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正文

价格跌至历史最低 海南槟榔村准备“集体改行”

2010年12月08日06:43南海网
字号:T|T

  供需已严重失衡,海南槟榔种植户却还在埋头扩大种植面积,面对当下跌至20年来最低点的价格,海南最著名的槟榔村开始准备“集体改行”

  槟榔果今冬为何苦涩

  本报记者胡续发李科洲特约记者王仪

  

价格跌至历史最低 海南槟榔村准备“集体改行”

被称为“爱情果”的槟榔今年嚼起来特别苦涩。槟榔降价,让海南槟榔种植户收入锐减。本报记者 陈德雄 摄

  “高高的树上结槟榔,谁先爬上谁先采”。被称为“爱情果”的槟榔今年嚼起来特别苦涩近几年来行情看涨的这一南药之王今年遭遇市场寒冬,海南槟榔再现产业之痛。全省著名的槟榔加工村琼海市嘉积镇温泉村,开始鼓励村民砍掉槟榔树改种橡胶树,甚至要放弃赖以发家致富的支柱产业槟榔加工,准备集体改行。

  这是为什么?

  因为,被我省东部、中部、南部200余万农民视为“发财树”的槟榔,正在陷入前所未有的尴尬。自今年10月份以来,我省槟榔收购价一路走低,从每斤2元多降到现在的0.6元—1元左右,跌至近20年来最低点。槟榔种植户获利微薄或者无利可图,初加工者大多保本或者亏损,全省整个槟榔业遭受重挫。

  槟榔价跌至历史最低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曾经的全省槟榔集散地琼海嘉积镇温泉村。村路两旁的屋子里外,堆满打包好的槟榔干果。槟榔香味透过大包小包,飘向来此收购槟榔的湖南客商。可是,客商们很挑剔,抓一把槟榔在手,随手拣出几个来,略小一点,或是烤得不够干的,便扔在一边。谈价时,买卖双方一毛钱一毛钱地争执着,最终往往是没有谈妥,客商起身走人。

  “这堆果子在家放了3天,都卖不出去。按他们开的价卖,我就亏大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加工户抱怨,10月中下旬以来,槟榔干果收购价逐渐走低,原先行情好时每斤可卖到10块钱,现在他开价5块钱,还是没人要。“人家居然出价3块钱,那我宁可放到明年再卖了。”

  据琼海市槟榔协会的调查,平均每3.2斤槟榔青果可加工一斤干果。按每斤青果8毛钱计算,加上每斤3毛钱人工费,以及损耗和运输费等,每斤干果的成本约为3.5元—4元。

  定安县岭口镇槟榔收购商周传钦说,他目前的积压干果达几万斤,卖不出去,“没想到这么惨!”

  温泉村党支部书记王裕鑫从事槟榔加工业已有18个年头。他说,这么多年来,自己只亏过两次,一次是2006年,再就是今年,两次价格都跌得差不多,为历史最低水平。

  记者调查了解到,槟榔降价并非琼海一地,定安、万宁、保亭等全省各地槟榔种植户同样有此遭遇,槟榔种植户收入锐减,初加工者血本无归。

  盲目种植供求失衡

  2007年以前,槟榔价格波动幅度较大,青果收购价一度从每斤5元跌至1元。此后的2008年、2009年和今年的八九月份,价格相对稳定,维持在每斤2元多。有槟榔加工户认为,目前的价格狂跌跟去年槟榔库存较多有关,今年经过前几个月的收购,湖南市场容量已经饱和,收购价自然下跌。

  但据记者调查,实际上,库存多只是导致价格下跌的表象,根本原因在于供大于求的矛盾逐渐显现。省农业厅提供的数据显示,海南是全国槟榔种植大省,总产量占全国95%以上,成为仅次于橡胶的第二大经济作物。2001年,全省槟榔仅有44.8万亩,今年种植面积约100万亩,年产槟榔近18万吨,而国内的需求总量仅12万吨左右。因其特殊口味和副作用,槟榔的消费市场受到一定限制,每年的需求量基本稳定,可是产量却在逐年猛增,供求关系失衡必然导致价格下跌。

  更令业界担忧的是,看到槟榔“有钱途”,近年来大批农民盲目跟风,放弃水旱田,砍掉橡胶树,毁掉天然林,大面积种植槟榔。事实上,据业内人士介绍,由于槟榔种植成本较低,只要青果收购价不低于5角钱,除去化肥等成本,农民仍可获得微薄利润。

