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坎昆气候大会 > 正文

特稿:应对气候变化 森林保护至关重要

2010年12月09日10:57腾讯绿色我要评论(0)
字号:T|T

特稿:应对气候变化 森林保护至关重要

联合国坎昆气候大会森林日活动现场

3、REDD+的设计是基于利用市场机制,鼓励高森林温室气体排放国家减少森林破坏和防止森林退化,允许这些国家通过森林碳信用获得相应的收入,这个道路是否行得通,目前已经在哪些国家有成功案例?未来前景是怎样的?

杨方义:用市场化机制,基于保护的成效来进行经济补偿的机制是行得通的,只是此机制的实施还需要有大量的配套工作,例如发展中国家的林业规划,林业监测和立法等配套。目前很多发达国家和热带国家通过双边合作,来为发展中国家减少毁林和森林退化提供资金帮助,短期内看,效果是积极的。一些国家的毁林率开始下降,森林碳排放开始降低。世界银行,联合国,全球环境基金也启动了多边的REDD+项目,开始提供资金帮助发展中国家进行实施REDD+项目的准备。

马剑:最早的谈判当中,确实是在京都议定书下讨论REDD机制的,但是受到了很多阻力,目前是在长期合作机制下讨论。市场机制有市场机制的好处,但是也有不利的方面。好 处是可以吸引更多的私人资本进入到这一渠道中,使开始就比较具有活力;但是坏处是发达国家有可能就钻了政策的空子,而且很多国家几乎不需要做什么努力就可以获得额外的资金支持,相当于间接的奖励了坏人不继续做“大恶”。

目前全球有100多个实地的REDD+项目,或者准备项目(Readiness Project),有些已经获得了成功,例如全球第一例成功的REDD项目是由TNC与1997年再玻利维亚的诺坎普(Noel Kampff)开发的,当时是面向CDM市场,后来由于CDM市场没有接纳REDD项目,所以项目在CCX(芝加哥碳交易所)成功注册。现在的REDD项目都处于早期准备阶段,特别是在巴厘COP14上,由15个捐资国和TNC出资3.5亿美元共同发起了FCPF(森林碳伙伴关系),为REDD+开展提供资金和技术的支持。

4、简单介绍一下气候谈判在“REDD+”方面的进展?目前谈判中争论的焦点问题是什么?

杨方义:《哥本哈根协议》中,认可了REDD+对于缓解气候变化的重要性,并同意迅速启动REDD+机制,应该说,REDD+机制在政治意愿上,已经不存在着大的障碍,更多的争议出在细节的讨论上,例如,REDD+应该是一个志愿的机制,还是需要为发展中国家设立毁林率降低的硬性目标。如果REDD+机制的实施是以发展中国家设定毁林率降低目标为前提,那很多发展中国家是难以接受的,这应该是争议焦点之一,另外一个争议的焦点是谁出钱的问题,是通过市场进行融资,还是通过由发达国家的公共资金来提供REDD+的资金,很多发展中国家是要求通过公共资金来解决资金问题,不愿意通过碳市场来筹集资金。而一些土著居民是反对REDD+的,因为很多发展中国家缺乏明确的土地权属,REDD+的实施有可能使土著居民失去他们长期依赖的土地。

其他的争议大多数是技术层面的争议,例如如何定义森林,如何定义森林退化,如何进行森林碳的计量等等。

5、坎昆会议过半,本次谈判有否可能在“REDD+”议题上取得大的突破,如果有,可能的突破是什么?

杨方义:是的,REDD+是目前谈判议题中,争议最小的议题之一。而很多实际项目的开展,逐渐看到REDD+机制在减排上的效果。而在相对充足的资金支持下,争议内容正逐渐在被解决,迅速启动REDD+的呼声很高。很多参会方都对迅速启动REDD+机制抱有期望。

我想,此次谈判,进一步在争议的内容上达成共识是可能的,但是,要就此议题形成决议,现在看来,希望已经很小。因为坎昆会议基本无望达成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而目前的形势是,主要谈判方都要求是“一揽子的决议”,这也就是说,即使REDD+解决了所有的自身问题,也很难形成协议,REDD+在联合国气候框架公约下的机制还是需要等待整个谈判进程。不过,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的志愿双边REDD+项目将会增多,世界银行,全球环境基金等国际组织下的REDD+试点将会日益活跃。

马剑:如果公约和议定书的谈判没有进展的话,REDD+的谈判肯定也会进入僵局,但是REDD+的共识在缔约方中是最大的。

此外,在没有新的决议的前提之下,双边或者“小”多边的机制也会快速启动,例如挪威已经承诺向印度尼西亚提供了10亿美元;FCPF已经在世界上37个国家开展REDD+的准备工作。

6、“REDD+”的设计主要针对的是热带森林的毁林和森林退化,跟中国是否有关联?

杨方义:因为全球毁林主要发生在热带地区,所以REDD的重点地区是热带国家,在目前试点的国家中,也基本是以热带国家为主,但是转变成为REDD+机制之后,在森林保护,和森林可持续管理上有成就的温带发展中国家,也是有可能被纳入到REDD+机制中的。

中国是森林增长国之一,中国森林在未来将继续增加,而中国的天然林保护工程就是一个中国自己创造的REDD+机制,这个机制比国际进程早了很多年。中国是可以参与到REDD+机制中的,不过,我认为中国的森林保护和造林是自身驱动型的,并不会依赖于国际资金,所以REDD+机制对中国影响不会很大。

但是,使用REDD+的运行方法来促进国内的生态补偿,却会是一个未来的方向,鼓励更多渠道的资金用于林业。

我认为REDD+可能对中国的木材贸易造成一定的影响,中国目前是热带木材的主要进口国,而中国木制产品又主要用于国际出口。在REDD+机制实施以后,如何应对木材供给减少,并应对欧美市场对木材进口产品标准的提高,这是中国的木材加工企业需要及早应对的。

马剑:短期来看不会太大,但是长期来看比较大。一个是现在的REDD+谈判提倡以地区级(Sub-National)或者国家级(National)的为基础,因此如果要参与后续的REDD+机制中,必须建立以国家或者地区为基础的基线情景/参考水平(Baseline /Reference Level),用于应对REDD+机制可能带来潜在的市场泄漏。因此也就是方义提到的进口木材的问题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其次,目前的REDD+谈判中非常关注保障机制(Safeguard)即保护生物多样性,社区发展等方面,这样如果要参加未来的REDD+机制的话,一定要改变我们目前林业活动中追求数量不追求质量的问题,特别是造林活动。

相关专题:

坎昆气候大会
[责任编辑:yiyi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