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专家称明年物价仍将上涨 减税加薪应同时进行

2010年12月17日11:46国际先驱导报帅蓉我要评论(0)
字号:T|T

【编者按】

物价会降吗?工资会涨吗?4万亿之后,中国经济将靠什么支撑?……随着12月12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闭幕,这些与百姓息息相关的问题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为明年经济政策的大方向定调:“积极稳健、审慎灵活”,那么,明年中国经济的具体走势如何?本报选取了宏观、财富、民生和对外四个方面的热点问题,请权威机构的专家和经济学家为您解构2011年中国经济。

【主持人】帅蓉 本报记者

【嘉宾】

刘煜辉 中国社科院中国经济评估中心主任

郭田勇 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

李建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研究室主任

金柏松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外贸研究部副主任

宏观:输入性通胀压力明显

《国际先驱导报》:2011年,中国经济面临的内外部压力有哪些?

刘煜辉:从内部压力来讲,无疑就是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问题,这是国内面临的长期问题,明年的这个压力会进一步凸显。因为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实际上也是国内经济失衡的一个反应,在这两年反危机过程当中,为了把经济托住,短期政策力度比较猛,使经济结构比以前更难看了。

从外部压力来讲,西方国家由于经济不好,它们长期的低利率带来的大量的流动性不能注入自己的经济实体,就会大量溢出,进入中国这样的新兴经济体的资产,大宗商品市场,资源、能源、包括农产品市场。你可以看到尽管全球的需求没有恢复,处于调整的时期,大宗商品价格却不断攀升,比如铜价、锌价已经涨到危机前创下的新高。

李建伟:明年中国物价上涨的压力比较大。主要体现在输入性的通货膨胀,国外初级产品价格上涨,通过进口推动国内工业品价格上涨,然后间接推动农业生产资料的价格上涨。

这几年物价上涨主要是由食品价格上涨拉动的。最近的分析表明,主要原因是成本上涨,比如农业生产资料价格提高,油价上涨导致的交通运输成本提高等等。你终归不能让农民种粮食也亏本,种蔬菜也亏本。这几年,农业部也说,还会提高粮食收购价格,因为种粮成本在提高。

金柏松:因为我们的价格跟国际市场价格是接轨的。国内和国际上所有商品价格,通过贸易这个平台和途径,都可实现一个价位。国际商品价格上涨带动中国国内商品价格上涨,这种输入性通胀的压力对我们是一个比较明显的影响。

Q:货币政策由“适度宽松”转向“稳健”意味着什么?

郭田勇:意味着我们对通胀问题的高度重视,同时我认为转向稳健也有利于经济结构的调整。以前经济增长很大程度上是依靠扩大投资,也就是说依靠多供给货币的方式来推动经济增长。未来转向稳健以后,一方面从总体上资金面收紧一些,有利于遏制通胀,另一方面,争取能够把有限的资金花在刀刃上,这样有利于调整经济结构,流动性过剩也能得到初步缓解。

刘煜辉:稳健的货币政策,就是最高决策层还是不太希望通过、大概不会采用一个全局性的紧缩政策来调控当前所面临的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的问题,他希望通过发展和改革的方式来,通过供给政策和需求管理相配合的方式,想使得这个泡沫和通胀的问题能够实现经济的软着陆,也就是说希望财政和货币政策是做一个搭配。

金柏松:就是回归常态。积极的货币政策就是扩大货币的发行,消极的货币政策就是减少货币的发行,“稳健”的基本就是中性的,既不积极也不消极。

Q:4万亿投资收官后,中国经济靠什么拉动?

郭田勇:我认为主要还是应当逐步转向依靠扩大国内消费来拉动。我们也要从发展的角度来培育和发展一批战略新兴产业,消费才有可能进一步升级。另外一个动力是依靠进一步的体制改革,比如说垄断性行业进一步向民营资本开放,这样也能使这些行业释放更大的产能。

刘煜辉:当然是希望民营经济这块能起来,能够替代政府的投资,也希望替代房地产。房地产受到调控抑制后,中国需要有新的保持稳定的增长点。但是这面临许多机制和体制方面的障碍,特别是在政府比较强势和主导资源配置的经济体制下,民营经济在诸多方面都面临投资准入的门槛,就是所谓的天花板。民营经济的空间最近几年一直受到挤压,是实质性的国进民退。

金柏松:应该加大对低收入者的补贴,这有利于拉动经济。比如说我们现在有8亿农民,有两亿农民不刷牙。如果这两亿农民开始刷牙,那牙膏牙刷的需求会增加,工厂开工、厂房建设等又能带动水泥建材等一长条的产业链,从而带动经济增长。

财富:物价仍会继续上涨

Q:明年物价会出现实质性的下降,并且趋于稳定吗?

