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百年霍元甲的真实影像:徒弟并无陈真

2010年12月14日10:22《小康》杂志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霍元甲的身世并不显赫,身边也没有如花美眷,性格更非剑拔弩张,他出生在一个七代习武的农民家庭,迫于生计背井离乡,幸运遇上了孙中山,思想发生变化。

远离迷踪拳的霍家后人

霍家后人中,有人愿做“宣传部长”,把霍元甲的名声传扬下去,有人则不想与先人有丝毫关联。但无论是谁、无论主动抑或被动,霍家后人都与霍家迷踪拳渐行渐远

文|谭畅

“元甲公,一生侠义,尚武修德,丽九天而垂象;盖世英雄,韶贤懿行,光万世以腾文;一毫不蒙外辱,著于简册,卓然不化朽壤;两败夷人暗遁,顿堪惊世。迷宗巨烛不熄,光延万国后士;精武大川长流,以告中华高灵。”

11月13日上午,在天津小南河村霍元甲陵园举行的对这位一代宗师的公祭仪式上,伴随着祭文恭读声,身披黄色佩巾的国内外精武会代表和武林界人士,集体向霍元甲陵墓行三鞠躬礼。

曾经执导81版电视剧《霍元甲》而扬名的香港导演徐小明,来到陵墓前双膝跪下,向霍元甲深深叩拜。礼毕,霍元甲的曾孙霍自正迎了上来。两人双手相握许久。

徐小明的虔诚膜拜,缘于拍摄霍元甲成就了自己。而在霍自正看来,《霍元甲》于霍家人同样意义非常——在霍元甲离世至今的百年间,之前的七十多年霍元甲并不被世人所熟知,而自电视剧《霍元甲》上映后,连霍家后人也因此“沾光不少”。

如同霍元甲在巅峰时刻戛然而止的人生一样,自霍元甲离开家乡天津后,霍家拳术在小南河村霍家后人中的传承便青黄不接。一代宗师的后人练不好家传拳术,这或许成为霍家人低调生活背后的隐痛。如今已在印尼生活的霍元甲曾孙霍公正,就对《小康》记者坦言,对家传拳术后继无人“尤感痛心”。而目前霍家后人中唯一一位以习武为职业的霍静虹则直言,霍家拳的传承流失在所难免。

南洋一脉,只剩医术

霍元甲有两个儿子,长子霍东章,次子霍东阁。其中,霍东章不善武术,霍东阁聪明过人,文武双全。

霍元甲去世后,16岁的霍东阁随叔叔霍元卿去上海精武会任教。1919年,霍东阁被调至广州精武会,因为不堪战乱,他于1923年远走南洋。1924年,霍东阁在南洋泗水成立精武会,侄儿霍寿嵩应召前往相助。

一谈起爷爷霍东阁,霍自正就眉飞色舞。“我爷爷很聪明,想要个嘛就研究制出个嘛来。”霍家的老相册里,霍东阁与两尊自塑像合影的照片和驾驶飞天自行车的照片,一定程度上支撑了霍自正的说法。

凡是武术世家都懂得接骨疗伤的外科。在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占领印尼,精武会难以为继之际,霍氏叔侄索性改行,在缺医少药的南洋开起了骨科诊所,并很快就成为当地有名的医师。

霍寿嵩的儿子霍公正,生于1947年,比霍自正年长三岁。他顺利地继承了霍氏家传医术。

11月12日,一个越洋电话,远在印尼的霍公正向《小康》记者道出了无尽的遗憾。

原来,几个月前,霍公正就接到天津方面的邀请,希望他能回津参加霍元甲逝世百年的纪念活动。霍公正自己很想回来,但苦于求医问诊的病人太多,广州亚运会期间机票还不好买,最后只有放弃。

霍公正说,他九岁开始随父学医,18岁时就在父亲的督导下工作,迄今为止,已经工作近45年。 “霍家是武术世家,在治疗跌打上有自己的一套,在制药方面,我一边学习一边创新,算是对霍家传统的另一种传承吧。” 霍公正的儿子,目前在广州学习医术。

武术方面,从霍公正开始,霍家的南洋一脉就彻底告别了迷踪拳。

“霍家的拳术没有传承下来,有没有觉得可惜?”记者问。

“可惜啊,很可惜,非常可惜。” 霍公正三声叹息。

天津后人,闲时比划

至于生活在天津的霍自正,大部分日子里,他是个普通的农民;每年精武学校开学典礼时,他就化身成“名誉校长”;最近的人口普查中,他还被聘任为临时普查员;在打“霍元甲”名誉官司、做电视访谈、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他又俨然成了霍氏家族史料的保管者和“宣传部长”。