  但是站在全省农业经济发展的高度看,槟榔产业在热带作物产业中,算是一项“夕阳产业”,“从长期趋势来看,槟榔的高价位不会持续太长时间,必然走下坡路。到时槟榔普遍结果,产量再次猛增,可能导致果贱伤农,不利于农业经济发展。”省农业厅发展南亚热带作物办公室有关负责人清醒地说,省里不再鼓励种植槟榔,维持目前的种植面积已经绰绰有余。

  有识之士呼吁,政府应该及时出手控制种植面积,调整产业结构,让槟榔种植面积保持在合理的范围内。

  初加工夹缝难生存

  低价风潮来袭,首当其冲感受“寒冬”的是海南广大槟榔加工户。初级加工处于产业链中端,一头牵着海南种植户,一头系着湖南深加工企业,经过20多年的发展,其从业规模已经相当庞大。据琼海市农林局相关负责人介绍,3年前全琼海从事槟榔加工业的约有1000家,3年后的今天已飙升至近2500家,按每家雇佣约8名工人计算,仅琼海一地从事槟榔加工业的人员保守估计有2万人。

  槟榔加工业的急速扩张,使得恶性竞争、质量良莠不齐现象层出不穷。作为琼海市槟榔协会秘书长,王裕鑫亲眼目睹很多农民靠借贷来的资金投入初加工,在槟榔市场两头的挤压和同行的竞争下,利润空间萎缩,有的亏损有的改行。温泉村的槟榔加工业从1984年起步,巅峰时加工者多达100户,经市场洗礼,目前还剩40多户。

  产业链一环套一环,海南槟榔初加工业者的艰难生存状况,严重制约着我省槟榔业的健康发展。看着云谲波诡的槟榔市场,温泉村民动起了“集体转行”的念头。日前,王裕鑫专赴日本考察旅游业和花卉业,准备引导村民转移产业,打造特色农家乐,同时鼓励村民砍掉槟榔树,改种面向国际市场的橡胶树。

  业内人士指出,我省槟榔加工产品单一,其药用、保健功能没有得到充分利用和开发,建立和完善槟榔生产、加工、研发和销售产业链显得十分必要。我们可以高起点、跨跃式发展槟榔产业,开发槟榔保健药品、糖果、饮料、饼干、糕点等系列产品,拓宽槟榔深加工渠道,扩大人们的槟榔消费量,以工业搞活槟榔产销市场。

  话语权旁落谁操控

  对于槟榔价格大幅“跳水”,一些业内人士怀疑有人为操控的因素,因为2005年底曾发生过湖南5家公司联手压价的前例。

  定安县翰林镇绿果槟榔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秦以国认为,海南的槟榔历来就由湖南定价,再加上湖南槟榔加工龙头企业胖哥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的创始人去世后,小股东乘机作乱,企业经营出现一些问题,导致压价收购槟榔。

  对于海南来说,如果只满足于当原料基地,不发展深加工,不涉足终端市场,对方一有风吹草动海南槟榔业就会陷入被动。

  事实上,早在2006年前,海南槟榔园食品有限公司和湘潭小龙王食品有限公司先后到琼海建槟榔深加工厂,并分别制定了过亿元的总投资计划,在我省名噪一时。可是没过多久,槟榔园食品有限公司毅然改做椰子糖、椰子粉等椰子产品,湘潭小龙王食品有限公司也未有动静。

  原槟榔园食品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坦承,咱们的配方和工艺比不上湖南企业,又远离槟榔消费大省,无法准确掌握市场动向,更关键的是经过多年的竞争与妥协,湖南几大槟榔深加工巨头已经将市场瓜分完毕,咱们要想去开辟“江山”,难度非常大。

  如此才出现了一个令人叹惜的事实:海南槟榔深加工业一直没有做起来,初加工后的槟榔绝大部分都卖给湖南,湖南方面掌控着产品的定价权。甚至湖南企业进行加工后,很多产品又会回流卖到海南来。

  海南提供原料,却不能深加工,湖南是消费市场,却没有原料。“从产业结构看,海南湖南是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现在海南槟榔原果价格暴跌,不能意气判断‘对湖南不是坏事’!”有湖南农业大学专家认为,琼湘两省的有识者应该避免过去两败俱伤的简单价格战。他建议,双方可以签订协议,保证按照合理的市场价长期敞开收购,在深加工方面也可以具体合作。两地的槟榔业是一对矛盾体,如果处理不当两败俱伤,如果联起手来,也许能互利共赢。

  (本报嘉积12月7日电 )

  (南海网-海南日报 胡续发 李科洲 王仪)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