面面。

而频繁现身于各大媒体,对各种与我们自身利益息息相关的现实问题即时点评,叶檀也从一定层面上启蒙了缺乏经济学常识的大多数中国老百姓。走出书斋的她,可亲更可敬。起码,我们终于拥有了一个在良心上信得过的经济学者。

周瑛琦 干练之魅

南方人物周刊中国魅力榜

周瑛琦 凤凰卫视《筑梦天下》主持人

她拥有理工科华丽教育背景,却转而投身荧屏,并以清新优雅、充溢智慧的主持风格赢得赞许。她擅长多国语言,谈吐畅达,无论是艺术访谈,还是新闻播报,都形成了自己独特鲜明的范式;跨越多国多地的丰富人生经历,令她的主持兼有台湾的柔韵、北美的干练、香港的敏捷、内地的庄重。她让很多人颠覆了对女主播“花瓶”的刻板成见,亦为女性的美丽诠释了一些新的元素:不扭捏造作、多元化、悟性和感染力。

邓飞 (微博) 拔刀之魅

南方人物周刊中国魅力榜

邓飞 《凤凰周刊》首席记者(受访者提供)

在中国,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奔波在二三线城市与乡镇村落中的时间,要远远多于在家的时光;与三教九流打交道的机会,也比与知交亲朋相聚更为容易。他们看到了这个复杂的时代中最悲伤也是最麻木、最刻骨也最容易被遗忘、最不公平却也往往无可奈何的一些人和故事,却始终都得竭尽所能地保持自己的中立、客观,还得有一颗不被苦难与愤怒左右的心。而迫于种种压力,他们所做的努力,还经常难以为世人所见。这群人的名字,叫调查记者。而《凤凰周刊》的记者部主任邓飞,则是其中的佼佼者。

这一年,邓飞出现在常德的抢尸现场,娴熟地运用微博等新工具帮助宜黄无助的钟家姐妹。他在事故现场,也在微博上。无数人通过他的微博,和他随后深切而有力度的报道,了解到一个更为真实也更为痛楚的中国。

朱军 亲和之魅

南方人物周刊中国魅力榜

朱军 央视《艺术人生》主持人

尽管煽情丰盈令一部分人非议朱军,但他的善良、坦然和认真,仍奠定了其在央视乃至中国电视主持界不可撼动的地位。他很真诚:真诚地待人,真诚地做事,真诚地受感动。他很丰富:能够站在不同领域嘉宾的立场上将心比心,寻求共鸣。他很谦逊,从不避讳自己的缺憾,并一直付诸行动去弥补和进取。这些足以证明他存有的魅力。

民间

钟吉章 诚实之魅

南方人物周刊中国魅力榜

钟吉章 揭露广州地铁设计问题的广州市民

实习记者 林珊珊 发自广州 图/本刊记者 大食

两个多月前,他在网上发帖揭露自己所在的单位配合广州地铁3号线北延段的施工单位作假,使一段联络通道在混凝土抗压强度不合格的情况下被验收,引起舆论轰动

孤独

运动场上一片喧闹。激昂的音乐声和着加油声、欢呼声,欢乐洋溢着在每一个人的脸上。看上去,举办运动会的单位,和谐而富有朝气。

68岁的钟吉章站在人群中,没人和他搭话。他微微憨笑着,举着相机,将热闹录下。年轻员工在拔河,呐喊之声此起彼伏。他倚在铁丝网边,随着大伙拍掌。单位里,大多同事不再和他打招呼,“一把手”迎面而来,彼此也假装不相识。他如同隐形人。

两个多月前,他在网上发帖揭露自己所在的单位配合广州地铁3号线北延段的施工单位作假,使北延段联络通道在混凝土抗压强度不合格的情况下被验收,引起舆论轰动。

记者从四面八方向他涌来。聚光灯下,他是英雄、勇敢的斗士,他戳破了皇帝新装的谎言。一时激起汹涌民意、群情激愤。

……

运动场的另一端,他转过身来,远远望着我。我透过铁丝网看到他的身影他的脸,阳光刺目,干冷的风拂过。在他背后,拔河赛仍热火朝天。那场景分外孤寂。

谁能自外于他人的评价呢?他将曝光地铁事件以来收到的短信,一条条抄录在本子上,赞美的,以及少数的质疑甚至辱骂。这些都是他珍贵的礼物,也许还将像他从前的许多记忆一样,被小心地锁进柜里。他抄录那些质疑,是因为他觉得,“做人就得实事求是”,只保存美好的信息,那简直是在“自我欺骗”,还因为:

“我想分析别人是怎么想的,想知道我做得对不对。”

“对不对自己不能判断么?”

“不能全凭自己的主观想法啊。要从别人眼里,反观自己。”

这一位钟吉章先生,他是诚恳的,朴实的,认真的,较劲的,又是容易满足的。运动会上,经过几番申请,他得以参加夹乒乓球接力赛和懒人单车比赛,他跑去看榜单,回来高兴地说:“得了一枚团体金牌和个人银牌,要是我练习过,一定得冠军!”

领奖会上,“一把手”为冠军颁奖,钟吉章站在对面。两人目不转睛,谁也不看谁。

不安

钟吉章的不安,从2009年10月的一次饭局开始。

那时单位的一把手刚来不久。部长举办晚宴,要我们部的员工去为他贺一贺。现场我和一把手打对面坐着。吃饭时,他接到一个电话。我听到是施工方打来的,对方要我们退报告。退报告就是要我们造假。项目是我负责的,我立刻紧张起来,急着说,不能退回去!他就说,对方是某某领导的关系。打完电话后,他要其他人先回去,叫我和毛吉化留下来处理。我又急了,马上表态不能退!要按规定办事!反复讲了几次。结果,对方碰灰不敢来。

“对方”是广州地铁3号线北延段的施工单位——北京长城贝尔芬格伯格建筑有限公司。当时,钟吉章所在单位广州穗监工程质量安全检测中心受施工方委托,检测工程质量。作为广州穗监检测组副组长,钟吉章负责派工检测此项工程。

此前,3号通道在两次检测中,混凝土强度均无法达到C30的国家标准。 本来,若不合格,就必须进入第三次检查——全面检测。钟吉章的任务却以那次饭局而告终。

他担心报告已经被篡改了,于是让一名工程师打电话到工地询问,“结果对方说,不用检了,你们部长给我搞定啦!”

此后,钟吉章被彻底排挤出工程。他不断被劝辞职,却坚持不走。2009年11月,他被调离了检测组,可内心仍然忐忑。他害怕这么重大的工程,变成了“豆腐渣”,于是偷偷复印检测报告,收集证据。

结果让他大吃一惊——两次检测的结果被做成了4份报告,“本来同一次做的检测应该只形成一份报告,但现在分成两份,合格与不合格的被分开了。”他还发现了可疑报告编号——其中一次晚做的检测比早做的编号还靠前,他怀疑:在两次检测形成两次报告后某一天,其中的一半内容被剪切出来,形成另外两份。这样就有了4份报告。这样合格与不合格就能分开,不合格就能隐瞒,就能假装2号和3号通道都是第一次抽查就合格了。

接下来的日子,钟吉章在不安中度过。想把真相曝光,却不知从何下手。二十余年的上访经历告诉他这一途径的无效性,“去到北京还得被人抓回来。”他向媒体报料,却石沉大海。直到有一天,他在报纸上看到,地铁3号线北延段就要开通了,他着急,“再不说出来,就不了了之了,良心将永远不得安宁。”

可该怎么办呢?他不会打字,也不懂得发帖,那时他还一筹莫展。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