在网上搜索“霍元甲曾孙霍自正”,你会得到130000个结果。可见,这位“宣传部长”名气之大。

面对记者时,霍自正翻着家里那本无数人翻阅过的老相册,兀自感叹:“霍元甲是武术大师;我爷爷霍东阁漂洋过海,将霍家的武术和医术发扬光大;父亲霍文亭聪明过人,但没在爷爷身边,学到的东西不多;到我这一代,就是闲着比划比划;孩子们更差了,就是不想吃这个苦了。霍家有本事有能耐的都走了,剩下这些,都低头种地,没出息。”

霍自正家里还有迷踪拳的拳谱,自己闲时也会练一练,他认为,自己的拳术不高,有两个原因:一是自己长期从事农活,没把心思放在武术上;二是父亲霍文亭重文轻武。

霍文亭是霍东阁的次子,自小习武。1935年,霍东阁从南洋回国,想把爱子霍文亭带走,但被霍文亭拒绝了。失去了父亲的督促,霍文亭的习武之路没有坚持走下去,却在国文方面自学成才。

解放前,中共地下党委任霍文亭为小南河小学校长,1958年,因有海外关系,霍文亭被安排支农,直到1980年才得以平反。

为什么只有南洋一脉传承到了霍家的医术?霍自正说,因为历史原因,霍家的很多书籍都被烧毁了。

“其实,霍家拳术也算是传承下来了。”霍自正说,“就是没有练精。咱有拳谱,咱也会练,要想学,咱就教,不想学也不强迫。迷踪拳是个很大的门派,在天津市很多人练迷踪拳。上海市也有很多人练,现在有光盘了,不用我手把手教了。再说了,习武的目的是为了强身健体,练什么不重要。我们霍家人也有练别的武术的。”

在霍自正看来,自己学艺不精,无法将家族拳术很好传承,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事情接待好,宣传了,让霍元甲的名声传扬下去”。

和其他裹挟进拆迁热浪的城中村一样,小南河也未逃脱被拆的命运,霍自正现在居住的地方,是一排红砖砌成的小平房,独门独户还有小院子,平时,霍自正就在自家小院里打拳。不过他说:“明年的现在,这房子就没有了。”

如何传承,为何纪念

在天津商业大学任武术教师的霍静虹是霍元甲的玄孙女,她五岁半开始习武,是目前霍元甲的后人里唯一以武术为职业的人,令人意外的是,她并没有继承霍家拳术。

霍元甲这个人,在霍静虹的理解中,就是一个民族英雄。她觉得,自己现在的工作、教学的内容,和霍元甲主张的东西,没有太大的联系。但作为霍家后人,当很多人问她为何没有继承家族拳术时,她仍觉得非常尴尬。

很多时候,霍静虹并不想“生活在霍元甲的光环之下”。她说自己不喜欢跟家族里面的人和事混在一起,也不喜欢别人关注她的生活,更不会主动跟人提起自己是霍元甲后人。

霍静虹并不是很看重家族传承,她认为,武术不拘泥于形式,而且物质的东西在传承的过程中,会有流失和变化,作为后人,能够传承的也就是一种精神罢了。

霍静虹一家都住在天津,每年春节,她的父亲跟伯父都会回到小南河祭祖。

“前两年我去过一次,祖辈们的坟墓都在一起,按照辈份排开来,一横排一横排这样的,先给我爷爷烧点纸,然后是霍东阁,然后是霍元甲。但是前段时间,我听我父亲讲,那边可能是墓地也改造了,都分得很清楚了,把霍元甲‘调’出来了,给了个‘单间’。所以这就是每个人看的角度不一样。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没有任何价值,但对于有些人来说,就有价值,很大的价值。”

11月13日上午,总投资2亿元的霍元甲陵园扩建和霍元甲纪念馆正式对外开放,包括公祭霍元甲在内的一系列纪念活动在此间举行。和霍静虹一样,霍元甲的其他后人也没有受邀出现在这个本应感受祖上荣光的场合,只有霍自正成为霍家的唯一代表。

活动结束后,81版电视剧《霍元甲》陈真扮演者梁小龙来到精武广场留影。镜头前的梁小龙不忘一展武姿,手背上硕大的老茧清晰可见。“假若时空穿越你会对霍元甲说什么?”梁小龙告诉《小康》记者,自己会二话不说拜霍元甲为师。

“各门派武术家和全世界精武会代表今天汇聚于此,彰显了对霍元甲老师的尊敬。”徐小明被媒体记者团团围住接受采访。这位螳螂拳的第9代传人,在之前结束的活动现场再唱《万里长城永不倒》:“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

在寒意袭人的初冬,数百面写有“精武”二字的旗子在北风中猎猎作响,中华武林园的精武广场上,表演霍家拳的精武武术学校上千名学员正在散去。霍自正站在主席台,霍元甲的巨型石像正背对着他,这一刻,霍元甲已长睡百年。

(《小康》杂志)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