郭田勇:宏观政策和货币政策回归稳健,主要是与物价上涨有关系,是为了控制通胀预期。同时又有其他一些政策,如增加有效供给,加大市场监控,防止进行炒作。所以明年全年来看,总体物价水平应该能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但由于前期的货币投放偏多,加之国际压力如美国量化宽松等因素,明年上半年特别是第一季度物价上涨压力很大。

刘煜辉:通货膨胀的压力是2002年以来每年货币大量发行累积的结果,不是一个时点货币发多了,也不全是最近一两年货币信贷膨胀的结果。因此通货膨胀的压力是长期存在的,不会是短期的。

金柏松:我预测明年的物价会比今年有一定幅度的上涨,我预测明年CPI平均增长5%。波动范围为4.8%~6.5%。

这里面有一个问题,我们要考虑经济增长的目的是什么,是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经济发展了,物价又上涨了,把百姓该得的好处剥夺了,那发展的意义何在?这是一个重大的认识问题。所以经济发展本意上应该让大家收入有所增加,并且收入增长速度应该超过CPI增长的速度,跑赢通货膨胀,才叫真正的收入上涨。

Q:明年楼市的走势如何?地产调控会收到预期效果吗?

郭田勇:我认为明年楼市难以再创新高。基本上是一个渐进往回走的走势。从政策上来讲,国家对房地产继续向上涨的容忍度是非常低的。而且前期楼市向上涨也跟通胀预期有关,因为楼市里投资性和投机性需求占比比较高。如果通胀预期遏制住,加上对非自住性需求的挤压,我想总体上讲,从供求关系来看,难以支撑楼市的继续上涨。

刘煜辉:从宏观面算大账的角度来讲,货币条件并不支持楼市明年出现大幅上涨行情,但是目前要保持相对宽松的货币条件的情况下,楼市要出现一个大幅下降的可能性也很小,大概明年楼市还会在高位做一个维持。政府对楼市的调控是希望抑制过快上涨,或者是抑制泡沫急剧膨胀最终破裂,政府从来没讲过希望房价能跌下来。

金柏松:楼市应该稳中有升,不会降。调控应该是把房地产的结构分为三个档次,如高中低,我们的实际购房需求也分为高中低,那么高房价应该对应高收入,中房价对应中等收入,低房价对应低收入,各样的需求都应满足。现在是对高收入者,房价不高,而对低收入者,这个房价是天价。

李建伟:因为楼市调控本来就是个比较缓慢的过程。房地产的销量下来了,他的价格才会真正的回调。很多房地产开发商在资金链不出现问题的情况下,是不愿意降低房价的。只要调控政策不松动,明年一季度以后,我想房价应该会出现回调。

Q:股市不温不火,时而大起大落的状态能得到改善吗?

郭田勇:有可能会得到一些改善。因为在三个价格里面,国家对股市上涨的政策容忍度是最高的。另外,从中国股市现在的点数来看,并不存在多大的泡沫。所以我想有可能有一些恢复性的上涨,当然你不能期待它偏离基本面。

金柏松:全世界中国经济增长最好,股市今年却表现最差。这说明我们掌握资金的这部分人对经济的判断缺乏基本常识。如果这部分人仍然缺乏常识,股市明年也不会好。他们对通货膨胀总是负面解读。比如现在中国的通货膨胀。我说,5%的CPI涨幅是可以忍受的,因为我们的经济增长10%。巴西经济增长6.5%,通货膨胀却有7.5%,他的股市比较我们涨得好得多,印度经济增长8.5%,通货膨胀超过10%,股市表现也比中国好很多。而我们的股市却因为担忧通胀一跌再跌。

现在我们的银行和地产股跌得厉害,因为很多人听信了外国投行,说中国4万亿会造成很多不良债权、存在系统性风险,所以很多人都不敢碰银行股、地产股。其实我们银行的不良债券比率比美国低得多,我们的市盈率也比他们低得多。对于一个国家的经济走势应该以本国的经济学者的看法为主,而不是听那些外国机构来说。

民生:减税加薪应同时进行

Q:一些研究数据表明,中国的贫富差距正在加大,这个问题有缓解的迹象吗?

