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河南渑池矿难 > 正文

现代快报:权力失范“造就”嚣张官员

2010年12月12日03:19现代快报赵勇我要评论(0)
字号:T|T

刚刚过去的一周,诞生了好几个极品官员,权力的丑陋表演,也同样轮番登场。一定程度上说,如果没有权力的丑陋,就不会有这些极品官员的嚣张。

还是按时间顺序来认识一下这几个嚣张至极的极品官员吧,最先登场的,是河南洛宁县邮政局长谷青阳,谷局长的主要事迹是:酒后开着公车横冲直撞,致5名少年死亡,这些丧生在谷局长车轮下的孩子,最小的13岁,最大的16岁。谷局长的嚣张还不止于此撞死人后,他曾想开车逃跑,要不是最后车子坏了跑不动,人们根本追不上他。而当周围人向他要手机报警时,谷局长不仅不想给,还想动手打人。更蹊跷的是,现场很快来了一辆印有邮政标志的车辆,试图强行把谷局长带走,最后被愤怒的人们拦下,这才作罢。

最后,没跑得掉的谷局长因酒驾肇事被捕,涉嫌罪名是危害公共安全罪。12月8日的《新京报》对此发表评论说:遏制官员酒驾需要“零容忍”。文章认为,公职人员本应向民众提供公共安全,公职人员酒驾则令公众处于危险之境。公职人员酒驾不但违法,而且严重违背其职业伦理。所以,在交警严格执法之外,有关方面应该对公职人员酒驾实行“零容忍”,凡是酒驾的公务员即便没有发生事故,也应端掉他们的饭碗。善治,必须从治官开始。

撞人的局长被捕了,而且是以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被捕,人们的怒火好不容易平息了一点,但权力的丑陋表演却很快开始了当地县乡两级政府和邮电局共同出钱为谷局长埋单,5名受害者家属拿到的一百多万赔偿款,全都来自公款,谷局长也因此获评“公款肇事”。实在想不通,谷青阳公车私用的情形如此明显,酒驾撞人如此恶劣,当地政府何以如此慷慨,竟然抢着帮谷青阳擦屁股?想来想去,说得通的解释恐怕只有一个公家的人,不管出了什么事,都要公家来埋单。今天是用公款帮谷局长擦了屁股,那些慷纳税人之慨的官员,何尝不想自己哪天出了事也能享受公款埋单的待遇?所谓“公款肇事”,其实和一些地方出现的“官员酒烈士”,是一个道理。这也算是一种潜规则吧花花轿子人抬人,你好我好大家好。不知道现在已经被捕的谷局长会不会学着一些贪官如此“忏悔”一番要是当初上级对我的要求严一点,监督更有力一点,我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这话如果反过来说,就是另外一个味道了“权力的丑陋和对官员的纵容,恰恰造成了他们最终足以毁灭自己的嚣张”。

顺便提一下12月9日《华西都市报》一篇文章提出的疑问:中纪委曾要求,“凡因管理不力造成本单位发生私驾公车被查处或者发生重大交通事故、造成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的,除追究当事人的责任外,还要严肃追究单位主要领导的责任。”现在,谷青阳所在邮政局为死者家属发放了抚慰金,责任追究是否会不了了之呢?这个问题问到了点子上慷纳税人之慨为酒驾官员撞死人埋单,恐怕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大事化小、保护自己吧。

说到权力的丑陋,当然还必须提一下杭州官方为招徕名人发明的“别墅保障房”,这批冠以“人才房”名号的别墅,不仅侵占了原本就紧张的保障房用地,而且让权力的马太效应显露无遗如果权力也信奉赢家通吃,也热衷于往资本、名人身上贴,而不是保护弱者,它还有什么正义可言。

再来看看另外两个同样嚣张的官员,一是在向矿难调查组汇报时不厌其烦地自我表扬的河南渑池县副县长魏保元,二是恐吓记者“小心你的小命”的辽宁葫芦岛市建昌县政法委副书记钟继祥。

致26人遇难的渑池矿难之后,魏保元的自我表扬令人心寒,12月10日的《广州日报》评论说,魏副县长这番连调查组都受不了的官话,其实也是一种潜规则的体现:事故之后,为了推卸责任,一些官员就会下意识地把如何“有力应对”放在前面,先自我表扬一番。其实反过来说,这些官员正是觉得这样做收益最大,最能保护自己,才会把“事故之后的自我表扬”当成了一种下意识。而事实上,类似的事故之后,很多官员的自我表演也的确保护了自己和领导。从这个角度说,令人齿冷的魏副县长,只是按照惯例在表演而已,他这个演员,只是权力失范的必然后果而已。

对着记者叫嚣“小心你的小命”的钟继祥也是一样,不习惯于受监督的权力,让他把对抗舆论监督当成了一种下意识。权力意识的膨胀,更是让他敢于像个黑老大一样威胁记者。回过头来看看,那些说出雷话的官员,那些对抗舆论监督的官员,又有几个受到了应有的惩处呢?正是对这些权力者的过度宽容甚至保护,才让类似的嚣张官员层出不穷。而这些嚣张官员的增多,又反过来让权力越来越变质,这真是一个可怕的循环。

本报观察员 赵勇

[责任编辑:liux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