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正文

南京待拆迁城中村建遮羞墙 因开裂推倒(组图)

2010年12月05日02:58扬子晚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建中的“遮羞墙”

在建中的“遮羞墙”

拆除中的“遮羞墙”

拆除中的“遮羞墙” 杨剑 文/摄

10月2日,国庆期间,南京雨花台区赛虹桥街道组织施工人员,连夜抢搭违建,给附近居民带来诸多不便,赛虹桥街道有关负责人解释说,这不是在搭违建,而是连夜在抢建“遮羞墙”,用于沿街出新。就此事,本报曾做过连续报道。昨天凌晨,赛虹桥街道城管科竟突然又偷偷将这处遮羞墙强行推倒。

回顾

10月2日凌晨1点,市民张先生经过兴隆大街南西营村时,看到一群工人正在路边突击盖围墙。张先生住在离此处不远的小区,知道这里是一片待拆迁的村庄,他就认定这里是在突击盖违建,目的就是在拆迁前多圈点地。记者随即到实地进行了走访调查,南西营村位于凤台南路西侧,道路边上矗立起一堵高低不一的围墙,围墙有两百多米长,墙体内开着30多个门洞,几名工人正在门洞上方浇筑横梁。工人们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在此连续施工四天了。

附近居民的生活受到严重影响,不少市民都认为是街道抢建违建圈地。对此,赛虹桥街道蒋顺录副主任介绍说,南西营村是一个城中村,现在街道所建的这堵墙确实是“遮羞墙”,用来给沿街旧门面房遮丑的,但规划手续不齐,因为要拆迁,现在盖起来确实有点浪费,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市住建委的规划必须在赛虹桥高架南延段建成同时,做好沿街出新,目的是美化城市,因此南西营村也不能不搞这样的突击工程,建设费用控制在7万元的样子。

11月21日,在兴隆大街南京南西营村卖建材的王女士打进本报热线投诉“遮羞墙”工程,她说,自从这里建了“遮羞墙”以后,她家生意很不好,可该工程一拖再拖到如今已快2个月了,还是老样子,已成了一个典型的半拉子工程。

记者又一次实地采访,“遮羞墙”工程已经停工,外墙上仅仅粉刷一道涂料,其它没有做任何东西,现有“遮羞墙”框架太小,加上留下一个个门洞,从整体效果看,“遮羞墙”并没有起到遮羞的目的,围墙将一部分公共用地圈起来了,所有门面房前就多了个“院子”,经营户们便在“院子”中摆放货物杂物,“遮羞墙”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空架子,根本达不到美化街面的效果。相反,在“半拉子工程”下,破旧景观原形毕露。

再赴现场

凌晨推倒遮羞墙,上午开建新工程

城管调来挖掘机将墙推倒

昨天凌晨0点半,本报热线再次响起,打来电话的是王先生,王先生也在南西营村做生意,主要是做汽修的。王先生说,当天凌晨,街道城管科突然调集了挖掘机、农用车来拆除遮羞墙,现场传出阵阵轰鸣声,吵得居民们不得入睡,后大家出现查看,结果他发现拆墙的工人很野蛮,不仅砸坏了他家的修车设备,还差点拉倒一根电线杆。

记者闻讯后,随即赶到现场,只见七八名城管队员在现场维持秩序,由一名光头模样的男子领着一辆挖掘机,正在使劲地砸遮羞墙,一段段遮羞墙轰然倒地,现场扬起阵阵灰尘。在挖掘机身后,两名工人拿着大铁锤,将推倒的遮羞墙敲打成碎块。然后,碎块被装进农用车运离现场。据指挥挖掘机的光头男子说,他们是受街道指派来拆除遮羞墙的,主要是遮羞墙开裂了,不推倒会存在安全隐患。

现场的城管队员说,他们只是受命前来拆墙,具体为何拆墙,他们不管。

记者探访:现场展开大规模开挖施工

昨天上午9点左右,记者再一次来到兴隆大街南西营村一排门面房前,昨天凌晨强行拆除的短命“遮羞墙”的现场,长约200米“遮羞墙”已消失了,留下了一地的碎砖块废墟,一台挖掘机仍在进行清理废墟,南西营村一排门面房前仍旧是一片杂乱无章,破烂不堪的门面房又重见了“光亮”。

令人吃惊的是,在原“遮羞墙”地基上,又有不少工人现场展开大规模开挖施工,有的在挖坑道,有的在筑地打洞,工人们说,他们还要再建更漂亮的“遮羞墙”,现在开挖施工是先排地基和排水管等地下工程,至于新的“遮羞墙”怎么建他们还不清楚,反正要在凤台南路整体出新之前,再出新好。

两方表态

遮羞墙遮不住丑,要用二套方案出新 刚建的遮羞墙拆了很浪费

“街道整个就是折腾人,一会建半吊子遮羞墙,一会儿又全部拆了。”在南西营村做物流生意的老板说,他们这几个月的生意一落千丈,主要是受遮羞墙的影响,他们一直期待着遮羞墙工程能够快速完工,好恢复这里的生意,可没想到的是,街道又突然将遮羞墙拆了,弄得现场一片狼藉,生意更加没法做了。遮羞墙突然被推倒,推倒后是不是还会出新重建,街道也没向大家说明具体情况,大家实在没有信心继续在这里做生意了,之前几个月的亏本买卖也不知道该向哪个去追偿。