郭田勇:贫富差距问题肯定会不断得到缓解,因为从现在宏观经济政策的方针来看,很重要的一个出发点就是如何熨平贫富差距,包括积极的财政政策,其实之所以继续积极,很大程度上也是要通过财政补贴,财政转移支付与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设来熨平贫富差距,保证中低收入者的生活。因为大家现在已经达成共识,贫富差距的扩大是影响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最大障碍。

李建伟:收入分配改革,是明年的几大任务之一。要动初次收入分配体制,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难度也是比较大的。国内的大的体制改革向来都是个渐进的过程,不可能在一年之内实现的。

对于收入差距的扩大,通过财政转移支付,通过二次收入分配(如给低收入阶层发放最低生活保障,提高退休人员的养老金,提高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能够调整和弥补,但很难从根本上做出很大的改变。

金柏松:我的看法是不会缓解。中国低收入者不断受到通货膨胀的掠夺,而低收入者的收入上涨速度比较慢。高收入者收入上涨更快。比如房地产,有房的富人房产升值了,不用上税,而低收入者工资上涨却要上税。这样,中国贫富收入差距会不断拉大。

Q:随着物价上涨,加薪的呼声很大。明年会步入加薪周期吗?

郭田勇:从理论上来讲,我们常说经济发展要保证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不能低于我们GDP的增长率。经济增长的目的是民富国强,首先民要富,有了这种理念以后,可以预期未来的工资收入应当是以超过GDP的增速往上涨的。

但加薪的特别之处在于它并不是个政府行为,很大程度上是企业行为。我想政府在这方面应当有一些政策引导,比如财政上通过给企业减税让利,那么企业给工人加薪的空间就增大了。

金柏松:现在我们面临的几个方面,一个是农民工,沿海地区有“民工荒”,造成很多地方开工不足。没办法解决,就要提高农民工工资。所以,全国范围存在农民工工资上涨的压力。熟练工种、非熟练工种、蓝领工人,他们的工资就得上涨。另一方面,刚毕业的大学生白领,工资很难上涨。我们现在对于这种大学生白领需求不多,而供应却在过剩。

Q:减税目前也是众人所关注的,明年中国在减税方面会否有大动作?

郭田勇:大动作不好说,应该会有所动作吧。我们一直讲所谓积极的财政政策,不能老是理解为扩大支出,其实减税也是积极的财政政策之一。所以,明年既然国家讲是积极的财政政策,那么减税也是其中之一。无论是从个人征税,还是对企业征税。特别是我们要支持新兴产业的发展,一些中小企业的发展,在税收方面的支持是相当重要的。所以我认为趋势上应当是要积极减税的。

金柏松:从经济运行角度,我国个人所得税是偏高的。为了增加中低收入者的收入,应该减少税收。让财富流归民间。这是理所当然应该推动的。这样才能刺激经济带动经济增长。我主要担心,在这个方面税收下降了,别的地方又增加了。政府应该有实质性的减税措施。

对外:贸易摩擦不会比今年少

Q:明年还会延续今年贸易摩擦频繁的状况吗?

李建伟:贸易摩擦肯定不会比今年少,美欧日各国还处于危机的过程中,经济不能回归正常。而中国经济已经回归正常,增长状况很好。他们就会想法设法给你找毛病,包括贸易摩擦,反倾销等。

金柏松:中国出口扩张能力很强。在海外市场一旦发现有一点需求缺口,看到一家企业某种产品出口某地效益好,周边企业很快会模仿,生产类似商品出口同一地区。海外市场当地的商会,可能会就此为保护当地同类企业的利益,要求政府限制从中国进口某种商品。

Q:中国出口明年会如何?

郭田勇:今1到11月份,中国出口总量创出历史新高,出口复苏非常强劲。这种趋势是有可能继续持续下去的。当然进口也创新高了,所以贸易顺差却并没有创新高,这说明中国国内的内需情况恢复还是比较好的。

[责任编辑:seanho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