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坎昆气候大会 > 正文

谁的气候,谁在关注:气候谈判各方的立场难题

2010年12月11日10:11腾讯绿色我要评论(0)
字号:T|T

“谁的气候,谁在关注”

——腾讯网观察系列十三:气候谈判各方的立场难题

腾讯绿色特约观察员:刘立灿(ICCD环境与健康项目官员)

对于利益的考虑是第一位的,这在任何谈判包括气候变化的谈判中都是如此。不过要使对方接受让步,愿意出让部分利益,除了要给足够的好处外,还需要出师有名,这就是要“说理”。就像大学生辩论赛一样,要怎么说怎么自己有理,其实可能自己都不信,但是就是要驳倒对方,让别人看你有理,促使对方接受你的想法。

所以,气候谈判各方都讲了各自的道理,都有理论和逻辑支撑,但是使用的理念不同,所以造成了一些根本的立场差异。世界上两件事情最难:把别人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把自己的想法装进别人的脑袋。气候变化很不幸,都赶上了。

先说几个问题:

1、 是不是应该父债子偿?

2、 如果之前在不知情或者无法律约束情况下犯错误,是否应该承担责任?是否应该溯及既往?

3、 应该是污染者负责还是受益者负责?

4、 是否应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5、 是否应该采取经济上更有效的手段?

6、 是否应该为了整体的福利增加,允许局部的福利受损?

这些我们日常生活或者面对其他环境问题的时候,都会碰到的问题,实际也是气候变化谈判各方对于这些问题的不同回答。而这些回答背后,就是对于正义的理解和实现的考虑。

气候变化的四个方面中,实际上是使用不同的正义原则的,其中减缓和适应的原则是基础。按照我们中国现在的立场,在减缓方面,是分配正义;在适应方面,是矫正正义。就是说,减缓涉及排放空间的分配,而适应是历史排放量基础上的损害赔偿问题。

但是,发达国家并不是这样的立场。就历史责任来说,按照上面1和2的问题,是否应该父债子偿?毕竟,当初的排放者已经不在了。或者,当初工业国家在并不了解气候变化的情况下进行排放,是否应该被认定现在要追溯以往的过失?这俩个问题,他们都说不。这也是为什么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虽然承认累积的历史排放,但是并不因此承认过错的缘由。

对于这俩个争论,发展中国家可以坚持说,虽然当代人并不需要为上代人的过错负责,也就是不父债子偿,但是由于当代人正在享受上代人过错而产生的好处,所以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这实际是“受益者补偿”的立场。

上面的争论也叫做“与历史有关的责任”的争论。和这个概念相关的还有问题3中提到的“污染者负责”的争论。是不是应该污染者承担所有责任?日本现在跳出来,说一定要主要排放国都承担减排,就是基于这个原则。实际上以后有些发展中国家也会趋同这个立场。当然,可以争辩的是,是历史上累积的污染还是目前最大的污染。

4的问题也叫做“与能力有关的责任”的争论。这个实际上和与历史有关的责任密不可分。因为正是历史排放造成了能力的强大。那么,是否发达国家由于有力量所以要承担更多责任?这里又有些分歧。

涉及到减缓,实际的情况是发达国家会从发展中国家购买指标,这从经济上是说得过去的,因为发展中国家的减排比发达国家减排容易,这就是5的问题中涉及的问题。但是这样可能更有效率的做法会造成更大不公平,因为人均排放方面,发达国家已经超过发展中国家很多了。涉及到适应,如果不确立由于历史责任而有补偿性质的适应思路,即发达国家提供资金给发展中国家,那么与能力有关的责任就只是自愿性质的,而不是强制性的。

问题6是功利主义的正义观,为了整体福利增加,可以允许某些部分或者局部的损失。但是,谁愿意做这个损失的局部啊?就气候变化来说,如果为了避免最后的最坏结果,是否可以采取这样的措施:某些国家不断种树,不再排放;其他地方可以减排的压力小些?想必没有足够的代价,不会有什么人这样做雷锋。而且,现在争夺的,正是排放的权利。

说到中国目前的立场,即按照历史人均累积排放量实现正义,和目前国际的“紧缩与趋同”的内涵有些不同。这个概念采取的是历史责任的角度,重点是人均基础上的分配正义。但是,这个观点基本不可能成为被发达国家接受的基础。因为发达国家可以挑战矫正正义和历史责任的原则,用污染者负责和经济上的效率原则来辩护。就连历史基础上的人均排放权利问题,我们国家内部也有不同意见。因为按照我们这个人均的立场,气候变化的问题不可能解决。

经济学家汪丁丁(怎能以“人均污染”为中国碳排放立场辩护?http://blog.caing.com/article/1877/)认为对于像“污染”这样的具有外部负效应的经济学意义上的“bads”,根本不应该用“人均”这种标准,而应该用“总量”作为标准,而中国强调人均的立场是有官僚脑残症。不过他没有提到是否应该用历史责任的标准。

退一步说,即便别人接受了我们坚持人均的立场,也还是会有问题。中国的人均排放量比世界平均水平差不远,估计很快就会赶上;到了2020年的时候,会超过欧盟的水平。那个时候,说人均的话,就是中国的大问题了。所以怎么样要说服别的国家不仅接受人均,而且接受历史责任,才是大难题。实际很多小国家才不管什么责任,对他们来说就是要减少排放,强调责任就是拖延。

可以看到,除了气候变化谈判中最重要的利益之争外,大家在试图讲述各自的道理的背后,都有各自对于什么是气候正义,以及如何实现有根本的伦理立场分歧。这个分歧也是建立在为自己争取更多利益的基础上,也因此更加难以调和。就是大家都有一套说法,有各自的道理,揣着明白装糊涂,不可能得出最后的统一。最好的结果就是利益妥协的结果,而不是伦理原则的互相接受。

相关专题:

坎昆气候大会
[责任编辑:yiyi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