家住南西营村的村民张大爷看着现场一片狼藉,直叹“浪费了,可惜了。”张大爷说,之前街道在南西营村盖遮羞墙,大家都不理解,认为是街道抢搭违建圈地,但后来看到遮羞墙初见雏形,但迟迟不完工,一直期望能快点做完工程,恢复这条路的正常交通和秩序,但是没想到最终拆了,拆了也许是给了路面门面房方便了,但是做个出新工程花了好几万元钱,这不是个小数目,遮羞墙推倒了,这个钱就付之东流了,实在是太浪费了。

对张大爷的一席话,现场很多居民都有同感,他们认为街道应该独立承担这次建遮羞墙造成损失的全部费用。

街道:领导不满意,要规划出新

花了这么多钱建遮羞墙,为何现在又拆了,损失的费用该谁承担?这是附近市民一致的质疑声。随后,记者又一次采访了赛虹桥街道。街道一名负责人说,南西营村门面房盖遮羞墙出新,都是应南京市住建委的要求做的,原本第一次的设计方案也是住建委出的,街道只是方案的实际操作者,街道也是严格按照第一套设计方案进行施工的,可是施工过程中,附近居民意见多,且遮羞墙也完全遮不住丑的一面,领导对此非常不满意,为此工程被迫停了下来,给居民带去了不少麻烦,最后居民将全部矛头都指向街道,街道也实在是有口难言。之后,居民的意见越来越大,市里有关领导也十分重视,多次到现场走访,又重新找了设计单位进行重新设计。

第二套设计方案很简单,就是做好居民房立面改造和路面改造,并在门面房前做地坪和景观绿化带,现在效果图出来了,得到相关领导的一致认可,但必须推倒遮羞墙,重新来出新,街道也别无他法,只好按照上级要求来做好出新。但重新出新,街道是做到征求民意的,已一一向门面房经营者征求意见,大多数经营者同意,才做出推倒遮羞墙的决定的。该负责人还表示,他们会严格按照住建委出的出新设计方案操作,做好出新,而且加班加点,尽快施工完毕,还大家一个优质的经营环境。至于盖遮羞墙造成的损失,不应该算在街道头上,街道只是按照有关部门的要求施工,并无不当。

多说1句:

街道出新本不是一件坏事,城市的整洁漂亮也是我们共同的追求。但是,同期待华丽丽的外观相比,我们更期待的是实实在在的民生工程。在挖掘机轰隆隆的拆迁声中,这块寿命不到两个月的“遮羞墙”不能再遮羞了。取而代之的将是对居民房屋立面和路面的翻新。

从莫名其妙地开建,到拖拖拉拉地施工,到斩钉截铁地拆除,接着到信誓旦旦地再出新,我们有理由怀疑并且担心这样一个面子工程它最后的寿命会不会长久。因为一开始就说了,这是一个待拆迁的城中村。

如果说折腾了两个月的遮羞墙,是纯粹的面子工程的话,那最后落到居民房屋的改建上的面子工程,好歹还能让居民得到一些真正的实惠。只是不知道这个实惠到底要多久才能真正到来,我们还不知道这个实惠居民到底能享受多久。因为附近居民说这是一个待拆迁的城中村,也许过不了多久又是一拨大拆迁,真到那个时候,这再一次的大开工会不会最后依然变成一场无意义的折腾?

我们深切地想知道,这样一个即将拆迁的城中村,有关部门为什么要锲而不舍地坚持“翻新”,先是要建遮羞墙,后是要做门面和路面出新?同时,在这块遮羞墙一开始建的时候我们就存有疑问。

第一,突然要建这块遮羞墙,生活在这里的居民有听证过吗?也许作为一个市建工程,在程序上可以不与居民商议,但是即使你不商议,为什么在建之前不通知一下,居民要几经打听才知道你们要干什么。大家连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被卷入这场城市美容工程中。

第二,遮羞墙不能完全遮住丑的地方,就这样轻飘飘一句领导不满意,两个月遮羞墙建设投入的资金和人力全部付诸东流!如果是对当初设计的方案不满意,那当初的方案是怎么通过的?中间建设投入的资金谁来补偿?附近居民两个月来遭受的损失谁来负担?当初的设计方案不合适却实施了起来,这个失误的责任该由谁来承担?

总之,希望有关领导在考虑工程实施的同时,能更多地考虑百姓实实在在的衣食住行上的便利,也希望我们的城市在规划建设上能更加严谨,我们的建筑能长命一点。也许当初多一点严谨,我们不仅能省下一笔可观的资金,更能收获更多民心。(扬子晚报)

[责任编辑:jujuwe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 ·
  • ·
  • ·
  • ·
  • ·
  • ·
  • ·
  • ·
本文来自 腾讯网 迷你版