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拆迁条例公共利益界定扩大化 削弱个人抗辩权

2010年12月17日00:11央视《新闻1+1》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专家表示,公共利益的界定,是整个私有财产征收中最核心的前提问题。有学者质疑,新拆迁条例“二稿”中“公共利益”界定扩大化,补偿机制不明确,被征收人抗辩权被削弱。

主持人:那现在收回了?

王锡锌:现在我个人更愿意把它理解是一种,交由代议机关,也就是间接的,通过当地的人大来决定。从操作上来说,这可能更加具有操作性。但是也可能引发一种担忧,那就是地方人大,特别是一些市县的人大,能不能顶住地方党委和政府的压力,真正地代表民意,真正地去反映公共利益的诉求,这依然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主持人:王教授您看,第一次征求意见稿出来之后,这一年拆迁引发的矛盾纠纷没停下来。换句话说,地方政府该怎么着还怎么着。这一次,第二次征求意见稿出来之后,会不会仍然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王锡锌:这可能是许多人都非常担心的问题,因为我们的确看到新旧《条例》这样一个过渡期。

我们一直关注的就是,实践中各个地方的这种拆迁是没有停止的。甚至国务院其实在今年5月15日发出一个紧急通知里面,它也明确提到了,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突击拆迁这样一种情形。

主持人:抢时间。

王锡锌:抢时间、争速度。这一次《条例》又来征求意见了,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是我们会不会担心,这次征求意见是不是又要苦等一段时间,在这苦等的时间里面,一些地方是不是又会利用这样一个过渡期大干快上,赶快搭这最后一班车呢?

所以这一方面,我觉得在这个过渡期里面,我们能不能够出台一些必要的措施,将现在已经有共识的这些原则和做法,在过渡期中加以落实,可能也是一个值得考虑的建议。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关注一个时间点。昨天的时候,新的征求意见稿发布。今天,国土部就约谈了12个土地使用违法的市县负责人,国家在土地问题上的频频动作,如果我们联系起来看的话,它说明了什么呢?

(播放短片)

解说:今天早上9点,北京,12名来自地方政府的主要负责人,因为土地违法问题被国家土地督察部门约谈。

王晓洁 本台记者:我现在手里拿到的,就是这次集体约谈的席次图。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会议室里的正中间有一个会议桌,然后国家土地总督察徐绍史,副总督察甘藏春,和国土资源部的副部长贠小苏,是坐在了会议桌的前排。12个违法县市的行政一把手,是围绕着这个会议桌排排坐,他们每一个人都要进行一个8分钟的发言。

解说:7月督察、8月约谈、9月问责,这是年初时国土部原本制定的时间表。然而由于一直没有实施,因此不断有舆论猜测,此次土地违法违规问责是否会夭折。不过一个多月前,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表示,国土资源部不会爽约,年内将严格问责。

字幕提示:声音来源:中国之声《新闻纵横》10月24日

徐绍史 国土资源部部长:最晚到12月份,年内是肯定要完成的。不会爽约,说过的事情一定要去做。

解说:今天,距离2011年新年只剩下了半个月的时间,2009年被查出的土地违法问责终于拉开了序幕。此次约谈对象包括了陕西渭南市、黑龙江佳木斯、湖北襄阳、辽宁庄河等12个县市,在过去一年,它们都被查出了严重的违法占用耕地行为。

李建勤 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局长:我们这个约谈主要起到震慑作用、教育作用。

解说:据记者描述,约谈现场气氛严肃,被约谈对象除非生重病或身在国外,否则必须到场。

而被约谈的12个县市负责人,在今天上午的发言中,大都使用了“自责”、“深感责任重大”、“深刻汲取教训”这样的词汇。

违法需要问责,但大家更关注的是如何杜绝这样的现象。

徐绍史 国家土地总督察:举行这么一次集体的警示约谈,那么目的在于通过检讨问题来提高认识、改进工作,遏制住土地违法违规的势头,依法依规管好用好土地,更好地促进经济和社会的发展。

解说:今天被约谈的城市都是违法占用耕地面积比例超过15%,在全国范围月平均违法占用耕地面积排名靠前的城市。面对当前错综复杂的土地管理矛盾,一个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遏制行政权力的被滥用。而约束行政权力,加大人大和司法的监督,也正是昨天发布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稿中最引人关注的地方。我们最关心的是,这份新《条例》中传递出的立法精神能否各地首先得到贯彻实施;我们更关心的是,这份只是针对城市国有土地上的房屋征收与补偿的新条例,能否对当前农村集体土地的征用起到积极作用。

面对着土地的供需矛盾,徐绍史就曾撰文指出,“十一五”期间,我国每年新增建设用地需求1200万亩,每年供应建设用地只有600万亩,相差一半。这应该是一个值得警惕的数据。

主持人:王教授,如果按照国土资源部这个计划的话,7月督察、8月约谈、9月问责。但是我们注意到国土资源部部长说了一句话,他说“不会爽约,年内严格问责”。我们看,离年底还有15天的时候,他的确是没有爽约,但是还差15天才去约谈的话,这本身说明什么问题呢?

王锡锌:可能整个土地违法违规的这种情况,国土部应该是早就了解了,因为从2000年开始,国土部对于地方的这种违法使用土地的情况,其实引入了高科技手段,也就是用卫星遥感来进行监测,也就是说这种督察的技术上去了。但是督察发现问题以后,怎么解决问题?可能会发现,解决问题相当的困难,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国土部今年是高调放出这个时间表,七、八、九它都有具体时间表。但是实际上它是违约了,尽管没有爽约。

但这个违约,我觉得不是国土部不愿意,而是地方的确有巨大的阻力。我觉得这个阻力可能有两方面:第一个,在违法违规使用土地里面,有一些地方政府的违法违规已经成为主要的违法类型,所以你约谈的时候,如果说是别的相对人违法,那可能好解决。现在涉及到好多地方政府,这种约谈、这种问责就会遭遇更大的阻力。

主持人:您看,国土资源部的徐绍史部长说,年内将严格问责。但是刚才我们从新闻里面看到,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的局长说,我们这个约谈主要起到震慑和教育作用。这种用词的变化又说明了什么呢?

王锡锌:国土部问责的这种决心其实是很大的。我们国家土地违法的整治在中央一直高度重视,在2004年的时候中央政府就启动过一次土地的执法问责风暴。当时温家宝总理在国土部那份报告上明确地讲到,关于国土违法这种情况,温家宝总理批示:三令五申,收效甚微,触目惊心、后患无穷。

其实中央的决心、力度都很大,但是问责并不是说你的决心大、力度大就行了。问责如果从法律,从程序上,从权限上来说,它有一个问责追究的机制。所以,今天我们看到短片里面,中央国土部也说了,主要是震慑和教育,而地方这些被约谈的官员他说“自责”。其实,在这里最重要的就是问责的机制怎么来完善,问责权限怎么由中央真正地落实到位,这才是问责落实的关键所在。

主持人:王教授,现在新的《拆迁条例》实际上对的就是城里的土地、国有土地。现在好多拆迁引发的矛盾都是发生农村的集体建设用地,这个矛盾未来怎么解决呢?

王锡锌:现在很多人都在关心《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其中包括很多农民,他们的关心我觉得是非常可以理解的。因为在最近几年城市化的高速发展,不仅仅在城市里面引起了拆迁的一股热潮。在城市的周边,征用集体土地,以及集体土地上的房屋,这已经成为一个问题。

我觉得,我们这次《条例》解决的主要是城市的国有土地上的这种房屋。那么未来的,特别是多发的这样一种集体土地的征收,以及集体土地上房屋的征收补偿如何办。因为涉及到不同的部门,比如说,后面的集体土地是由国土资源部依据《土地管理法》来进行管理的。因此,《土地管理法》的及时修订,其实现在已经成了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

但同时,我觉得这次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对一部分集体土地上房屋的征收,应该也具有参照适用的意义。因为我们要征收农村集体的房屋,首先就要征收土地,一旦土地征收了,变成国有土地上,那个房屋也就成了国有土地上的房屋,可以适用这个新的《条例》的一些规定。(央视《新闻1+1》)

相关专题:

关注拆迁条例修改
[责任编辑:weizhiba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